黑龍江七台河市徐京永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我是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學員徐京永。一九九三年單位改革使我這個堂堂正正國營工廠的職工一下子變成了個失業者。在沒有出路情況下,一股急火導致我疾病纏身,也無力氣幹活了。並且隨著社會道德下滑,思想中也產生了唯利是圖的骯髒思想。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身上的疾病一掃而光,一年節省的醫藥費最少也有幾百元。我處處以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不但身心健康,家庭也和睦了。大家看到了我的變化,都說「法輪大法好」,大法能改變人,都能把修煉人變成好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瘋狂鎮壓法輪功,讓我無法理解。修煉後的身心受益匪淺,家庭和睦,工作中按師父要求的做好人,早來晚走、兢兢業業,這不都明擺著的事嘛,再說,全國煉法輪功的有上億人,這麼好的功法對國家、社會和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為甚麼就不讓我們煉呢?不久,我去北京上訪,到山海關被劫持回七台河。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我和妻子一起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在廣場上給世人講大法的真相,又被綁架到前門公安分局進行迫害,因為那天去北京反映法輪大法真相的人太多,把我們又強行轉到石景山體育廣場。

那天非常熱,氣溫高達四十度,把我們關押在那裏,不給水喝,也不讓上廁所。第二天晚上我被送往平谷看守所,在那兒受盡了折磨。第五天我又被劫持到七台河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在地下室,兩天後被騙回七台河,關押在第一看守所。

在七台河第一看守所關押期間,公安局和桃南派出所警察好幾次審訊都連打帶罵。在看守所裏讓背監規,不背監規就打、不會背也打,因為夜間去上廁所,還被管教罰跪很長時間,在看守所裏的一個月,我們被送到警犬隊幹活,在三伏天我們頂著烈日拔草、挖坑、植樹,下雨天還挖溝、築壩,又拉沙子、磚、石頭,我們自己裝卸。我被拘奴役三個月後,二零零零年十月二日借了1350元錢交給看守所才放我回家去。我和妻子兩人被罰交了3000多元錢。單位把我的失業金也扣了,生活上的困難也就不用說了。

二零零三年我市有很多同修被非法綁架迫害,我和妻子也被非法綁架。那是二零零三年四月九日下午,我和另一個同修在單位房子上修房子,被桃南派出所警察以查戶口名義,將我們綁架到桃南派出所,又送到七台河市公安局。我被他們強行逼供到晚間十點,送往拘留所。當時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局長名叫張和平,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又被迫繳納225元錢,其間,妻子也被非法抓捕,兩人經濟損失1000多元錢。

二零零八年二月份到三月份,共產邪黨以「奧運」為藉口,又無辜迫害大法弟子,我身邊大法學員有的被綁架,桃山公安分局和街道主任到我家來騷擾,我有怕心,放棄了工作離家出走,在外流離失所一個多月。後來不得不搬了家。

二零零九年三、四月份,七台河市邪惡又搞所謂百日會戰,又一次騷擾大法弟子,幾個大法學員被跟蹤,我幹活的地方,也有警察蹲坑,國安特務還到我住的地方騷擾大法學員,但沒有查到我,四月五日有便衣到我幹活的地方騷擾,我沒有配合,之後警察又來找我。四月十七日左右我市老年同修有的又被綁架,四月二十七日公安局警察再一次找我,我不知甚麼原因,為了避免遭迫害我再次離家出走,在外流離失所。後來我才聽說是為了慶祝邪黨暴力奪權60週年而加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真心的希望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眾生了解真相,明辨是非。願每個人都看一看《九評共產黨》,真正的了解共產邪黨的歷史和今天。中共解體是天意,望早日退出共產邪黨的一切組織,並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