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張德明自述八年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我叫張德明,是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洗煤廠職工,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沒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疾病纏身,天天吃藥,每年的醫藥費用得幾千元錢,並且隨著社會道德下滑。自從修煉法輪大法,我再沒吃過一片藥,而且身上的疾病一掃而光,一年節省醫藥費幾千元。從此身心健康,家庭和睦。行為上處處以大法弟子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大家看到了我的變化,都說「法輪大法好」。大法能改變人,修煉法輪大法的都能變成好人。

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開始非法迫害法輪功,九九年七月十七日清晨,我到煉功點煉功時,桃東派出所片警高松和幾個不知姓名的警察,把我強行拽到派出所,當時我很害怕哆嗦成一團,不知發生了甚麼事,高把我帶到一間沒人的小屋,他說上面要打擊法輪功鬧事的人,我說你打擊壞人我不管,是你的職責,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要打擊可不行,他說些其它的話,我就不理他,就這樣一個多小時之後才讓我回家。

我想從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非淺、家庭和睦,幹工作中按師父要求的早來晚走、工作中兢兢業業。同時全國煉法輪功的有一億多人,為國家節省大批醫藥費,這麼好的功法對國家、社會和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為甚麼就不讓我們煉呢?可能是國家領導不了解實際情況,我應該向國家政府反映情況,於是在七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上訪。

回來後,片警高松經常到家騷擾、恐嚇,還強迫我交法輪大法書籍,還要到分局去報到,我單位書記崔樹賢、保衛科科長王勇江和副科長張東博,對我和同修閻刻成和郭剛等三人不讓回家,進行洗腦迫害。七天後郭剛因不放棄信仰而被單位開除公職,十五天後我倆為了工作和家庭生活,在這種壓力下,違背良心寫了保證,才讓我們上班,每天還得到保衛科報到。

十月份又一輪迫害開始了,江氏流氓集團和共產惡黨相互利用,把法輪功非法定為「×教」,逼迫我們與法輪功決裂,並威脅不決裂就不讓回家,不決裂就拘留,把我們非法劫持到礦區公安處,後來公安處又把我送回廠裏,不讓回家繼續迫害。廠長王喜福親自出馬和我談了一上午,在各種壓力面前我又一次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尊的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我和父母、妻子我們一起來到北京,我們來到天安門廣場,在廣場講大法的真相,又被綁架到前門分局進行迫害,因為那天去向政府反映法輪大法真相的人太多,把我們又強行轉到石景山體育廣場。

那天天好熱,氣溫高達四十度,把我們關押在廣場裏,不讓喝水和上廁所。晚上把我強行帶到一個小黑屋,有兩惡警問我是從那兒來的,我沒有回答,他們連打帶罵,他們對其他同修也是這樣。第二天我們二十幾個人被非法綁架到門頭溝看守所,在那兒受盡了折磨。進看守所犯人上來就打,惡警們裝著看不見。晚上一個惡警把我叫出去,帶到一個屋子裏,頭一句話就說你是哪地方的,對我連打帶罵,不說,我今天就整死你,在這樣情況下我說出是哪裏人,到北京來反映情況證實大法好來了。就這樣,第二天我被七台河駐京辦事處的人劫持到駐京辦事處,我被他們非法關押在地下室,那裏已被非法關押二、三十個同修,兩天後,我和同修閆刻成被我單位保衛科副科長張東博、陳清義非法劫持回七台河,非法關押在礦區公安處拘留所。拘留所條件極其惡劣,關押大法弟子的監舍,原是養豬、狗的地方,清理清理,鋪上木板,整個監舍潮濕、加上糞便臭味,潮蟲床鋪下都有,我們三十多名同修被非法關押在這裏面。公安處長張克,副處長董佔林惡警一起參與迫害,因我們不配合喊口號,就給我們開飛機。刑警王元松問我是否隨一起走的,我不說就對我連打帶罵,還強行給我灌了兩勺精鹽。還多次騷擾、恐嚇,市公安局610不知姓名的警察審訊,國家安全局幾個不知姓名的警察審訊,桃山公安分局李科長和警察審訊,新興公安分局曹科長和警察審訊,桃東派出所高松和幾個不知姓名的警察審訊,新興派出所劉亞洲和一名惡警,把我強行綁到一個小屋,進屋甚麼也不說就開打,他倆打累才罷手,還說今天我就來打死你的,我很害怕,後來他們走了,就這樣我關押在拘留所三個月,那時候只要一聽到鐵門響,警車聲心就怦怦跳。

我們家因修煉人比較多,被迫害的也很嚴重,抄家、罰款,再加上伙食費共計一萬多元,單位還扣押1600元錢,三個月沒有開工資錢,生活沒有出路。我父親張守信,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三次,最後在威逼、恐嚇,被迫害的舊病復發,回家不久就含冤離開人世。母親唐少榮,因不放棄信仰真、善、忍,被非法關押兩次,一聽到警察如何如何的話,嚇得不會走路。我妻子為了向政府反映修煉法輪大法給社會和家庭帶來的好處,而被非法關押四個月,女兒被嚇得到現在看見警察就害怕。

二零零一年,街道馬主任和街道書記趙傳貴,來我家說給我們找點活,相信我們能幹好。把小區的垃圾包給我們家,當時以為他們真是給我家找活幹,就同意了,借了錢買了車,開始三個月沒給工資錢,管他們要錢,讓我們自己收費,當時沒有讓我們自己收費,讓我們自己收費我們就不幹了,收費是很難的,街道收費都很難。我們經濟非常緊張,該給的工資錢還不給,在十二月份出了車禍,我才開始清醒明白了,原來他們用這種形勢,監視我們一舉一動,看我們幹的挺好,街道垃圾拉的乾乾淨淨,桃山區政府和街道主任利用我們善找到我,讓我上電視污衊誹謗法輪大法、誹謗師父,我拒絕了沒有配合他。到現在為止工資錢還沒給齊。

二零零三年我市有很多同修被綁架迫害,我和妻子被迫流離在外,市公安局到我家騷擾、威脅、恐嚇、蹲坑,連七十多歲的母親都嚇得不敢在家,一天吃不好飯,睡不好覺,就連過年的日子裏惡警還經常到我家進行恐嚇、威脅,還到我兒子的工作單位,以威脅、恐嚇的手段要他們說出父母的下落,不說就拘留,還要他在拘留證上簽字,好在兒子單位的領導出來說:不准在我們單位把人帶走,誰的事你們找誰去,警察灰溜溜的走了,兩個孩子回家大哭。

二零零五年我連襟家孩子結婚我去參加婚禮,市公安局知道後,惡警把我連襟帶到公安局,對他審了近一個小時,最後連襟胡亂說了我住的地方,才放過他。

善良的人們,我們只是為了信仰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道德高尚的人,面對這場無辜的迫害,請伸出你們正義之手,共同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真心的希望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眾生了解真相,明辨是非。願每個人都看一看《九評共產黨》,真正的了解共產黨的歷史和今天。中共解體是天意,望早日退出共產邪黨的一切組織,並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