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實莊稼漢遭九年冤獄 回家仍無自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黑龍江雞東縣法輪功學員王學世,前後蒙受邪黨九年冤獄,妻離子散。最近王學世剛出獄回家,當地惡警、惡人竟當日上門騷擾,不許他隨便出入,並繼續非法扣留他的身份證。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大法學員王學世剛出獄回到雞東縣銀豐村家中,該村村幹部夥同哈達鄉派出所惡警就迫不及待地闖入王家,恐嚇王學世:未經准許,不得擅自離家,要出門必須通過派出所同意。王學世索要自己的身份證,惡徒們不給。王學世的母親有心臟病,最近一晚又被闖到家門外大叫大喊的哈達派出所惡警嚇得心跳不止,好幾天才緩過來。

王學世,男,四十歲,是個樸實,善良的莊稼漢。他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言行。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他煉功後,家中的孩子很小,從未有過大病小災的,非常聽話、省心。他妻子脾氣暴躁,與婆婆的關係非常不好,他煉功後經常給妻子講做人的道理,要行善積福份。妻子也明白了很多道理,不再與婆婆爭吵,不再與鄰里斤斤計較,家庭也和睦了。他家當時開了一個糧食加工廠,由於他為人溫和善良,信譽又佳,煉功後更不與人計較利益得失,以誠待人,生意非常好,受到了全村人的信賴,很多村民都說:看到你的變化,這法輪功肯定好,我們也煉。很多人都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都在法輪功中得到了不同程度地受益。

邪黨迫害法輪功十年,王學世就被邪黨非法監禁了九年,其中包括被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以下是王學世遭迫害經歷簡述:

說真話 被非法勞教兩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氏集團為首的邪黨開始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王學世為了澄清事實、要求還法輪功清白,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綁架,關押在駐京辦事處,遭此處惡徒毒打、皮帶狠抽。雞東公安副局長朝陽、李清華等三惡警將王學世劫持到雞東看守所迫害,惡警馬力用小白龍抽打他,驅使犯人毒打他,用拳頭猛打他的頭部,被迫害了八十一天後,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雞西勞教所。

雞西勞教所惡警對他酷刑折磨,想強制轉化他,讓他立正,不准動,站在雪地裏凍,不讓學法、煉功,坐在鋪板上不准動,一坐就是十五、六個小時,導致腰酸背痛,長期坐下去就會肌肉萎縮、生瘡。惡警強行對他洗腦,逼看、聽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書籍等,不「轉化」就酷刑折磨。有一次黑龍江省勞教處的女處長帶著一些猶大到雞西勞教所做所謂「報告」,誣蔑大法,王學世和同修楊曉光把她們惡毒攻擊、污衊的發言稿搶下撕毀。七、八個惡警蜂擁而上,將他倆打的鮮血淋漓,然後拖入小號迫害。

二零零零年過年時,惡警又劫持來十多個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不配合就毒打,一次惡警在毒打法輪功學員時,王學世站出來制止,惡警范國語將王學世拽到惡警室,用警棍使勁打他的右眼,當時王學世的眼睛就甚麼都看不見了,過了幾個月,眼睛才模糊看到東西。

那時王學世的孩子才四歲,每次他的妻子抱孩子看他時,都心疼得淚流滿面,孩子摟住他的脖子就不放手,嘴裏喊著:「爸爸咱們回家,爸爸咱們回家。」由於王學世被迫害,他的妻子無能力維持糧食加工廠的生意,被迫低價賣掉。

二零零零年非法勞教期滿,王學世回到家中。但沒多久,哈達派出所惡警就去他家要抓人,說是有人舉報王學世貼法輪功真相了。王學世被迫流離失所。在這期間,他的妻子無法再承受更多的痛苦,改嫁他人。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樣被活活拆散了。

慘無人道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法輪功學員成功插播法輪功真相後,使當地眾多的民眾明白了真相,認清了江氏邪黨集團的騙人伎倆。牡丹江法輪功學員也開始用這種方式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使更多的世人儘快看清邪黨迫害真相。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點半,王學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園插播法輪功真相時,被廣電集團雇佣的一群打手綁架、劫持到牡丹江陽明分局。

一幫惡警非法審訊王學世,使用慘無人道手段。這群刑警都是經過邪黨如何折磨人的專業訓練,拳頭都是平的,打人非常狠毒,他們用盡了流氓手段折磨王學世。惡警將王學世捆綁在鐵椅子上,然後刑訊逼供,用礦泉水瓶反覆抽打他的頭部,鮮血直流;用擰了勁的電線抽打他的腳面,直到把腳面打爛;再用膠條把嘴封住,用芥末油倒入鼻孔,並用手巾將鼻子嘴捂住,不讓喘氣;王學世頓時覺得胸腔內像火灼燒一樣極其痛苦難言,眼睛已經睜不開了,惡警們連打帶罵,出口的髒話簡直比流氓還下流。輪番迫害中,好幾個惡警將王學世前後圍住,用塑料袋套住他的頭部,令他窒息;惡警又把他眼睛蒙上,用拳頭使勁搓他的肋骨,一惡警用手使勁捏他的睪丸;王學世當場痛昏過去。惡警們早已人性全無。

四月二十五日,惡警將奄奄一息的王學世扔進牡丹江看守所。當時王學世身體已極度虛弱,坐立不住,換下的襯衣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在這種狀態下,包號的侯姓管教還要強迫王學世碼鋪。王學世說頭暈,坐不住,碼不了。侯姓管教立即命令號裏的犯罪嫌疑人把王學世摁在鋪板上扒掉褲子,用「小白龍」(白塑料管)狠命抽打他的背部、臀部,直到打累了才停。惡徒們把這種殘忍的迫害手段叫開皮。

惡警侯將王學世拖到女號門口,當著許多女法輪功學員的面,用小白龍抽打他,目的是恐嚇女法輪功學員,迫使她們屈服。女法輪功學員含著眼淚叫惡警侯住手,說:你家也有親人,你母親不也是煉法輪功的嗎。惡警侯這才住手。

說真話 再遭七年冤獄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市邪黨中級法院非法判王學世七年徒刑,王學世做無罪上訴被駁回,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

牡丹江監獄惡警剝奪王學世修煉的權利,並派犯人,包夾監視他,不准他給家裏打電話,不准寫信等,製造生活困難。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惡警連續五晝夜不許王學世、劉小龍等法輪功學員睡覺,並強行奴役他們。法輪功學員於忠海家郵來的錢被惡警私自扣留,於忠海要錢,惡警不給反而指使犯人將於忠海打得鼻口出血。

二零零四年年末,五監區大隊長郭寶林、教導員韓國兵、副大隊長趙喜和等惡警籌劃了一場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轉化」,惡警趙喜和親自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惡警逼迫全體犯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晚上輪班撥拉法輪功學員不讓睡覺,白天再讓犯人抬到車間迫害,企圖以此達到所謂「轉化」指標,但惡警沒有得逞,法輪功學員李鳳全堅決不寫所謂「轉化」書,惡警不讓他睡覺,和犯人同時毆打他,打得李鳳全走不了路,惡警還不叫人扶,導致他從三樓樓上掉下來,摔得昏迷不醒,兩天後轉入公安醫院搶救,由四名犯人看著不讓人接近,並對外全面封鎖消息。這次迫害惡警以失敗收場。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新任大隊長高海平命令搜查車間座位,搶走王學世的大法書籍,並將王學世關進小號迫害。小號裏陰暗寒冷,已近結冰,惡警將窗戶開著,強行將王學世線衣線褲扒下扔掉,只讓穿監獄發的所謂的「棉衣」。晚上更冷,王學世只有靠不停的運動來維持體溫,不然就得凍僵。在小號裏,惡警不給吃飽飯,早、晚各給半個黑麵饅頭。王學世在小號裏被迫害了二十三天。這段時間,王學世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殘,精神幾盡崩潰,幾乎成了廢人,一年左右才慢慢緩過來。

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的春天,王學世的家人曾經兩次從五、六百里地趕到牡丹江監獄探視他,都被惡警擋在大門外,不讓見,也沒有通知王學世本人。家人含著眼淚而回。

這時的五監區大隊長叫齊偉,此人為牟取暴利,經常逼大法學員及其他服刑人員長時間、超強度勞役,早六點出工到晚九點收工,經常加班加點,有病的犯人也強迫出工,黑暗至極。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非法迫害的罪惡罄竹難書,它給中國百姓帶來多災多難的五毒惡世。天滅中共在即。奉勸那些還在迫害大法的人,立即懸崖勒馬,不要為了一時的利益,而成為中共邪黨的殉葬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