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媽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我是黑龍江省雞東縣法輪功學員劉晏辰的女兒,在這新的一年裏,別人家的孩子都在爸爸媽媽的百倍呵護下無憂無慮的生活著,可我最想念的媽媽永遠也見不到了,因為她是在有了自己的信仰以後,煉了法輪功而一次次的被抓、被打,長期不能煉功,最後導致了腦血栓病而離世。

我很小的時候,我媽媽的身體就不好,高血壓、心臟病、蕁麻疹、風濕病,為了給我媽媽治病,家中所有的錢都花了,到後來把我們住的房子都賣了,也沒有把媽媽的病治好。一九九五年媽媽煉起了法輪功,她的病一下就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國家不讓媽媽她們煉功,媽媽和那些煉功的阿姨都很難過,那年冬天媽媽出去貼真相資料,被壞人抓到看守所裏一關就是四十八天。那時我才六歲,沒有媽媽的日子真的不好過。

二零零零年夏天,沒想到媽媽又被壞人舉報,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後來媽媽說那次她被雞東縣國保大隊隊長李清華拳打腳踢、血壓升高到二百多,媽媽的一雙眼睛失明,送醫院搶救,我爸爸到處借錢給媽媽治病,那些警察怕擔當責任,不得不把媽媽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的一個晚上,派出所和國保大隊的十多個警察把媽媽強行帶走,又抄了家,他們把法輪功的書籍和一些讓世人看的真相資料都拿走了。當時我只有九歲,沒有人照看我。

這次媽媽又被警察毒打,媽媽的血壓再次升高到三百多。媽媽被他們送到醫院去「治療」,在醫院裏他們還給媽媽戴著手銬和腳鐐,每天都有警察輪流看著,後來媽媽又被他們送回看守所,媽媽在那裏又出現了其它的病,他們讓爸爸買藥送去,可是媽媽沒有得到藥,他們想把媽媽送到千里之外的哈爾濱勞教所。

因為媽媽的血壓持續升高,那些人怕出人命就又把媽媽放回家。從那以後,我家就沒安靜過,街道主任、派出所警察沒完沒了的來我家騷擾,媽媽的病越來越重了。

二零零三年,媽媽的血壓一直居高不下,三次因腦出血住院,後來媽媽就不清醒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媽媽含冤離開了我和我的親人。那年我十二歲,我真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幾年來,爸爸也承受了極大的精神上的打擊,身體很不好,媽媽三次被抓到看守所裏、三次住院,醫藥費、保證金、罰款總共有三萬多元,家裏負債累累,爸爸壓垮了,沒辦法姑姑把我收養,在雞西市上學,昂貴的學費姑姑也承擔不起了。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又回到雞東上學。為了生活,爸爸不得不外出打工,每月爸爸掙的錢勉強維持生活。

現在我已經上初三了,我們沒有房子住,我孤身一人生活得很苦,但是這都比不上沒有媽媽苦……

媽媽的女兒:麗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