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政治人」的得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得法以前,我入世的心很重,定國安邦、建功立業、名垂青史的「理想抱負」不可謂不遠大。每當想起我的得法經歷,我就有一種莫名的傷感,為自己幾度與大法失之交臂而痛悔,也為自己的悟性太差而汗顏。最早的一次是在一九九七年,我在一個書攤上發現了《中國法輪功》這本書,因為我大學時對一些早期在社會上流傳較廣的氣功比較感興趣,還參加過一次校園內組織的氣功學習班,後來又因為失戀而潛心研究過一段佛學,所以我就抱著集眾家所長的態度將這本《中國法輪功》買了回來。我一口氣把書看完了,感覺這本書講的很大,似乎超過了自己早前掌握的佛學知識,但不太相信。

後來我又在書攤上買回《轉法輪》,但只是挑自己感興趣的章節看,看完後還是將信將疑,根本原因是放不下自己原來所掌握的那些氣功和佛學知識。但是自己又朦朦朧朧的覺的這本書內涵很大,對自己有很大的磁力,總有一種力量試圖讓自己再次去拿起這本書,可是同時又感覺有另一種力量讓自己不能再次拿起他。當時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現在才知道一方面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不願放棄自己,而另一方面舊勢力卻一直在間隔著我不讓我得法。

不久以後,邪黨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當時我受人心帶動,沒有從新拿起《轉法輪》,而是用邪黨歷次運動帶給人的黨文化在看問題,怕心很重!以後我就在常人社會洪流中隨波逐流的生活,結婚又離婚,工作和生活都不如意。

因為我的祖上受邪黨迫害較重,從小就聽父母講邪黨的各種令人髮指的惡行,所以我自來就對邪黨有很深的敵意,我常常告訴自己與邪黨不共戴天,我生來就是要來終結邪黨,重振中華傳統文化的。加上自己在臨近大學畢業時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了一條巨龍飛到了天上,所以我就認定自己的使命就是終結邪黨的一代偉人,自己也一直在等待機會。所以儘管受了許多苦,因為有理想和信念,所以還能承受。

一晃就過了五年,二零零四年我在一個國內論壇轉貼了一個網絡詩人諷刺社會黑暗的詩,論壇裏一個素不相識的朋友就用站內短信給我發了一款自由門軟件,通過它,我突破了網絡封鎖,從此感覺別有洞天,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突破封鎖後,我下載了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從第一講到第九講很認真的看了一遍,但還是用常人的心在認識,總是放不下常人中的東西,入世的心太重,也就是「佛性」沒有出來,所以看不到大法的內涵,得到的依然不多。出於安全的考慮,看完後我就刪了,這是自己不珍惜大法的又一次表現,使自己與大法再一次失之交臂。

那時突破封鎖後對我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使我對國內外的一些政治動態、法輪功的被迫害真相都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特別是師父的最新講法也能看到,但當時都是用常人的心在認識,試圖從師父的講法中尋找到一些與自己的理想抱負有用的東西,所以根本看不到大法的內涵。《九評》出來後不久,我被裏面的觀點深深折服。我以前自認為自己對中共的邪惡本性有深刻的了解,但九評明確指出了中共是反宇宙反人類的邪靈,遠遠超出了我的認識。不久後我就發表了退出團、隊的聲明(聲明退出後,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慢慢的在向好的方向轉變,「三退得福報,三退保平安」的確不假)。通過瀏覽大紀元、看中國等網站的文章,讓我感受到了真正純正的中華傳統文化,常常讓我內心激動不已,有一種「微斯人,吾誰與歸」的感慨。每當看到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報導,我的心裏就感同身受、憤怒難當,希望邪黨早日垮掉,早日結束對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的迫害,同時自己的抱負也才有實現的可能──當時就是用人心在衡量著一切,始終與大法相隔一層薄薄的紙。

後來動態網主頁上又有了未來中國論壇,接著就有中國過渡政府的成立,以及未來中國大學的產生,我於是經常在這些地方溜達,偶爾也在上面發表自己的見解文章,尋找志同道合的朋友。直到去年,一次我在論壇上因為與別人的見解不同,與人發生了爭執,對方是位大法弟子,感覺總是在氣勢上壓我一籌,於是激起了我要徹底了解大法、用大法來武裝自己的想法。

現在想來依然是人的執著心在作怪,不過該事件直接導致了我很認認真真的把師父在「七二零」以後的講法經文挨著順序看了一遍,越看越覺的大法的偉大,越看越觸目驚心,終於認識到大法超過了人類歷史上的一切學問,是開天闢地亙古未有,是用過去的一切根本無法衡量的。於是我又回過頭來,按照明慧網的學法須知,認認真真的從頭到尾挨著看、無所求而自得的看《轉法輪》。這一次,我的感覺很明顯。我得法了,我終於得法了!感謝師父!

以前因為我酷愛中華傳統的儒、釋、道文化,所以常常用我在三教中了解到的知識來衡量一切,包括大法。我總是感覺大法與中華傳統文化是一脈相承,以為他只是中華傳統文化開出的一朵奇葩,卻怎麼也想不到人類過去的一切文化只是為今天在世上傳大法奠定基礎。再加上以前我研究佛學時經歷了一個由出世到入世的心路歷程,立志要在人間做一個偉人,所以凡心太重,導致幾次與大法失之交臂,現在想起來真是無比痛心,只怪自己悟性太差。

現在得法後回想起來,儘管我的凡心很重,悟性太差,但慈悲偉大的師父卻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我,一直在照管著我,好幾次師父都在夢中點化過我,給我指點迷津,但我就是不悟。以前的自己就像師父說的「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轉法輪》)是師父給我理順了這些,讓我能夠修煉。記的我在看到第二遍《轉法輪》的第三講時,清楚地感覺到師父給我拿掉了附體,師父的恩德真是無以言表!

得法後,我知道人世間的一世都不過是夢幻泡影,修煉人是追求出世間的,是「不記常人苦樂」,「不執於世間得失」的,師父說:「有一些學員對社會、對政治不滿,抱著這種強烈的執著心不放,從而也學了我們的大法,甚至妄想利用我們大法參與政治,這是褻瀆佛、褻瀆法的骯髒心理行為。如果不去掉此心,絕不會圓滿。」(《修煉不是政治》)我覺的這就像是在說以前的自己。

師父還說:「弟子們,你們要記住我們是真修的!是放下常人的名、利、情的,社會的制度怎麼樣與你們修煉有甚麼關係?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一個修煉者,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修煉不是政治》)我今後一定按照師父的話去做,徹底修去自己的「政治」情結。一個有過曲折得法經歷的人,應該深知得法的不易,從而應該更加懂得珍惜才是。

這是我第一次寫心得體會文章,感覺比起以前寫常人的文章要吃力的多,總是感到一下筆就暴露出許多常人的執著心,所以有一種無從下筆的感覺。當然這與自己三件事做的不好也有關,沒有感性的認識也就談不上理性的昇華,以後我會爭取把三件事做好。

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