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修大法 先得師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我一直就想修煉,但一直苦於找不到高德大法,就這樣拖下來了。

到八十年代氣功熱時,由於好奇和對氣功的不認識,想親身試一試,也就跟著別人學了一種氣功。練一段時間後並沒有甚麼感覺,於是,更加懷疑傳說中的氣功現象,覺的是人們編造、臆想或幻覺出來的。於是乾脆就把練氣功當作晨練了。又堅持練了一段時間,終於有一天切實有了像人們說的氣從雙臂出入的感覺,從那以後,開始重視起來。隨後身體刺癢、漲熱、穴跳、甜潤、體感、鬆緊、擴縮、空無、元神離體、看到另外時空的景象等等各種意想不到的感覺和現象時常出現。

九二年冬季,有一次在家臥室床上躺著入靜,妻子下班回來走進臥室,我一睜眼,突然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人領著三、四位緊隨她身後(本空間其實就我妻子一個人)也進來了。那位高大身材的人向我示意:我家小孩沒事兒(那時我家小孩已經咳嗽一個多月了)。嚇我一愣,我喊道:「誰呀?」妻子以為我睡毛愣了:「你怎麼了?」我述說了剛才看到的一幕。當時就當是幻覺了,可是,那位高大身材的人的長相特徵和穿戴等我卻清清楚楚留在記憶中。

後來在入靜或似夢非夢狀態下常看到黑龍、白龍、綠龍等在天空、雲裏飛舞和翻滾,龍的每片鱗片是向外鼓的。我也沒有想過甚麼龍啊,可是就見到了,包括入靜狀態下看到一個身上燃著火苗的人頭上長了三個古銅色腦袋,看到一些古建築等等。那時想:古人信神而且修煉,很多古畫、雕塑、古建築一定是一些人在某種狀態下看到後,把其描繪出來以告後人──另外空間確有龍在,確有物在,確有人在,確有神在。不相信的人說甚麼龍是人們想像的本空間幾種動物的組合、古建築、廟宇及樓台亭閣等是設計師的想像、神是人們願望的形像體現……,這才是主觀臆斷。

大概在一九九三年吧,我的主元神(學法輪大法後才知道)經常離體,有一次飄在另外空間,正飄呢,突然看到許多天兵天將在空中分列兩排,都在低頭注視著我,眼珠隨我飄移而動。當時,我在他們兩排中間,大概是在他們的腰部那個高度仰臥著飄,顯的非常渺小,按比例說,如果我像正常人這麼大,那麼那些天兵天將就得有三百多米高。我感覺這些天兵天將似乎受誰指使在看護著我。

後來元神離體又看到過高遠的空中有一銀白色大圓盤晃動著盪來盪去的情景……。

我想弄明白這都是怎麼回事,便把自己的這些與一位練氣功的人說了,他說:那些天兵天將是護法神,圓盤是道家的陰陽盤。我還是沒有搞清楚這些到底是甚麼,只是記住了這些景象。

大約在一九九四年,我的主元神再次離體,仰臥飄移在另外空間。忽然在頭部左上方晶亮的藍色天空中飄過來一位身穿火紅色長袍,面呈晶瑩淡粉紅色,圍頭籠罩柔黃色圓形輝光,雙手合十,長相殊勝……,呀!這不是一九九二年冬去我家的那位身材高大的人嗎,只是換了另一套服裝啊。但一九九二年看到的那位身材高大的人是我們這個空間的形像,而穿火紅色袈裟的人的顏色是我們這個空間沒有的。各種顏色都是亮亮的但又不刺眼,半透不透明的非常好看,從未見過。

此前,我也聽過另外空間的音樂,有點像是古箏,但古箏聲音都出自於古箏彈奏時所在的位置,而我聽到的另外時空的音樂其聲音是來源於空寂的不同位置,遠音就從遠方悠悠傳來,近音就奏響在身旁,合起來的聲音是來自空寂的四面八方,聲音清純,美妙極了,真難形容。聽、看到這些,我領悟到,古人的穿著打扮,方丈僧人的裝束,古樂的由來等都是智者看到另外時空的景象效仿而來。也懂得了生與死的區別,元神離體不回來就是肉身死亡。

到一九九五年,儘管我不斷告誡自己不管在另外空間遇到甚麼,都不要看,不要追,不要留,也不要怕,但是,不斷出現這些神奇的感覺,令我感到很彷徨,繼續練下去吧,可這些真切的情景和感受問誰都弄不清楚;不練了吧,那這些奇異的事情又弄不明白。於是,我開始買氣功修煉的書,發現道家、佛家修煉的一些書能說到我的一些感受和現象,可是相互矛盾。

正當我還在苦苦尋找佛道有關修煉書籍和答案的時候,妻子的一位同事說要找我探討一下氣功問題。這位同事也正想要尋找一門正法門,想修煉。當時我真的不好回答他的問題,但覺的還是應該修佛家功法。

過了些日子,這位同事問我看過《轉法輪》沒有?我說沒看過。我急於想看,便讓妻子借來一本。我看後,頓時覺的師父的話全是針對我說的,等看到《轉法輪》第八講「誰煉功誰得功」一節時,一下就悟到了主元神、副元神是怎麼回事,自己以前真真切切的出現過元神離體的現象,就是主元神離體,看到的那個圓盤其實就是法輪,這時就明白了再遇到元神離體的情況就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後來,當我看到長春出版社出版的《法輪大法義解》(一九九六年出版)書上師父穿白襯衣紮領帶的照片時,不禁愣住了,因為這張照片就是我一九九二年臥室床上躺著看到的那位身材高大的人,我又好奇又興奮。待我得到廣西民族出版社一九九九年二月出版的《洪吟》時,又看到第三十三和七十一頁右下角那位神的圖象時,我知道,那位神的圖象與一九九四年我在另外時空看到的「身穿火紅色長袍,面呈晶瑩淡粉紅色,圍頭籠罩柔黃色圓形輝光,雙手合十,長相殊勝的人」的裝束形像完全一樣,但卻是師父的長像。

至此我明白了,原來冥冥之中一直在看護我、不斷點化我、給我顯示另外空間的景象、引領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就是偉大的師父!

一九九六年,我和妻子一起參加了當地法輪大法學習班,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那位同事也修煉了法輪大法。修煉大法後的感受和體驗以及悟到的當然更多,但主元神不再離體了。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