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多歲了,得法前滿身是病,因心臟病差點送命。由於惡黨的迫害,十幾歲就被下放到農村。一個孤苦的四類份子後代,怎麼活?沒辦法,經人介紹,嫁給了當地一個窮光棍。結婚後,丈夫好吃懶做,從不盡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三個孩子、家裏地裏的活全靠我一個人。後來「落實政策」回城,把他也帶回城,可丈夫仍舊甚麼也不幹。現在每日靠我的退休金生活,就是這樣,他每天除了玩還要好吃好喝的,動不動還耍脾氣。由於常年勞累、生氣,我身體已經支撐不住了,因心臟病二次昏死在道上。

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我無精打采的走到路邊一個小賣點,女主人看我的毛衣說:大姐,你的毛衣真好看,是自己織的嗎?我說不是。女主人說:坐這呆會吧。我一下看到她家牆上掛著法輪功圖形,我說,你這是甚麼畫呀?這麼好看?她說這是法輪功的法輪圖,她接著就和我講:這功法可好了,告訴我人是怎麼來的,為甚麼人生活在世上會有許多苦難,人只要真心修煉就會健身而且還能回到天國世界。我當時就大吃一驚,越聽越愛聽。第二天我就去公園找到法輪功煉功點,跟著煉起來,當我一抱輪,就一下甚麼都不知道了,好像和睡著了一樣,就這麼抱著,也不知甚麼時候大家煉完都走了。這時過來兩位七十多歲的大姨到我跟前,用手拍拍我說:煉功人都走了。這時我才明白。我的親家母也是煉功人,過去也和我說過,也許是緣份沒到,就沒信。那天我就到了親家母家,進門就哭。哭甚麼,我也不明白,哭了好長時間,才回自己家。從這開始,我正式開始修煉了。

有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一邊走,胃一邊往上返,到家就開始吐,吐完喝口水,不一會又開始吐,這回連苦水都吐出來了,吐得都不行了,好不容易上了床,我就在心裏說:師父救救我吧。慢慢地就不吐了,胃也不難受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把胃淨化了。從此胃病沒了。

還有一次晚上,我在公園煉功,煉的好好的,突然肚子劇痛,趕緊上便所,拉的全是血。從此以後,肚子再也沒疼過,是師父又一次為我淨化了身體。

更神奇的是,我家的房照不知怎麼的,就是找不到,找了好幾天也沒找到。一天早上我又開始找,老頭說:「別找了,我知道在哪。」我說你怎麼知道的?他說:「昨晚上我做個夢,有個男的,個很高,告訴我,就在抽屜底下呢。」我倆忙把小桌抽屜拿下來,真就在下邊哪!太神奇了!老頭說:「咱倆快給師父磕頭吧!」

真沒想到啊,我這麼大歲數,真就遇到了這萬古難遇的偉大的恩師,這有多萬幸啊。我沒念多少書,真不會用語言表達我的感激之情啊!我這滿身是病、活不下去的人,修煉後是一身輕,渾身是勁。

我在看《轉法輪》時,書裏的字都是活的,都在跳,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快些精進。

還有我的小外孫,我得法時,他才十歲。我經常給他們講大法的事,他特別愛聽,也跟學煉功。他每到星期日就到我家來一次。一次,他突然和我說:「姥姥,你看師父在我眼睛裏,穿著袈裟。」還有一次,他又跟我說:「姥姥,今天下課時師父又來了,告訴我隨機下走,上課了,師父就走了。」還有一次,他一進屋,跪地就給師父磕頭,我問他為甚麼突然給師父磕頭呀?他說:「姥姥,今天考試,有一道題我答不上來,想先答別的題吧,答完後,就聽後邊的同學說,那題這麼答。我回頭看同學正低頭正答題,根本就沒說話,我知道是師父點化我呢!姥姥,師父真是偉大呀!」

還有很多神奇的事,由於自己文化低,心裏有,表達不清楚。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不是用人的語言能表達出來的,只是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我現在每天都覺得時間不夠用,心裏非常充實,每天和幾個老姐妹一起學法。跟人們講真相,從開始不知怎麼樣開口,到現在覺得如魚得水,每天都能給二、三十人勸退黨、團、隊,有時更多,越講越愛講,越講越會講。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我的智慧,要不然就我這麼個文化水平,會講甚麼呢?

寫出這些,意在證實大法,用我的切身體會和真實的感受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大法是真實的,大法是神奇的,只要真心修煉,聽師父的話,每個人都會受益無窮,別再受中共惡黨的欺騙,謊言在事實面前一戳就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