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就能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學員。雖然是老弟子,可是離師父要求的差的很遠。真是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我就把這麼多年來怎麼在工作中講真相、證實大法,和怎麼與公、檢、法人員講真相的事跟大家交流一下。

我所在的單位是國有中小型企業,九九年「七﹒二零」因我到省政府上訪,我就成了「重點人物」,由單位邪黨辦主任甲某專門看管我,當時我是單位保衛科科長,國保大隊找我談話,不叫我煉法輪功,因為我和他們平時都很熟,所以每次談話都是他們聽我講,介紹法輪功怎麼好,他們也知道我煉功前後的變化。隊長也說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功真好,以前你脾氣不好,沾火就著,現在總是樂呵呵的。

由於平時我工作不太忙,就找專門看我的邪黨辦主任甲某講真相,告訴他電視、報紙、電台所宣傳的都是對法輪功的造謠,是假的。開始他跟我爭辯,不聽。我就一直講下去。到後來他也接受了,也愛聽了,最後我倆相處非常好。「六一零」打電話了解我的情況,他總是保護我。每次開迫害會回來,先到我辦公室「彙報」,然後再向廠長彙報,並替我說好話,有時乾脆不彙報或把文件撕掉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們到北京上訪,信訪局裏裏外外到處都是警察、便衣,我們剛一到就有十幾個人被抓,最後就剩我和另外兩個同修,上訪信就在其中一個同修的手裏。上訪得填表,並且還要身份證,取表也難。當時有個穿警察制服的人也上訪,他不知道在哪取表,我告訴他在這,並讓他給我帶一份表。同修暗示我拿上訪表時就有便衣盯上了,因為那個表上印有遼寧的章。我把表給了同修之後,就瞅那個便衣,心裏背師父的《威德》,那個便衣轉身就走了。我從到信訪局一直都背《心自明》和《威德》,一點怕心都沒有,那兩個同修也和我一樣背法,最後上訪信和上訪表都交上去了,我們一路平安回來了。

但省、市、縣的領導怕丟了自己烏紗帽,給我單位領導施壓,大搞株連,製造恐怖,讓單位監控我,派出所抓我並非法拘留七天。回來後縣紀委書記找我談話,叫我寫保證,我不寫。我跟他講我修煉後在工作中怎麼按「真、善、忍」做的,不貪,不佔、不收禮,工作認真負責兢兢業業。當時我問廠長我說的是事實吧,廠長點頭說是這樣。紀委書記又說,你說不煉就行。我說我煉功又不惹誰。他又問我法輪功是不是X的,我說我是受益者,不是受害者。他沒辦法就走了。

「六一零」要罰我五千元,我不給。甲某也不配合他們,要不去沒辦法也不要了,最後給我降兩級工資,撤銷保衛科科長職務。因為沒有人選,我繼續組織工作。但不讓我在單位宣傳法輪功,看書等,我也沒聽。我該看書看書,該講真相講真相。首先把科裏的人講明白了,最後都看《轉法輪》了,平時把他們找家裏聚一聚,我就給他們放《「自焚」偽案》和《風雨天地行》等。有的主動找我要資料,下班去發,並告訴我,我家那棟樓我包了,各自把住所附近都承包了。保衛科收發室真相小冊子不斷,收發室流動人口比較多,誰來都看一看。有時他們還發到職工車筐裏,每人一份。下班時有的職工想扔,守衛上前告訴他別扔,好好看看,都是真的。

二零零零年八月,單位開黨員幹部會對我進行處理,二十多個人參加,我們科就有十來個。廠長剛講完對我的處理意見,當時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事師父說的算,你說的不算。我就站起來要求發言。但廠長不讓我說。這時有明白真相的人說,你得讓人家說話,這是人家的權利。我就藉此向大家講真相,我說:中國憲法規定信仰自由,上訪自由,這是我的權利。而且我們煉功人是按「真、善、忍」去做,我們師父告訴我們弟子。修煉的人是完全為了別人活著的人,要修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在哪裏都得是個好人。這有甚麼錯?廠長急了,別說了,同意開除的舉手。一看,一個沒有,非常尷尬的散會了。三年後又恢復了我科長的職務。

後來勸三退救人開始了,我首先把我們科裏所有的邪黨、團、隊勸退,都用真名退,他們還幫我找別的職工勸三退。只要到我們保衛科來的人幾乎都能退。平時沒有甚麼事,我就給他們念《轉法輪》,他們平時也自己看。

我每次勸三退都先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再耐心的講,效果很好。單位邪黨委有七人,被我勸退了五名,有的退的容易,有的退的難。就看管我的那個主任甲某來說,足用了兩年的時間才退。剛開始跟他講,不行,給他《九評》,不看。一次我就到他辦公室,和他一起看《九評》,用電腦放,怎麼也放不出來。我發正念也不管用。我想一定是他的電腦裏有甚麼不好的東西。打開文件夾一看盡是邪黨「保先」的東西,都被我給刪了。這回能看了,看後我問他退不,他說:我退休後再退吧。我想不用急,慢慢來。沒過幾天縣裏開「保先教育活動」,由他主抓。我和他說不要認真搞,走個過場就算了。剛開始他不聽,我和保衛科的幾個人都不配合他,一開會都反對,並且來開會的黨員又被我勸退了十來個,結果不了了之了。後來,邪黨市委書記來我縣驗收邪黨的「保先教育活動」。我們單位被抽十五名職工去挖坑栽樹,其實一棵樹苗沒有。主任甲某和我帶隊,當時天氣非常冷,都十一月份了。大家凍的直叫罵。我跟甲某說,看見沒有?公開造假!你快退了吧。這回他沒猶豫,說:「行,退吧。」當時我真的為他高興。

公檢法的人也有該救度的眾生

我在對公檢法的人講真相、勸三退時,不把他們看成是這個那個的,就把他看成是眾生,利用一切機會,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有一個安保大隊長,在「七二零」迫害時非常賣力氣。因跟我關係不錯,我想一定是有緣人,一見面就跟他講真相,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勸三退。最後明真相也退了。

公安局一個科長,收了一套大法書,一次在我面前顯示。我對他說:你好好保存,看一看,這是寶書。他說那是當然了。於是我又跟他講真相,並求師父加持我發正念。我說你要擁護大法,你還能升官。當時他就說:不反對,擁護。沒過幾天他真的升職了,調到縣政府任要職。他看到我就說:「真靈!法輪大法好!」

還有一個是派出所副所長,以前看過《轉法輪》,一見面就問我還煉法輪功不。我沒回答,反問他:「你看過《轉法輪》嗎?」同時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清理他背後的邪惡。他笑了。我跟他講真相,勸他退黨,他不吱聲。沒過幾天,他給我打電話說:「你那天讓我退那個,你給我辦了吧!用我的真名。」當時我真的為他高興,心想謝謝師父,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有一個警察多次抓大法弟子,我知道後就給他打電話,問他為甚麼老抓大法弟子,並告訴他:「你已經上惡人榜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一個迫害善良的惡人,今後你的子女別想到國外留學了,而且對你本人也非常不好。我已經多次跟你說別管法輪功的事,你身體不好都和這有關係。」他很狡猾的笑了笑。沒過幾天,幾個朋友在一起吃飯有他,他看見我就問:我的手機號他們國外的人怎麼都知道,天天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別迫害法輪功。我說:可不,你都上惡人榜了誰不知道。當時他很害怕,說:求你給我說一下,把我給拿下來吧!我說:那可不行,除非你寫悔過書,然後把黨退了,以後不許幹壞事了。他說行,我寫。於是我倆到另一個屋裏,他寫了悔過書和三退。後來他叫自己妻子也煉功看書,而且非常支持。

還有一次,公檢法的三個人,都是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人。一個是國保大隊隊長,一個是檢察院起訴科長,一個是法院辦案的副院長。平時我們都認識。檢察院的看見我就說法輪功份子,正好公檢法都在,咱三人給他開庭。當時還有一個同修和我在一起,我對他說不用怕他,你發正念我跟他們講真相。於是我就從法律的角度和他們理論。並告訴他們修煉大法的都是好人。善惡有報是天理。檢察院的氣的夠嗆說:你知道不,某某某和某某某都是我訴的,國保大隊隊長說:是我抓的。我說那算你們甚麼能耐。抓的都是好人,對你們有甚麼好處,你們執法犯法。我又講一個遭惡報的警察(他們都知道這個人)的事,他們不吱聲了,無理反駁。最後那個檢察院的指著我說:你等著,除非你不犯在我手上,犯我手上我就狠狠的整你。我笑著說這個你別想了,心裏時刻發著正念。這時有一個常人站起來對我說:兄弟你就煉,我支持你,並指著檢察院的說:你管誰呀,你吃、喝、嫖、賭啥都幹,你五毒俱全,你管管自己吧。這回他不吱聲了,還說給他留點面子。國保隊長也變了,說你隨便煉,我不管你。你去公安局大門口撒傳單我也不抓你了。

還有一個法院的人是主管刑事案件的,幾次見面都談起法輪功,可怎麼也切入不了勸三退,當要說到勸退時就被他岔開了。有一次就我倆在車上,我先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結果一說就退了。後來我悟到,和公檢法的人講三退一定注意他的狀態,為他著想因他們怕心很重。講真相得順著他的執著講,就是這回事,甚麼都得考慮眾生。

這幾年我就是在信師、信法的基點上走過來的。其實我們修煉如果沒有師父,沒有法指導甚麼也做不了,也做不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做的只是表面。真正的、內在的。微觀的都是師父在做。法是萬能的。

再次感謝師父,呵護我能走到今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