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河北農村的感想

——多從客觀角度組織真相材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清明陪母親去河北老家上墳,那裏算是比較富裕的農村。我隨母親走訪了幾家親戚,談話中得知,村裏富裕起來的人幾乎都是開工廠搞塑料袋加工或者汽車零配件的初級加工,真正務農的人年收入並不高;母親的幾個表弟,有一位在建築工地打工,年收入一萬五千人民幣;一位開麵粉加工廠,通過關係,給一些單位食堂供應麵粉,父子倆年收入約4萬元,生活過得中等,不富也不算窮,我問他們是否知道法輪功,他們多數人的回答是政府宣傳口徑,誤以為法輪功搞政治,所以他們不關心,而且近幾年他們很少得知有關法輪功的消息;他說農村多數人都只關心掙錢、蓋房、娶媳婦、生孩子、過日子,和自己無關的事他們不關心也不願參與。有些上年紀的老人受文革時代的影響較深,仍然比較崇拜毛某某。

我注意到農村的消息來源,主要是聽廣播和看電視,而這兩樣都是邪黨控製的「喉舌」,也有少數人能看到衛星電視。那位在建築工地打工的小表舅(69年生人),說他聽人說過法輪功的事,他知道真善忍沒甚麼不好。我用手提電腦給這位表舅播放了揭露自焚的錄像,和法輪功學員在國外集體煉功的一些片斷,表舅看後表示贊同錄像中的分析,我順勢給他講了三退的事,我問表舅是黨員麼?他說只入過團,我提出幫他化名退團,但這位表舅對退黨退團保命的事仍然將信將疑,他坦言由於受「無神論」教育的緣故,他對有沒有神並不在意。由於回鄉僅兩天,母親還要去拜訪其他親戚,臨走時,我見表舅仍在猶豫,就告訴他「不管怎樣,請你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功是正的,你在心裏向老天爺許個願,退了團吧,這事對你有好處。」他聽後點了點頭。

離開農村後,我們到了市區,去拜訪別的親戚,有一位在當地政府宣傳部任職的表親,有些文化,他說,他辦公室同事曾給他看過《轉法輪》的書,表親知道法輪功本身沒甚麼不好,但他對那位給書的同事有看法,因為那位同事總是要求別人做到「真善忍」而自己卻做不到,因此表親誤認為學大法的人「自私」;我告訴這位表親,大法要求學員凡事向內找,修好自己,如果您這位同事的言行讓您感覺到他自私,做不到「真善忍」,那說明他自身修得不夠到位,僅僅是個人行為,他代表不了大法,也代表不了其他修煉法輪功的人」,表親無語,見他表情若有所思,於是,我沒再談這個話題,轉聊其他事,後來他在談話中主動透露,法輪功並沒有被政府正式定性為「×教」,他起初也知道這事是上邊在搞政治鬥爭,維護執政地位,他心裏也曾為法輪功鳴不平,但是隨著一些真相資料和揭露「共產黨」的宣傳頁不斷被派發到他所在的部門,他反倒開始覺得反感了,他反而開始相信中宣部對各級政府宣傳部門的內部宣傳口徑,稱「法輪功在海外有極其嚴密的組織,比地下黨要嚴密…」,這位表親說他們(指海外法輪功)越這樣搞越讓常人覺得你們有目地……當然,我這位表親的說法也許是他個人觀點,不具普遍性,但是我聽了他的話就在思考,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不僅僅代表個人,我們的言行舉止,在常人看來就是代表著大法在人間的整體形像和聲譽!

在此我想給我們講真相的同修們提個醒,我們需要考慮到常人的接受能力,常人不像我們這樣了解大法,不像我們這樣能夠在明慧網上了解有許多同修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關押與迫害,所以,我們不能用千篇一律的方式發放真相資料,應該儘量多在客觀角度組織發放真相材料,注意不要將具有較多個人感情色彩的,代替常人判斷的,或帶有詛咒政府等內容的文字資料發放給常人,尤其是有文化有一定判斷力的常人,我們要起到客觀公正的提供真相資料,引導他們逐步了解大法,了解真相,消除誤解,從而更好地達到講清真相的目地,才能真正救人。

以上是個人見解,不足之處,望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