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揭露迫害的文章寫成流水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八日】為了使揭露迫害的文章真正起到作用,我們在寫文章時就要考慮怎樣把迫害事實告訴讀者,怎樣使讀者有興趣讀下去。這就如同和一個陌生人說話,我們可以問一問自己,如果我要把這件事告訴給一個陌生人,我應該從哪說起,接下來說甚麼。

打一個比方,假如我們看了一場籃球賽,之後我們要告訴別人這場球賽的情況,我們應該怎麼說?我們會從球賽的開頭說起嗎?我們會一個進球接一個進球的說下去嗎?可能還沒等我們說完,人家已經無趣的走開了。我們應該先告訴別人,這場比賽誰贏了,比分是多少,最後時刻是否還是勝負未分,關鍵的球是誰投進的,之前的球賽中有哪些精彩之處,等等。

同樣,我們告訴別人一位同修遭受的迫害,也不應該把文章寫成流水賬。比如今天編輯了河北省保定市博野縣大法弟子陳淑芬被迫害事實的記述文章。文章從一九九六年陳淑芬得法開始說起,之後講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陳淑芬進京上訪,之後是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文章最後才講到陳淑芬被非法判刑九年。作者寫的很認真,記述了很多事實,可是這種流水賬的文章常人讀者很難有興趣讀下去,可能還沒讀到最重要的內容就離開了,這樣作者的努力可能就達不到應有的效果。

寫文章就是告訴別人一件事,我們每天都和別人說話,我們怎麼和別人說話就怎麼寫文章。投稿的同修也許在上學時學過怎麼寫記敘文,請把這些都放下。我們在學校學到的寫作文的東西很多是黨文化的形式主義,請不要受它的干擾。

當我們和別人說話時,有一個從何說起的問題,這個從何說起就是導語,一般來說,導語要簡略的告訴別人整個事情的大概,或能引起對方興趣的要點。之後再根據對方想要知道甚麼,逐漸展開更多的細節。

和說話略有不同的是,我們不知道對方說甚麼、問甚麼,但是我們可以想像對方會如何反饋,這樣我們就可以根據對方的需要一段一段的寫下去。文章段落不宜過長,更不要整篇文章就一大段。這就如同說話時上氣不接下氣,不給對方理解的時間,不容對方插嘴。請一段一段的說下去。

上面說的是謀篇布局如同說話。但是在遣詞造句上一定要書面化。比如這篇投稿中有一處:「因陳淑芬不背監規,不讓兒子、女兒接見。」應該改成「因陳淑芬不背監規,監獄惡警不讓兒子、女兒接見。」一句話裏誰做了甚麼,這個「誰」要寫清楚,尤其是後半句的「誰」和前半句的「誰」不一樣的時候,一定不要省略。

本文不是挑剔。感謝投稿同修的努力,希望我們共同做好講真相的事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