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經歷讓我真正懂得了學法的重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我要講的是我在勞教所的一次經歷。這次經歷使我進一步理解了師父講的「你們的正念,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從法中來,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視學法。」(《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因為它讓我親身體驗到了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偉大,師父時時刻刻就在我們身邊,我真正懂得了學法的重要。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我利用鄉下趕集機會講真相、勸「三退」和發《九評》時被惡人舉報,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當天我被關進了拘留所,同時惡警闖入我家非法抄家。我丈夫一人在家,他未修煉。惡警搶走了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籍。我丈夫膽小,加上惡警的恐嚇,嚇的魂不附體,住院了。一天,醫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我在勞教所,沒有通知我。我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丈夫就去世了。我丈夫是被惡黨嚇死的,是惡黨害得我家破人亡。我的心就要碎了,在高壓、精神控制強制洗腦和猶大的辱罵聲中,我的頭簡直就要崩裂了,揪心的痛、難受,真是度日如年。我已把大法忘在腦後,我沒有了正念,怎麼也堅強不起來,在煎熬中度日。在逼迫下我痛不欲生,違心的「轉化」了。

「轉化」後我一直萎靡不振,一會兒清楚,一會兒糊塗。清楚時想,「轉化」對修煉來說是背叛了法,背叛了師父,自己修煉、做好人「轉化」到何方?也知道在心靈深處留下的污點和遺憾,是恥辱。我想以後再也無顏面對師父、面對大法了,師父不要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了。我內心非常痛苦,真是感到生不如死。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昏昏沉沉的煎熬到二零零八年九月的一天,前後長達十個多月。

這天在吃中午飯時一個饃快吃完時腦袋突然「轟」一下,嘴怎麼也張不開了,全身發緊往一起抽,還要往右邊歪,也不能說話了,右腿和腳都麻了。當時我心裏一震,但非常平靜,腦子不知怎麼的非常清醒,我警覺到這是舊勢力在加重迫害我,邪惡的舊勢力它讓我非法勞教,現在又對我的肉身下毒手。瞬間我想起了師父,我說:「師父,弟子錯了,『轉化』是不對的,是師父不承認的,弟子也不承認,包括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這時我用手使勁的把住我的嘴,想:我的嘴不能歪,我有師父在管,你算是甚麼東西?當時我的嘴真的沒有歪,可腮幫像吹氣球似的鼓起了一個大包。我想你鼓大包我也不承認你!和我坐在一起吃飯的人都驚呆了,趕忙叫來了獄警,獄警要送我去醫院。我的嘴說話已不太清楚,勉強對他說「不用了,我休息一下會好的。」我就上樓休息去了。

在休息時我想起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們講法輪大法。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轉法輪》)心裏想著師父的法,我全明白了。多玄哪,自己的思想離開了大法,意志不堅強,就被邪惡鑽了這麼大的空子。這關就像山一樣壓住我,使我喘不過氣來,走了那麼大的一個彎路。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僅過了兩天我的腮幫完全好了,我的身體一切正常,沒吃藥也沒打針就這麼好了,真是神了!連獄警都說「神奇」。我屋裏的同修把這件事傳為佳話,「一正壓百邪」,天天講。

我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在最後的日子裏,只要堅持學好法,無論遇到甚麼事就用法去衡量,去做師父所要的,理智、清醒的走好自己的路,邪惡就會自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