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向尊師交這最後的考卷呢?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看了《明慧週刊》374期上的文章「珍惜自己」之後,很有感想。同修在文章的開頭寫到:「正法真的是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圓滿前的考試可能早已開始,真的到了選擇『佛』和『人』的緊要時刻,還不夠精進的同修,你們打算如何對待呢?」這確實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如果我們現在還不能警醒,還是不急不忙的把寶貴的時間都消磨在常人生活中的話,那最後只能是交一份不及格的試卷。

一個月前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好多好多人在一個地方考試,我坐在考場上做考卷,做到判斷題的時候,一個都不會,眼看考試時間就要完了,還是做不出來,情急之下,問前面座位上的一個人:你會不會?他說:我也是蒙出來的,要麼都打對勾,要麼都打叉叉,總能有個對的。我想也是個辦法,於是就給判斷題都打了對勾,考卷算是蒙完了,可自己心裏總是不踏實。醒來後我知道是師尊在點化,讓我明白時間不多了,圓滿前的考試快結束了,可我還是不太精進。考試卷上的題為甚麼不會答?是因為平時學習不好。那麼同樣的道理,如果我們平時不認真學法,三件事做的不好,最後也不會有個完美的大圓滿,到正法結束的那一天,我們該如何去面對師尊?

大圓滿的考卷答的如何,就看我們在助師正法中做的如何,在正法修煉中,有時由於我們對師尊的講法不能堅持天天學,沒有法的指導,就會做錯事。但是錯了不可怕,怕的是認識不到錯,不能堂堂正正的歸正自己。有時遇到一些事也確實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但我覺得只要以法為師,心中無「我」,就能做一個無塵無垢的護法神。

前幾天我遇到了這樣一件事,有位同修,好長時間沒有見過面了,去年見了一面,見她面色難看有病狀,我給她發正念,其他同修也為她發正念,清理她的空間場。她和我約定半個月來我家共同學一次法,可是總不見她來,我也找不見她家,就電話問其他同修,才知道她「病」的更重了,不能吃飯,吃了就吐,情況很不好。有三個同修去她家給她發正念也不見起色。我問了地址,就去看她。一進她家門,第一眼看見她時,真把我嚇了一跳,只見她面容難看,原來高高大大的一個人,坐在那裏瘦的成了一團團。她家裏人看她的狀況一天比一天重,要她吃藥,她不吃,說是師父在考驗她,因此家人十分反感,交談中問我:「你們師父是不是真的不讓人吃藥?」我說:「我們師父沒有說不讓人吃藥,我們師父講的是法理,講的是修煉與吃藥的關係」。她家人說她現在一口飯也吃不進去,連奶都不能喝,喝了都要吐出來,真沒有辦法。因為這件事,她與家人各持己見,關係很僵,她也沒有耐心的講真相,只是怨家人不理解自己,內心十分苦惱,解脫不了自己。

師尊讓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她說不會向內找,其實說白了是不認為自己有錯,把對家人的怨變成了恨,自己和人家擰勁兒對立起來了,這怎麼能修煉呢?在那種情況下,雖然她也學法煉功,但堅持的不太好,也不靜心,在與家人賭氣。在這種情況下學法煉功也就成了想讓自己「病」好而給人看的形式化,是有求而為,求就是執著,邪惡就會抓住執著迫害。當時看著她那黃蠟蠟而又發虛的面容,我想到了常人的一句話:「男怕穿靴,女怕戴帽」,意思說是說人在病重中男的怕腿腳腫,女的就怕面部腫,那就表示人不行了,生命走到盡頭了(這是人的觀念出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她真的走了,那會給大法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前幾年,在我們單位已經有三個大法學員因病業先後去世。

聽她家人說,第二天去醫院後,醫院的人都不敢靠近她,就在等檢查的那一會兒,她就昏倒了。檢查結果是貧血,輸血後恢復很快,住了三天出院了。後來她告訴我,她認真的向內找了找「病業」為甚麼步步惡化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曾經有那麼一念要放棄生命。由於和家人的矛盾解不開,在家裏沒有修煉的空間,她想:離開人世到另外的空間去修吧。可能就是這錯誤的一念,邪惡就抓住不放,就要奪去她的生命。儘管在「病業」中她也堅持學法煉功,說自己相信師父,但她自己已經選擇了放棄生命,正念不強,那麼師父就無法管她。這就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所以她的「病」態持續了一年不但不好,還越來越重,她說自己知道生命走到盡頭了。

師父說:「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當我們正念不強時,那又能怎麼辦呢?

最後希望有「病業」的同修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肉身,不好的一思一念都不能有。修煉中哪怕遇到再不順心的事,遇到多大的矛盾,都要按師尊說的去做,向內找自己,正念正行。要知道現在出現的「病業」並不是師尊考驗你,那都是因為我們不精進招來的魔難,是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自從去年以來,我原來所在單位和周邊農村的同修,有七個人住過醫院,有的病情長時間拖延;有的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有的從醫院出來後幾乎放棄了修煉。這些事情,直接導致了他們家人對大法的不正確看法,同時也影響了救度世人。

幾天來我和一些同修切磋過我們這裏的這種不正確狀態,是因為我們這裏同修整體狀態不好,三件事特別是救度眾生做的不好。我也通過去看望「病業」中的同修時,在與她們的交流中了解了一些情況。在「病業」的魔難中,這些同修自己也向內找過,其他同修也沒少為她們發正念,但見效甚微。為甚麼呢?根據了解的情況,總結起來有幾條:

1、學法不能天天堅持,甚至是多日不學。
2、發正念不堅持、不重視,「病」來了就多發,好了就少發或不發。
3、講真相救度眾生做的不好,有的同修為了安全從沒走出來過。有的做也是完成任務式的。
4、人的觀念多。有的同修平時一不舒服就吃藥,其實就是不信師不信法,不像個修煉人。
5、人情重,家務多。有的同修把家務纏身當成了修煉狀態,因為做家務而沒時間學法煉功。
6、有的為了賺錢去打工而幾乎放棄了修煉大法。

總的來說就是沒有珍惜修煉的機緣,用《珍惜自己》一文同修的話講就是「被常人的事所迷所纏,或喜或憂而不能自拔」。因為心不正而招來了邪惡的迫害,在被迫害中又正念不強,不精進。我們如何能對得起苦心救度我們的師尊?我們如何向師尊交這最後的考試卷呢?大家都應當慎重而認真的對待這個問題了。

以上如有不正確的地方,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