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足闖過病魔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九八年進入大法修煉的。在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九八年間,我多災多難,病魔纏身,患肝病、膽結石、腎炎、腦供血不足等等,是一個長年累月的藥罐子,出了名的老病號,花的錢無數,體重只有七十多斤。公婆不喜歡我,丈夫討厭我,使我苦不堪言。九八年得法修煉後,在師尊的呵護下,使我變得無病一身輕,身體長好了,由七十多斤變成了一百零幾斤。

然而有一次,我遭到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藉著大法弟子有業力和執著為由的迫害。記得在二零零六年,我突然感到全身不適,接著右腿痛難忍,來勢兇猛,路都不能走,甚至不動,都痛得厲害。丈夫害怕了,以為是肝病又犯了。擔心是否是肝癌。丈夫要我到醫院檢查。我說,不用怕,我是不會去醫院的,我死不了的,我是大法弟子,是有師父管的,只有師父才能救我,師父把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從地獄裏除了名,閻王是不能取大法弟子命的,這肯定是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我要全盤否定它們,解體黑手、爛鬼的一切干擾迫害。

痛得特別難受時,我喊師父,如果舊勢力要強行弟子走,我絕不答應,我一定要師父來接我,任何神、魔、人都無權動我。我時時刻刻記住師父說的「多學法」、「向內找」,做好三件事。

邪惡的病魔幾乎要置我於死地時,我想起了師父。師父說:「你們的苦都是你們不想放下執著才感到苦──哎呀,我怎麼這麼難受啊?有人為甚麼總對我不好啊?我的身體怎麼老消業呀?人就是放不下。最大限度能放到多少?自己能夠念很正、像個真正的大法弟子一樣嗎?堂堂正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如果真能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執著,把自己當作一個不同於常人的大法弟子來對待的時候,我相信那一切都變樣。」(《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師父的這段法理像重錘一樣敲醒了我,我知道,我的病根沒了,師尊早就給我清理了。現在反映的都是假相,是舊勢力藉口「考驗」,在干擾我助師正法。我在學法、修心、講真相、救眾生;它卻給我演化病態,想藉口「考驗」,害死我,我怎麼去救眾生?我想一定是自己有漏,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這樣不行。我堅決不能讓舊勢力鑽空子,你們舊勢力不配。只有我清除舊勢力的份,沒有你來迫害我的理。師父都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大法弟子更不能承認,立即解體舊勢力。我是大法弟子,有我的師父管,誰也動不了我。

就這樣,折磨我一個多月的頑固不化的病業假相在我信師信法的強大正念下,徹底解體了。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