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被監禁,留學生呼籲營救被劫持的母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今天,我的父母又都被禁錮到了監獄,又在承受著迫害。這是我這個做兒子的最害怕看見的。這也就是為甚麼當初我母親絕食出獄後我下定決心要出國的原因……我家住農村,並不富裕,不是那種有能力讓孩子出國留學的家庭。但是看看現實,對於我來說似乎只有這一條路能夠有希望讓父母遠離迫害,讓我不用再去體會那種眼看父母受苦卻無法拯救的無力感。所以我硬是憑著一次機會來到了國外,費用雖然緊張,但我看到了希望。沒想到,我剛到國外4個月,母親再一次被抓進了看守所……

從初中到大學畢業,從99年到09年,我想說,我的父母,還有無數像他們一樣的法輪功修煉者,用十年的苦難證實了一個真理──善良是永遠摧不垮的。他們因為善良和信仰而承受磨難,最終解救他們的也必然是善良和信仰,就如同埋葬邪惡的必將是邪惡自身。

前幾天我得到家裏的消息,我母親,張桂蘭,在2009年3月14號那天再次被非法抓進了看守所。這已經是她第四次被抓了。我父親陳百合現還被非法關押在河北省冀東監獄,之前我父親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已將滿三年了,現在家裏只剩我妹妹孤身一人。我還有一個已經86歲的姥姥,這件事還沒敢告訴她,怕她承受不住打擊。而我遠在國外,心急如焚。

我想借助這篇文章呼籲所有善良正義的人士能夠幫助營救我的母親,同時我也想藉此介紹一下我家的情況: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生,家住河北省遷西縣,今年25歲。我們一家四口,父親陳百合、母親張桂蘭、妹妹陳晴和我。我的父母都是法輪功的修煉者。我母親是最先走入法輪功的,那已經是十幾年前了。這之前我母親一直體弱多病,肩周炎,低血壓,一年四季感冒不斷……最主要的是她那時工作的事情非常不如意,一次次的努力換來一次次的失敗,對她的打擊非常的大,由此也心理上一直有著很大的陰影,平時做事情一直是提不起精神來,常常為一件很小的事情大發脾氣……這也是為甚麼後來當我母親得遇《轉法輪》之後,就彷彿一下子尋求到了解脫,一下子找到了所有不如意的根源,從而形成了對法輪功堅定的信仰。也是自那以後,不是奇蹟的奇蹟在我母親身上發生了,可能每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都曾有過切身的感受,所以發生在我母親身上的那些巨大變化我就不再細述了。那時的我,雖然還小,卻也知道媽媽變耐心了,脾氣變好了,不再每天愁眉苦臉的說這疼那疼了,不再三天兩頭和我爸爸吵架了,家裏漸漸變得溫馨和睦了,所以我那時是高興的。

如果沒有那個舉世震驚的99年7.20,幸福的生活可能就會這樣一直在我家繼續…我常想,如果那一天沒有到來,現在會是個甚麼樣子,為甚麼它偏偏就來了。那一天,我記得非常清楚──當播音員宣讀了那條所謂的取締通知後,屋裏一下變的鴉雀無聲了……真的嗎?怎麼回事?為甚麼?母親有些不知所措。是啊,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也許只有飽受文革之苦的父親能辨明白這中間的滋味。隨後,母親眼裏漸漸流出了淚水,但不再驚慌了──她已經打定主意了…我那時雖然也聽明白了,如果我媽媽再繼續練下去,就變成了社會的敵人,但我從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危險也還沒到來,所以第二天照例該幹嘛去幹嘛了,甚至都沒再注意一下我母親的神態。

隨後就是像洪水一樣的災難,甚至都不曾給人思考一下的時間。七年間我母親三次入獄,最長的一次在裏邊呆了一年半多,被強制進過洗腦班,挨過打,受過刑,逼過供,騙過供,被勒索,被抄家,被恐嚇……

我母親上次被放出來是在我大二的時候,說被放出來不太確切,應該是被抬出來。那次我父親和我母親是一起被抓進去的,我叔叔通知我的時候我正在學校上課,我被告知這次事情很嚴重,我爸媽可能都要被判4、5年,讓我趕緊回去勸勸他們承認做好人的「錯誤」,哪怕是以被學校開除和斷絕關係相要挾,也要讓他們回心轉意。

我只感覺天又一次塌下來了,一次比一次塌的厲害。我下午收拾收拾包第二天就趕回家了。我到看守所之後先看到的我父親,我父親沒甚麼文化,說話很直,見到我的第一句話:「你怎麼回來了?」我看見我爸,一想到他要在這呆好幾年,一下子就忍不住哭了。我說「學校不讓我上了。」我爸說:「不讓上就不上吧,怎麼都能活。」我哭著對他說:「爸,您甚麼都別想,別想誰有理,就想想我、小妹我們倆,你們都在裏邊我們怎麼辦啊,我甚麼都不想要,就想要咱們一起好好過日子,求求你出來和我們一起好好過日子。」我爸說:「誰不想好好過日子,我不想好好過日子嗎?從前在家的時候我們沒好好過日子嗎?是他們不讓咱們好好過日子。」

我一下不知道說甚麼好了,以前我好像從沒仔細想過,即使想過到關鍵時刻也一下就放棄了,因為那些人太強大。但當我爸把這些話當著我,當著這些警察,當著這些親戚的面說出來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對的就是對的,甚麼時候也改變不了。

我爸接著對我說:「你別哭了,像個甚麼,是我兒子就別哭了,我九歲你奶就死了,之後文化大革命,你爺爺挨批鬥,我從課堂上被拉回來不允許我再上課了,看你爺爺被遊街,自己到處受氣,我還不是活到現在?有甚麼大不了的,我那時候就相信總會有個頭。你再哭就回去。」

我一下就不哭了。雖然我還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對我父親說:「爸,沒事,剛才我就是忍不住,明天我就回去上課,你放心吧,我這麼大了,啥事都會做了,不用擔心,我和小妹兩個肯定沒有問題……」之後見了我母親,我對她說一定要保重身體,肯定會過去的,不用擔心我和小妹。我母親對我說:「放心吧你們,最多一個月,我肯定回去。」

不多不少一個月,我母親回來了,她在裏邊絕食了9天,回來了,只剩下一口氣。但憑著強大的精神力量,沒幾天就康健如初了。

我父親卻被非法判了4年刑,現今仍然被非法關押在河北省冀東監獄。這也是我父親的第三次入獄,他第一次入獄的時候甚至還不是一個法輪功學員。那時只因為他堅信我媽是對的,就可以對警察的恐嚇和社會的壓力視而不見,在一次見面的時候因給我媽遞法輪大法新經文被發現而被抓的。

對於我父親,我有太多的話想說,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因為他所做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普通。但只有今天,只有我身處在安全環境的今天,當我回首去想最黑暗的那段時期,才感覺到他為這個家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的不平凡。他曾既充當父親又充當母親,擔負起家裏的一切事情,讓一切井井有條;他沒權也沒勢,卻從未向強權和威脅低頭;他自己身處險境,卻曾令我們兄妹倆相信待在他身邊是安全的,即使是最黑暗恐怖的時期,也讓我們覺得家是溫暖的,讓我們覺得只要回到家就沒事了;他曾四處奔走,動用自己有能力觸及的一切社會資源,積極營救我的母親;他也曾努力去抓住每一次機會去探望我身陷牢獄的母親,並用他那不多的詞彙把安全感一同帶到那裏,讓我母親感覺到親人和家庭並未離她遠去,感覺到身邊並非盡是黑暗;他更曾像親生兒子一樣,耐心照顧80多歲的岳母,就像她女兒沒有離開身邊一樣……如果讓我選擇一個做人的榜樣的話,我願意選擇我的父親。他做到了,作為一個男人和一個父親,在那種情況下所能做的一切。

在我大學的一次放假回家後,他平靜地告訴我:「我也開始修煉了……」

今天,我的父母又都被禁錮到了監獄,又在承受著迫害。這是我這個做兒子的最害怕看見的。這也就是為甚麼當初我母親絕食出獄後我下定決心要出國的原因,我希望有一天我的父母也能夠享受自由的信仰,能夠像大多數人那樣能夠體面而有尊嚴的生活。

在此,我作為一個法輪功家屬,呼籲所有善良正義的人士共同幫助營救我的母親,讓我們一家人得以早日團聚。我同時也呼籲全球所有的人們,能夠勇敢地站出來,辨明正義與邪惡,共同幫助所有那些因為堅信善良而正在承受迫害的人,這不是他們應該得到的。並且我想說,讓善良的人承受迫害,允許邪惡大行其道,是全人類共同的恥辱。遍觀古今,邪惡從來就沒有戰勝過正義,以前沒有,將來也不會有。無論道路怎樣曲折,正義最後總是能夠得以伸張。因為,我相信,人性本善,世界本善!

現附相關電話如下

電話區號:0315 郵編:064300
遷西縣政法委書記 白興源 13582843688 5612537辦 5613336宅
遷西縣政法委副書記 高建香 13832982718 5612417辦 5689585宅
610主任
高增才 防範辦主任 5612080(辦) 5627332(宅) 13933410163
芮紅雨 科員 辦電: 5610805 5620125宅 13832562632 5610805辦
國保大隊隊長 劉進穎 國保大隊長 5086738 5619005 13832988311
趙國琪 5661240  13832984779
副大隊長 王印廣 13832988350
徐志剛 13832988349  5669029
劉紅梅 科員 5689801 13832987095
王偉 科員 5689895 5086738
汪娟 5620219  508982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