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孩懇求營救父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親愛的父老鄉親:

你們好!懇請你們花費幾分鐘的時間來了解一下就發生在你們身邊的事情。

我叫陳晴,是河北遷西沙嶺子村人,父母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關進拘留所、看守所和洗腦班。我爸爸於2006年5月再次被非法抓捕,之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非法關押在冀東監獄。而我的媽媽也於近期再次被公安局國保大隊及610(為鎮壓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組織)非法抓捕,現在非法關在遷西縣看守所。八年多來,我們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騷擾、非法抄家和抓捕,幾乎沒有安寧過。

2001年正月十四的清晨,媽媽被突然闖入的警察帶走,那時我還天真的以為媽媽很快就會回來,卻不想這一別竟是18個月,那段時間對我和哥哥的成長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們都變得十分敏感,尤其哥哥由原來的活潑開朗變得內向自閉,數年後哥哥才告訴我,他那時整天生活在頂撞過媽媽的自責中。而我由於想念媽媽,眼淚都快流乾了,不知道有多少個夜晚哭著睡著,多少個早晨哭著醒來。全家人只能在夢中團聚。

2006年5月,我的父母同時被公安局非法抓捕,當時我和哥哥都在外地上學。一個月後,媽媽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公安局和看守所怕擔責任才把她放出來,而爸爸隨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荒唐的是,我們所有家屬都不知道甚麼時候開的庭,更沒機會為爸爸辯護。而判決結果是好心人告訴我們的,法院不僅沒有主動通知,甚至我們多次前去索要結果都被拒絕。

我和哥哥由於惦記媽媽,又擔心她的人身安全,幾乎每天給她打電話,如果沒接就會極度緊張,甚麼事也做不下去,直到確定她是安全的。我們每天繃緊神經過日子,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體會那是甚麼滋味。

畢業後,我在遷西找了份工作,這樣媽媽便不再孤獨一人,我甚至覺得有我在她就會安全。然而我沒有能力保護她,我仍像多年前一樣只能眼睜睜看著警察把她非法抓走而沒有任何辦法。

2009年3月14日下午1:30分左右,十來個國保警察突然闖進我家進行搜查,我這才知道媽媽又一次被非法抓捕。一個多小時的翻箱倒櫃之後,這幫警察帶著從我家搜出的物品揚長而去,都不肯告訴我媽媽在哪裏。望著被翻的亂七八糟的屋子,想著從此家中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感到那麼的無助,覺得天都塌了下來。

姥姥至今都不知道媽媽被非法抓捕的事,還在每天盼望著媽媽去看她,把她接到我家來照顧。姥姥已經八十六歲,在經歷過幾次殺氣騰騰的抄家驚嚇之後,身體已極度虛弱,再經不起任何打擊。

我很想念爸爸媽媽,經常會看見相似的背影便恍惚當成是他們,以為他們回來了,繼而淚流滿面。我多麼希望一覺醒來所有的噩夢都已經結束,一家人像以前一樣快樂地生活。

我的父母為人正直善良,始終教我待人要真誠,寬容,不與別人爭鬥,我怎麼也想不到這樣的人竟會被「依法」關押。我覺得他們就像《皇帝的新衣》中的小孩,不同的是小孩因為講出真話而受到人們的讚揚,而我的父母得到的是人們的嘲笑和誤解,甚至因此而失去了自由。

我曾多次找公安局、法院和縣委,然而得到的回應除了搪塞就是恐嚇,至此我對司法公正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我如今沒有辦法向姥姥交代媽媽的下落,也沒有能力繼續為哥哥籌借高昂的留學費用。我承受了太多自己年齡本不該承受的痛苦,也錯過了太多自己年齡本該擁有的幸福。我再也支撐不起這麼多的壓力,媽媽的再次被抓使我的家徹底破碎。

懇求善良的父老鄉親和所有正義之士幫助營救我的父母,哪怕只是道義上的支持我亦感激不盡。在此拜謝你們。

我有一個夢想,有一天所有歷盡苦難的家庭能夠得以團聚、安寧的生活,類似的悲劇永不再發生。

陳晴
2009年3月24日星期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