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歲男孩的呼喚:我要見媽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揣富林,今年十歲,家住河北省遷西縣城關,是一個活潑的小男孩兒,上小學五年級。終於盼到放寒假,可以去看媽媽了。2009年1月12日下午5點半,富林和爸爸急切的坐上去石家莊的大客車,去看望因為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鹿泉河女子監獄的媽媽柴君俠。他已經一年多沒有見到媽媽了。

富林很想媽媽。自打懂事起,家裏就不斷的有警察來抄家,翻東西,來抓媽媽、爸爸,二大媽、二大伯,富林害怕極了,以至後來小富林在外邊和小伙伴兒玩的好好的,一聽見有警車叫,就會飛快的跑回家,抱住媽媽,說警察來了,害怕抓走媽媽,如今媽媽還是被抓走了。

晚上11點半,彭!突然一聲巨響,富林和爸爸乘坐的大客車與一個小臥車猛烈相撞,兩車立即起火,富林連同被子一起被震落到狹窄的過道地下。小富林嚇壞了,爸爸急忙踹碎了安全窗 ,帶著富林和幾個外地民工逃了出來。

車上大部份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燒傷和摔傷,富林和爸爸衣服被燒壞,臉漆黑,光著腳在寒冷的冬夜裏熬過了兩個多小時後,才被趕來救援的車送到了旅店。

第二天上午九點,富林和爸爸終於來到了石家莊。上午十點,富林和爸爸來到鹿泉女子監獄,在會見室登記處要求會見。六監區隊長李洪珍(女,50歲左右)說:「不讓見,柴君俠公開煉法輪功,不報數,帶頭鬧事,而且還不寫『四書』,現在正在關禁閉。」爸爸問:「甚麼是『四書』?」李說:「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爸爸又問關禁閉要多久,李說:「一個星期,半個月,一個月或者更長時間,沒準兒。」爸爸問甚麼時候開始的,她就不再說話了。

爸爸坐下來,略帶乞求的對獄警說:「我們是從一千多里外來的,趕上放假,孩子也想來看看媽媽。路上遇到車禍,死裏逃生,還是讓我們見一下吧,孩子已經一年多沒見媽媽了。」李洪珍說:「不行,每次接見,你都不好好勸,反而更堅定了,不讓見。」爸爸無奈,又說:「你不讓我見,就讓孩子見一見吧,快過年了,就讓孩子給他媽在你們的商店裏挑點吃的帶進去。」

李洪珍仍堅持不讓見。下午兩點多,我們到會見室,說明情況後,六監區女警說請示一下領導,結果請示了兩次,還是既不讓見人也不讓買東西。小富林了解到最後見媽媽的希望都破滅了,急的直掉眼淚,哭著要見媽媽。爺倆一直等到下午六點半才失望的返回。

富林的媽媽柴君俠和揣翠君是姨姐妹,分別嫁給了揣家的一對親兄弟:老三揣志剛、老二揣之武。2003年,姐妹倆到縣城做小生意,於是,一家九口(兩個小家庭和婆婆、公公)由遷西縣新莊子鄉米城莊村遷到縣城。從在農貿市場上擺小攤開始,姐妹倆辛苦經營,到後來租店鋪開起了日雜商店。媽媽和二大媽又要照顧家中的老小,又要照看生意。雖然辛苦,但作為大法修煉者,對「真、善、忍」大法的信仰給了她們智慧和力量,似乎沒有甚麼困難能難倒她們,照看生病的老人、幼小的孩子、繁瑣的生意上的事情,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條,一家人過著幸福和樂的日子。

2006年5月,富林的二大媽揣翠君和幾個大法弟子發真相資料被邪黨不法人員劫持,在遷西看守所遭受了強行抽血、戴手銬、腳鐐、灌濃鹽水的迫害,遷西邪黨人員操控所謂的「法院」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於2006年10月至2007年1月先後四次非法開庭,最後在遷西610的脅迫下,對她判刑五年,送往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在獄中,惡警採用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欺騙等手段,說她已「轉化」,強迫她加工服裝,從早晨6點至晚上10點,每天十幾個小時超體力奴役勞動。惡警動不動以辱罵、背監規、扣分、不讓家屬接見相要挾。

媽媽君俠這次被抓是在2007年7月18日。那天晚11點多,遷西國保大隊長朱振剛、城關派出所所長張印博帶著十幾個惡警、幾輛警車將她家圍住,然後翻牆而入,抄走了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及一些貨物,抓走了媽媽和奶奶。當晚張印博又帶一幫惡警到金廠峪礦上,綁架了正在井下作業的二大伯揣之武。家裏被翻的一片狼藉,家裏只剩下患腦血栓多年的爺爺、二大伯家的姐姐,小妹和富林。(八天後,原本身體強壯的張印博遭惡報,突發惡疾暴病身亡。)

2008年1月7日,法院對被非法關押了近半年的媽媽非法開庭,媽媽在法庭上嚴詞要求所有中共黨員身份的審判人員迴避,因為迫害法輪功是中共發動的,中共黨員法官不可能公正審判。爸爸為媽媽辯護,當庭要求證人出庭、出示實物、播放被從家中抄走的光盤、展示書籍內容,邪黨法院根本不講法律,毫無理由的對媽媽判刑四年。媽媽不服,上訴至唐山中級法院,結果被邪黨操控唐山中院以「維持原判」駁回了上訴。

幾年來,富林家先後被抄五次,抓捕六次,五人被非法關押過。媽媽和二大媽更是屢遭迫害,至今二人被分別判刑四年、五年,被非法關押在河北女子監獄六監區、四監區。媽媽和二大媽幾年辛辛苦苦經營的日雜商店,也因無人看管,被迫關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