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百苦一齊降」時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講到「能吃苦中之苦」時,給我們講了這樣一個故事:說有一個人同時遇到了那麼多的痛苦:自己失業、老人住院、兒子打人、配偶外遇等,並說這樣的事我們不一定遇到,可是在心性上的磨擦不亞於這些事。回想這幾天的經歷,我恰恰就像師父講的那個人,債主討債、母親生病、丈夫失業、兒子學習下降、女兒為難、同修遠離、自己過病業關等幾乎是同時降臨。

由於我家蓋房欠下幾萬元的債,其中欠一堂哥的三千元,可是不幸這位哥哥得了一種很難醫治的心臟病,花了十幾萬還沒好,我趕緊把家裏所有的零錢整錢湊齊,總算湊夠三千元,自己只剩了一百多元零花錢,準備過苦日子。還債之後,心裏一身輕,心想:這次可以安心學法了,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近八旬的母親打來電話說自己腿疼的不能走路了,正在輸液,需要我去照管,我腦袋「嗡」一下,像被人給了當頭一棒,一下子意識到這是邪惡的干擾!開始不停的發正念!當我告訴母親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後,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母親的病有所好轉。總算可以安下心來了,可是,丈夫又接到老闆打來的電話,說受世界金融危機的影響,生意不好做,先在家休息幾天(他在一家私人店鋪開車),其實就是面臨著失業,你想整個一大家子全憑他吃飯,一下子飯碗丟了,那是甚麼心情?更攪心的還在後頭,兒子放學回家說:「媽媽,老師讓你去一趟學校,因為期中考試,我的語文成績從全班前幾名下降到倒數第幾名。」我原先在兒子所在的學校教過書,那裏的老師們都認識我,這讓我的臉往哪擱呢?

許多突發事件加在一起,我也開始出現不正確狀態:牙疼、腰疼、心口疼等等。同時女兒也開始對我出言不遜,原因是我讓她過的日子太苦。所有這些事都是在三、四天內連續發生的,來勢兇猛,突發性大。我在這一過程中,始終牢記師父說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芝加哥法會》)不是嗎?邪惡一開始對我經濟上的迫害,我根本沒動心,我覺的我會在師父的幫助呵護下挺過這一關的!果然,我的資金又出現轉機,一切都向好的方面發展了;它們讓我母親生病,拖住我不讓我學法做三件事,佔我的時間,分我的心,但它們萬萬沒想到母親念「法輪大法好」竟然很快闖過這一關,並且從此母親不再阻攔我修大法,因為她老人家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修煉十年來,身體健康,省了無計其數的醫藥費;還有,我像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總是與人為善,不計名利,凡事先考慮別人,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她的親眼所見更讓她對大法心服口服。

邪惡想讓我在經濟上遭難,讓丈夫失業,其實,這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也許再換一個職業收入會更好!無論它們耍盡甚麼花招,我總能走過去的,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有正念!無論誰,想阻礙我證實大法必然遭到覆滅!

在這過程中,我也在向內找,特別是,我找到了那顆隱藏很深的愛面子的心,於是我把一切都放下,坦坦蕩蕩走進我曾經工作過的校園,找到兒子的班主任,那個年輕的女老師數落兒子上課不好好聽講,還有我也向她講了兒子執著於玩電腦遊戲學習分心的事,我曾幾次強行拔電源拉電閘藏鼠標都無濟於事,看來是需要教育說服他的心了,正好趁這次老師面談管管他。看來這也不是甚麼壞事,暴露自己的執著的同時,也管教一下孩子。

在魔難中,我依然樂呵呵的,從沒把這些看重,該學法就學法,該發正念就發正念,該講就講,該背就背,沒有甚麼能難倒我的!在否定邪惡迫害的同時,找到了自己的許多執著,然後修去,有甚麼不好呢?其實邪惡所有的安排都是徒勞的,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甚麼也不是!解體邪惡,跟隨師父,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