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怕被傷害」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當常人的時候,我這個人很單純,不會搞人情關係,腦子裏那根神經好像閉鎖住了。偏偏我又非常羨慕那些能夠左右逢源、呼朋引伴的人,非常想跟別人搞好關係(其實是強烈的對情的執著)。過去曾經專門找了很多這方面的書看,也沒甚麼長進。自己的經歷中,反倒充滿了被「朋友」甚至被親人所傷的痛楚。個人婚姻也非常不幸,放棄一切托付終生的人,卻屢屢背叛自己,狠毒的打罵令我痛徹心肺。這種經歷,沒讓我多長多少心眼,只是使我的性格變的內向寡言,疑心重,與人交往總是顧慮重重。

得法修煉後,知道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所以再遇到傷害時,能夠坦然面對,不去爭不去鬥。可是,由於沒有注重修心,那顆「怕被傷害」的心,就很隱蔽的藏了起來。潛在的思維邏輯就是:「該還的就還,不該還的不會有。雖然表面上看我吃虧了,可是實際上我得到了德。」其實還是不願意真正的失去。別人傷害了我,我不是放下,而是把那個「我」抱的更緊,藏的更深,退的更遠。心,不是打開的,明亮的,而是關閉的,隱晦的。因為怕被傷害,所以不敢敞開心扉亮明自己的觀點,不敢與人深交,怕對方了解了我的慘痛經歷而看輕我,怕對方知道我沒有能力保護自己而更容易傷害我。因為怕被傷害,我這顆心也變的越來越自私,別人的想法,我不願意去了解,也不關心;別人的事情,也不願意去幫忙,怕上當後再被人們恥笑。所以,我的環境平靜,只不過是我從「不願意名利情受損」轉變成了「不願意德受損」,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自私的觀念。而這顆不願意為了別人失去甚麼的私心,更怕別人知道,所以藏的更深。表面上修的好像能夠為別人著想,其實根本不願意真的為了別人失去,不能純粹為了別人而做甚麼。表現上就是為人不坦蕩,襟懷不坦白,與人溝通不暢,不能像師父說的:「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轉法輪》)

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師父嚴肅的告訴我們:「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我這顆「怕被傷害」的心,不就是讓我淪於「假修」了嗎!

我發現,這顆心嚴重的阻礙了我今天證實法的步伐。執著同修情,當發現同修對自己有誤解時就非常「傷心」,有時候沮喪消沉;執著同修的認可,法理不相同時就不敢做,只有當明慧網肯定之後才敢做,而不是以法為師;最嚴重的是形成了「怕被迫害」的心,遲遲去不乾淨,還以理智做藉口。確實,我們是要理智,但是怕被迫害的心必須去掉。在第五屆法會交流文章《走出魔難,走向理性》一文中,同修說的非常好:「神佛他會按照他的境界的標準去做,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所以說,面對邪惡的環境,面對危險,我們還能不能放下生死去達到法所要求的標準、去救度眾生、證實法,這是需要我們人的這一面明明白白去正悟法理、去做到的。有的弟子講『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大法弟子必須有這樣的境界,正悟這一層法理才能徹底結束這一場迫害,救度更多的眾生。」

過去,我對師父講的「曝光邪惡」的法和「不配合邪惡」的法,一直存在著懷疑,還用人心揣想:邪惡那麼歹毒,如果曝光它,不配合它,把它惹急了,它不是更邪惡嗎?其實,這就是怕被傷害的人心在作怪。試想,一個真正的覺者,能因為怕被傷害,而讓邪惡的彌天大謊繼續欺騙眾生嗎?能幫助邪惡掩蓋它們的罪行、對邪惡的暴行保持沉默嗎?能在邪惡惡毒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下低頭屈服嗎?不能,絕對不能。證實法時要理智,是為了達到法的要求,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不讓邪惡鑽空子,而不是為了自保。當證實法的事情必須去做而沒有「安全保障」在那裏時,我們依然能夠坦然前行,那才是真正的信師信法,才是完全超脫了常人因素、低層法理的覺者的風範。

修到現在,發現自己還是這麼差勁,距離法的要求真是還差的很遠。不過,今天寫出它來,我感到很輕鬆。我有決心徹底去掉它,就是完全按照法的要求做,在最後的時刻做的更好。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