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提高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

一、放下對丈夫的情

我的丈夫從不認同大法到現在的不僅認同大法,而且自己出去講真相,講三退,幫助我和同修去買所用的耗材,只要是同修們的事,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幫忙,只是現在不學法。但平時的表現很好。對每一個同修都很熱情。

有一位男同修因為技術上的問題需要幫助我和其他同修解決,所以這位同修在我們遇到問題時就得來我家,可是這位男同修一來他就醋勁很大,表現出很不放心我和那位男同修一起,臉色很不好看。他在家還好,在我和同修忙的過程中如果他有事出去了,那麼同修走了之後他就要問這問那,很不高興。剛開始的時候,我在心中還埋怨他:「你把大法弟子都當成甚麼人了?如果都像你想的那樣,我們還算煉功人嗎?那我們這些年不都白修了嗎?」心中還挺氣,還覺的自己的心態很正,是他無理取鬧。因為有了第一次,所以同修再來的時候我就怕同修看到他的臉就會很不安。後來,我想:為甚麼他總是這樣呢?為甚麼他對我這麼不放心呢?不應該呀,因為他知道修煉人都應該是最正的呀!是不是我的問題呀?

通過向內找,原來這些問題都是我的執著心造成的。我發現我很不高興丈夫同別的女人走的很近。特別是很輕浮的女人。我女兒課外樂器老師就同我丈夫很熟悉,因為每一次都是丈夫送女兒去上課,回來他就和我說他們聊的事。但在我聽來有些事在他們之間就不應該聊的那麼細。所以每次都要挖苦我丈夫幾句。心裏不高興,醋勁很大。其實我丈夫以前是一個吃喝嫖賭無所不為的人。但從我修煉大法提高心性以後,他也逐漸知道了甚麼是好事,甚麼是壞事,造業以後是甚麼後果,所以在異性的交往上很自律,以前的壞毛病都改掉了。只不過他性格開朗,愛開玩笑,所以無論他走到哪裏都很融洽。原來是我怕別的女人勾引他,還覺的丈夫是自己的,怕失去他,他就不會關心我們母女了,會失去現在幸福的生活。我還覺的是因為我的心放的很正了,他才會變的這麼好,原來還有存在「根子」上的「私」。這情再不放,不但阻礙我,也會害了丈夫!還有每次同修打電話說要來,我就怕丈夫不高興。這不是在求嗎?我們既然心態很正,那為甚麼還要怕呢?「害怕也是執著心」(《悉尼法會講法》)。我們就應該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上堂堂正正的證實法。當我找到自己的執著心,清除了我和他空間中那不正的生命後,同修再來的時候,丈夫就不再生氣了,還給同修們做飯,和同修們說笑,表現更好了。

二、修去偽善

雖然知道應該抓住自己不正的一思一念,歸正它,可是有時還是陷在變異觀念中不自知。丈夫家在農村,共兄妹四人,除我家外,其他三人都很貧困。因為我家生活比他們都強一些,而且丈夫非常孝順,所以每個人我們都力所能及的去幫他們,孝順公婆。

但在我心裏時不時的總覺的他們欠我們很多,覺的心裏不平衡,總覺的公婆太偏心,認為我們倆好像有花不完的錢,不理解我們的苦,在我倆面前表現的貪得無厭,而對別的兒孫卻很慷慨。我知道大法弟子應該對誰都要好,而且必須是真心的。所以這些想法都知道不是我自己,把這些心往下壓,但過後還是往上返。我現在明白,其實我每次只是把這些不正壓下去了,並沒有在法中歸正自己的思想,修去這些敗物,所以總是覺的自己在這方面很努力,可是效果不大。想一想師父為我們為眾生付出了那麼多,都沒有任何條件。而我在修煉的路上只不過是做了我該做的事,卻總想求得別人的回報,別人的理解,別人的讚揚。這種表面很努力,但心裏卻放不下的物質,不是虛偽嗎?那當然表現出來的善也是偽善了。妒嫉心,爭鬥心,表現的淋漓盡致。我發現了它們,那就絕不能讓共產邪靈有機可乘。

現在我公婆家的所有人都知道大法好,做了三退。而且我每次去都帶大法資料去發放。婆婆,弟媳,妹夫,丈夫都幫我和女兒出去發放,粘貼。眾生能不能得救,才是我們應該時刻想著的大事。

三、修去掩蓋與修飾

其實我是一個很不爭氣的大法弟子,但在同修得眼裏我是一個很精進,法理比較清晰的同修。因為我有時很會修飾自己的不足。這些是黨文化的變異因素。

例如:有時心態不好,不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不在法中歸正自己,而是用常人的辦法,用看電視忘卻煩惱,放棄修心提高的機會。可想而知,電視對修煉人的干擾是相當大的。所以我看過電視後就會萎靡不振,狀態很差。有時我正看電視,聽見敲門聲,我趕緊關掉電視,怕是同修來我家看到我看電視,有損我在她們心中的精進形像。這就是在掩蓋不正,欺騙自己。我在用行為撒謊,修飾自己的形像就像是掩耳盜鈴。在我們平時遇到的問題中,看似小事,其實在修煉的路上都是大事,都是一堵牆,一座山。我們要想跨過牆,翻過山,就得聽師父的話,紮紮實實向內找,讓自己的世界清新起來,那樣眾生才會得救。感覺當然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