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性修煉和提高上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喜得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經過修煉初期的集體學法,心性和身體都有了巨大的變化。特別是在經歷了「七﹒二零」以後的風風雨雨修煉路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疑。我明白了修煉就是向內找,修心性,在做三件事中提高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按師父要求去做。這裏我想談談最近幾年我在心性修煉和提高上的一些體會。

我丈夫是個做建築工程生意的承包商,本來家裏經濟條件很好,有樓房、有汽車,甚麼都不缺。到了二零零二年,由於惡黨貪污腐敗和欺詐之風越來越盛,加上自己經營管理不善,造成其中一個工程完工快兩年,資金投進去了,工程款卻不能兌現,成了「三角債」,拿不到工程款,無法償還銀行貸款,還欠了部份工人的工資。當時心裏不平衡,搞了十多年建築承包,怎麼到頭來還欠債呢,真讓人不理解。我下一步該怎麼辦?沒有別的解決辦法,大法弟子就只能從法中找答案。「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轉法輪》)我謹記師父的法,讓自己把對利益的心放淡。當有人來追債時,我們都很善意的對他們作出解釋,使他們都能理解我們。後來逐漸的把債都還了。

本來想著可以鬆口氣,誰知就在這年,有人跟我說:「你丈夫有外遇都幾年了。」我當時真的不敢相信這說法,心想平時我們夫妻都很好的,我學法煉功,是凡做大法的事他都不反對,而且很支持,所以我從沒懷疑過他會有外遇。越是這樣,突然間聽到這事那個心,傷心、委屈、氣恨……這個情真的很難放下,心想:他怎能對我這樣啊?錢也沒了,人心也變了,這對我太不公平了!這關真的很難過。可我是大法弟子啊,我經常問自己:你是真修弟子嗎?放下名利情了嗎?當再看到師父的話:「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你們要記住啊!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精進要旨》〈真修〉)「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時,我對著師父的法像流淚。我知道,我必須用真、善、忍衡量這事,可到底我該怎麼做?

雖然在這件事情上是他們做的不對,但我還是善心的對待他們,本著勸善這個心去找到那個女士,當然更希望她明白真相。我找到她,善意的和她說明來意。說也奇怪,平時很難找到她,這次一下子就找到了。我跟她講:「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不會打你,也不會罵你,我希望你能離開我的丈夫,這樣下去對你、對他都沒有好處」。之後他們就真的再沒有來往了。

大概經過兩個月左右的時間,二零零五年,銀行要我們還貸款,我們只好把樓房賣了,搬到一個很小的地方去住。我經常這樣想:要是常人怎麼能受的了?我是大法修煉者,這點苦算甚麼。家裏的孩子都說:「如果媽不是修大法的早就離婚了,還會對爸這麼好?」有的朋友問我丈夫,你老婆還煉法輪功嗎?他說:「如果她不煉法輪功,不知道會怎麼樣對待我,家庭還能這麼和睦嗎!」從中親朋好友明白了大法的真相,為我勸三退打下了良好基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