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真善忍」 我學會了善待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剛得法修煉時,我按照師尊的教導,遇事向內找,在生活中努力實踐「真、善、忍」。對小孩教育,身教勝言教,要孩子受到別人欺負時說聲謝謝。一次,鄰居的小孩打我兒子,我兒子說:「謝謝!」不料那小孩卻罵髒話,兒子回家問我再咋說,我說……還是謝謝吧!一次鄰居的孩子又要打他,我兒子將身靠向他說:你打我吧,反正我班的同學都能欺負我,鄰居的小孩反倒不打了。

樓上樓下,鄰居的孩子經常往我門前丟手紙、果皮、飲料瓶、玻璃碴、撒尿,鄰居從沒有打掃的意識,我主動打掃。我住五樓,一次下樓到一樓時被一樓的鄰居截住,說我家的小孩給她家的小院中扔墨水瓶,我說:你別生氣,我回去教育教育孩子,我給你去拾吧。因為我態度好,她不生氣了,不要我拾。又一次,我在家裏休息,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心想:誰這樣敲門,要幹啥呢?開門一看,是一樓的鄰居。她拉著臉說我兒子把白菜粉條湯倒在她家曬的被子上了,要我賠被子,我說如果是我兒子倒的我給你賠。我到兒子的房間裏去問,鄰居也跟著進來,責問我兒子為啥給她家的被子上倒白菜粉條湯,兒子沒有反應過來半天不語,我以為兒子真的倒了(因為我家的廚房裏有白菜和乾粉條)。於是鄰居就訓斥我兒子:你上一次扔墨水瓶我原諒了你,你怎麼就不改呢?說了半天,氣勢洶洶,眼睛睜的很大作出一副要打的架勢。兒子終於開口了,氣憤的說:「你怎麼知道是我倒的呢?」鄰居更生氣了,放大了嗓門說:就是你倒的,再沒有人倒。她一邊是肯定的語氣,一邊說著她的推理分析,你看麼:「六樓的孩子還小不可能去倒,二樓、四樓的兩個孩子在外面上學,三樓的孩子也不在家,你沒有倒是誰倒的?」我笑著拉著鄰居說:這幾天我不在家,白菜和粉條我們家裏是有,不知孩子他爸做吃沒有。這樣吧,等晚上他爸下班回來我問一下,如果是我家孩子倒的,我一定賠你,行不?鄰居氣呼呼的下樓去了。這時兒子坐在沙發上握著小拳氣的直哭。到了晚上,孩子他爸回來,還沒有等我問,孩子就把發生的事告訴他爸,他爸領著兒子下樓去要問個究竟,我說你把事情說清楚就行了。

第二天午飯時分,我正端著一盤水餃往客廳裏去,有人敲門,兒子去開,進門的是一樓鄰居的丈夫。一進來就很生氣的問我兒子:「你說你到底要咋咧,啊?」兒子被問住了,愣愣的站在那兒不知所措。我問他又出了甚麼事,他指著我兒子說:「他今天又給我家院子裏倒了面皮」。我指著盤子裏餃子說:娃他爸,你看我們今天吃的是餃子,又沒有買麵皮吃,那不是我兒子倒的。他一看不對勁,自言自語的說,那是誰呢?搖著頭很不高興的走了。過了一會兒又來敲門,一進來立即向我兒子道歉:「對不起,今天的面皮是六樓的孩子倒的,昨天的白菜粉條也是他倒的,我錯怪了你,請你原諒!」我說沒關係,弄清楚就行了。

他走後,我從自家的陽台向下看,六樓小孩的母親正在一樓鄰居的院子裏收拾面皮。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總算平息了,鄰里之間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自修煉大法以來,工作就是我修煉的環境,處處有我要修去的執著、提高的因素。單位過年值班,每年除夕安排給我,我沒有怨言,一切隨緣,順其自然。發獎金,我是人家的三分之一,我也不去爭辯,修煉使我把利益看淡了。一次分發夜餐費多給我20元,我向股領導退還,領導驚奇的睜大了雙眼。廁所的燈沒有人關,水龍頭的水嘩嘩的流沒有人關,我主動的去關。樓道的垃圾桶滿了,我主動去倒。辦公室拖地,擦桌子我都主動的去幹,任勞任怨。有一次閒聊時,一個同事說煉法輪功的人思想不好,我心平氣和的說:思想支配行動,思想不好行動怎能好?同事急忙改口說:我是聽人家說的。

我今天學會了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善待他人。說我寬容也好,忍耐也好,量大也好,所有這些都來自於大法,來自修煉。修煉「真、善、忍」我學會了善待他人。個人所悟,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