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改善自己的動力(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明慧記者楊思源瑞士採訪報導)今年二十四歲的尼克拉(Nikolai)曾經讓他的父親很擔憂,因為他曾厭學,和朋友一起吸毒、喝酒,做事不負責,不講信用,最後不得不中斷學業,以至到二十歲還一事無成。而且他也很內向,所以父親真是不知道尼克拉今後到底打算如何。對尼克拉而言,他也覺的吸毒、喝酒這事不太適合自己,但是為了能和朋友在一起似乎必須如此。同時他常常覺得乏力,無法集中精神,所以更讓他對學業提不起興趣,忘了付帳單的事情常有發生,周圍的人對他的印象也都不太好。

但是如今這一切都成了歷史,如今的尼克拉不僅有一份工作,而且又回到了課堂,繼續他的高中課程,就連兩年半後要在大學裏學的課程也想好了,他要修拉丁語專業,一來是因為他對語言很有興趣,二來是因為他想成為拉丁語教師。而且他也很注重言出必行,他笑著說:「我不再遺忘別人的生日,也準時付帳單了。」他又贏回了家人、朋友的信任,而且還不只這些。

究竟是甚麼讓他有如此大的改變呢?那得從三年多前說起。

偶得大法

三年多前,他去盧賽恩(Lucern)辦事的時候看到了路旁的法輪功信息攤位。當看到一張法輪功學員受中共迫害的照片後,他的心被觸動了。他主動與法輪功學員交談,並將一份真相報紙帶回了家。到家後,他對那份真相報紙很感興趣,甚至讀了好幾遍。因為之前他練過氣功,所以對法輪功也很感興趣。

他在互聯網上找到了盧賽恩的煉功點,開始學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在第一次隨著音樂煉功時,他覺的:「法輪功非常好,能夠聽著音樂煉功感覺非常舒服。而且能感受到很強的能量。」

他還根據真相報紙上的信息定購了《轉法輪》和《法輪大法大圓滿法》這兩本書,通過閱讀他發現,法輪功不僅僅是那五套功法,不僅僅是做做動作而已。

在讀《轉法輪》時,他了解到法輪功還教人以「真善忍」生活,應該說真話,與人為善,並寬宏大量,要忍讓。於是他就試著按照書上所說去做。他哥哥有時會用言語激他,逗他。在修煉法輪功前他常常會非常生氣,氣血上湧,與哥哥爭吵。就在他開始修煉法輪功,讀《轉法輪》沒幾天,哥哥又用言語刺激他,這次他想起了《轉法輪》中說的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他就想:我為甚麼不試試,忍一下試試看呢?「當時我的心裏已經非常生氣了,要忍住可真是不容易。」如今尼克拉已經能很輕鬆的談起當時的情形了:「於是我就使勁盯著桌子,甚麼都不說。我哥哥非常詫異地看著我,就如同他一拳打到了空氣中一般。最後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就這樣煙消雲散了。在看書的時候我覺的書上寫的很對,而且也應該很容易做到,但是真正遇到具體事情的時候才發現要做到可不那麼容易,但還是可以做到的。」

在後來的實踐中他發現,其實「忍」並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而且恰恰相反。正如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在《精進要旨》的〈何為忍〉一篇中說的:「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每當尼克拉和別人發生摩擦時,如果他最後沒有忍住和別人吵起來了,他非但沒有出了一口氣的感覺,反而會感覺非常糟糕,每次都是如此;而如果他忍住了,沒有把這當成一回事,隨後都會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就如同得到了獎勵一般。

隨著不斷的看《轉法輪》,他在生活中越來越多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他開始對自己的言行負責,做到言而有信,否則那不就是說假話了?在工作中他的盡職盡責讓老闆對他非常滿意。在學校裏,他勤奮好學,是班裏最好的學生,他也非常喜歡讀書,而且修煉法輪功後他精力充沛。

早在一開始修煉的時候,他就停止了吸毒、抽煙,也不再喝酒了。眾所周知,吸毒的人要想戒毒非常難,特別是心理上對毒品的依賴要想完全戒去非常困難。尼克拉在修煉法輪功前曾有機會在一次三個月的徒步旅行中停止吸毒和喝酒,但是回到家後,他又漸漸開始吸毒。在看過《轉法輪》一書後,他知道修煉人是不應該抽煙喝酒的,於是就決心戒除毒品和酒精。就這樣他再也沒有接觸過毒品、香煙和酒精。而且再也不需要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結交朋友了。

在修煉中他也越來越明白如何為別人著想。在上數學課的時候,他的同桌對老師講的內容一直不太明白,而他則是很快就能理解了。所以同桌就經常問他各種問題,剛開始的時候他總是儘快的解答,以保證自己不落下老師講的內容。可是漸漸的他發現,這不是真正的為別人著想,不是真正的善,於是他就開始耐心的向同桌講解,哪怕有時會落下一些老師的話,但是對他而言,能夠讓同桌真正的跟上課程更為重要。

傳播真相


尼克拉(右)向路人發真相傳單,希望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功是甚麼以及法輪功學員正在中國遭到的迫害

就在尼克拉第一次得到法輪功信息的攤位上,他看到過很多中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照片,他覺的:「非常駭人,沒想到還有這麼糟糕的事情發生。」在修煉後,他也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向更多的人講述真相。他參加反迫害的遊行,申請信息攤位,利用自己休息時間向路人發送法輪功的真相資料。

對於他而言,做這一切就如同是履行自己的義務一般理所當然:「告訴瑞士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現狀,以便迫害能早日結束,就如同是我的義務一般。我們修煉『善』,那些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和我一樣都修煉法輪功,都按照『真善忍』生活,做個好人,我又怎能對他們遭到的迫害坐視不管呢?」

不僅僅在瑞士,他也在其他的國家參加過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活動,讓更多人來了解真相。因為不僅僅是瑞士人,世界各國的人都可以通過了解真相後幫助制止迫害,這沒有國度的限制。他還特別希望能夠面對面的向中國人講真相

為中國人而來

當得知另一位瑞士法輪功學員要去香港的消息後,他也同行了。剛到香港那個著名的旅遊景點時,來來往往的大巴士和熙熙攘攘的中國人讓他有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因為在德國長大,現在瑞士生活的他還未曾見過這麼多的人,而且大部份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中國人。剛開始,讓他去向這麼多的中國人發送真相資料,對他而言是一個挑戰。

但是很快他就適應了,一開始的時候他和那位瑞士學員去向中國人發送系統客觀闡述中共六十年來種種暴行的《九評共產黨》,但是因為他們倆都不會說中文,所以也無法和那些中國遊客交談,所以他們就改變了方式,高舉寫有各種真相內容的展板,讓中國人能夠閱讀上面的內容。特別是那些已經上了車的人,他們繞著巴士走,讓車上每個人都有機會看到展板上的內容。

一開始的時候,他看見有人將真相材料扔掉,或者有導遊將真相材料全部收走,他會有些生氣,那可都是法輪功學員自己花錢花精力編印出來的。但是後來再看到同樣的情形,他感到一種痛心的感覺:「他們不能看到真相是一件讓人傷心的事情,不是嗎?他們受到了中共的欺騙,我知道真相對他們的重要性。我看過有人剛開始看展板的時候他們還在笑,可是看著看著,他們越來越認真,有的人還拿著相機將展板照下來。我能夠感受到他們了解到真相後的喜悅。」他認為,其實很多中國人或多或少的知道中共的不好,可是沒有人能夠向他們證實,所以在海外看到這樣的真相對他們而言是很重要的。

尼克拉一直在存錢,希望今年能夠再去香港,向中國人面對面的展示真相。在修煉法輪功後,他覺的中國離他似乎近了,他了解到中國悠久的傳統文化,也更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他希望中國人能夠不再受中共謊言的欺騙,能了解更多的真相。

如今尼克拉生活的充實而輕鬆,他正在逐步實現自己的夢想,繼續自己高中的學業,打工養活自己。每週他都會去看他長期住在療養院裏養病的媽媽,有時也會為媽媽讀《轉法輪》一書。聽著他讀書,媽媽不僅更理解他為甚麼為制止迫害所付出那麼多的努力,而且身體情況也有所好轉。

「法輪功給我帶來了很多,我無法用言語來說明。修煉法輪功讓我發現了自己很多行為上、性格上、以及內心深處不易察覺的不好的地方,並給我不斷修正自己的動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