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半生 今朝終無遺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明慧記者葉靈輝多倫多報導)陳仲烈現在居住在多倫多附近的一個小鎮,一家三口過著愉快清新的日子。一九九六年他們一家移民到加拿大,十多年的時間裏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發生,但是真正使他的人生觀發生巨大變化的還是二零零八年一月間看似偶然的一念。

陳仲烈從小就是一個宇宙迷,宇宙的奧秘總會像磁鐵一樣的吸引著他。長大後曾經練過氣功,研究過佛經,修過密宗,也上過基督教教堂。從小到大的尋覓,如今終於有了結果。

天生關心宇宙人生事

陳仲烈小時候常想宇宙空間的事,宇宙怎麼形成的?誰創造的?有沒有邊界啊?等等,甚至做夢都想當宇航員。一九八八年他聽氣功報告時,開始對氣功感興趣。後來覺得氣功只是用來祛病健身的,因為覺得自己年輕身體健康,就放棄煉功了。

一九九零年他出差到福州,去了一趟鼓山寺,買了幾本佛經回家看,一下對佛教就感起興趣了,「啊,佛經這麼好,還有極樂世界這麼好的地方,能過去多好啊。」後來他到廟裏買了更多的佛經,讀了很多經書及與佛教有關的書籍。隨著對佛教認識更多後,知道要到極樂世界去,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還發現,經書講到關鍵的地方往往就沒有了。他說「就像連續劇缺了最後一集,看哪部佛經都有這種感受。」

一九九六年他來到多倫多,很快就在一門中開始修煉,一直到一九九九年。「後來覺得不對勁,比如一說開財神法會,大家都去,好像都是利益驅使,不純。法師講的頭頭是道的,搞財神法灌頂,好像你明天會中大獎,參加法會灌頂的回家趕緊買彩票。」陳仲烈說,「漸漸我就不願意去了。」

陳仲烈好像一直都不願意停止對宇宙人生的求索,他接著就去了基督教,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他都是教堂的常客。開始的時候,基督教集會的氣氛給他的感覺很好。「了解了他們圈子裏的事情後,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純。都像是社交圈一樣,找工作啊,為了這個那個的。」他說,「到後期的時候,我已經開始讀法輪功師父的講法。」

中共迫害法輪功促使他去了解

陳仲烈說,他從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開始對中共有較深的認識,這也是要移民加拿大的原因之一。「我知道它鎮壓學生是錯的。」

二零零零年的時候,陳仲烈第一次在互聯網上看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消息,就對法輪功留意起來。「現在中共鎮壓法輪功,那我就想,法輪功說不定是挺好的東西,就開始在網上查。找到了明慧網,我就看到了《轉法輪》。當時覺得氣功是很低的東西,就沒往心裏去,看了一部份就放下了。」

後來看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瑞士、新加坡等各地的講法,陳仲烈被打動了。「真能打動我的地方,是講到宇宙的結構時。我覺得這個人真了不起,能說出這樣的東西,他怎麼能知道這麼多東西呢?宗教裏面沒有的東西,他都能講得更清楚。」他說,「這麼高的師父怎麼會到人間來,我心裏還是沒譜。不過,這麼多人在煉,覺得也不太可能是假的,就一直跟著看下來。」

「後來經常感到師父的講法就像在說我一樣,不斷的看時,慢慢的覺得自己的思想在轉變。八年中就是不斷看師父在各地的講法,一發現網站上有新的經文發表,馬上就看。」

修煉法輪功 美妙自在不言中

陳仲烈雖然從小對宇宙人生那麼感興趣,命運卻使他讀了經濟管理專業。來加拿大後他在一家汽車零件公司工作。有一次公司招Tool and Die學徒,他考上了,是三年的課程。但學了三個多月後,就跟一個老師鬧矛盾,那老師還特別針對他。

「他對我特別有偏見,說我手慢,英文不好,等等。後來我也不願意再跟他學下去,就回家了。」陳仲烈說。

都四十多歲了,找到一個這麼好的機會又失去,陳仲烈心裏很不平衡,公司同事也問怎麼回來啦。「我雖然也是實話實說,但心裏總感到很鬱悶,很困擾。一天突然就想,我煉煉法輪功吧。在二零零八年元旦,我第一次煉法輪功。」

「一煉就感覺到法輪進來了。當天晚上感覺法輪不停的在身體各個部位轉了一宿,全身發熱,一夜都沒有入睡,精神很好,也很興奮。」陳仲烈說,「就這樣一直煉了下來。我就覺得,哇,這功這麼好,身體的變化很大。」

只是有點擔心,怎麼這麼遲才開始修煉,不知來不來得及。陳仲烈說,後來一次在夢中夢到自己在一個很久遠的年代,就與師父結了緣,那時就修煉過。所以今生也要修煉。「這時覺得腦袋被打開了,再去讀《轉法輪》時的感受已經不一樣,法理就給我展現出來了,那個飛躍是非常的大。」陳仲烈說,「以前讀過那麼多的大法書籍,好像都是停留在人這層的認識。《轉法輪》中講到的磨煉心性及消業的事,也都在我身上出現了。比如太太對我發了很多無名大火。」

法輪功修煉講究在遇到矛盾時要忍,要向內找自己的原因,要把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東西去掉,才能提高上去。陳仲烈說,他現在已經會在講話或做事前先考慮別人的感受,估計一下別人能否接受的了。

陳太太對記者說,她確實在她先生剛開始煉法輪功時,與他吵過多次,那時先生也反駁。「不過現在我對他發脾氣時,他不吱聲了。」

去年第一次去紐約參加法會,陳仲烈見到了他的師父──李洪志先生。陳仲烈把一套完整的大法書籍請了回家,都讀了一遍。他說讀法時,很多法理感覺是從自己心底冒出來,很殊勝。

「現在腦袋好像變得簡單了,心裏很靜,感覺像一湖平靜的水,一點波瀾都沒有。有時候回過頭來一看,就覺得人的東西灰茫茫的一團,肯定是不能回去了。」陳仲烈說,「身體的感覺也很殊勝。灌頂的時候,有時感到一股熱流呼呼就從頭頂下來了;身體各個部份常感到能量流在旋轉;不管是在煉功或不在煉功,都能感到。在小腹部位法輪旋轉的時候也時有感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