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印證法輪大法是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我叫周新(化名),是遼寧人,現年60歲。我想用我的故事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

大法和師父給了我新生

我身高一米七四,女人長了個男人身。得法前,性情非常剛烈,說話大嗓門,凡事都要咬個尖,為了點小事,都要和人鬥來鬥去。因此,年歲不大,落了一身病。我不但患了心臟病,貧血,肝炎,膽囊炎,肝膽結石,還得了精神分裂症,嚴重時說休克就休克。中西藥就是我的家常便飯,整日裏生活在病痛折磨桎梏之中。為了治病,我跑了多家醫院,也無濟於事;為了治病,求仙問道,並且還去了某基督教會,其結果還是徒勞。為了暫時解脫痛苦,還染上了無節制的吸煙及喝酒的壞習慣。特別是對於煙的執著,不吸「大老旱」(煙名)就覺得不過癮。我可以一天不吃飯,可不能一天不吸煙。我經常想到死,想到自殺了卻自己的一生。

在這痛不欲生,對未來根本不再抱任何希望的時候,1996年春天,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喜得大法。大法不僅僅是改變了我的人生,而是讓我獲得了新生。

得法後,我和幾個同修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一起參加小組學法,一起晨煉,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心性在不斷的提高,心胸的容量在不斷的擴大。師父講:「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師父還說:「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轉法輪》)當我立下了洪願大誓,跟師走,堅修大法到底時,奇蹟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啦。原本根本就不可能治好,只能在病痛的折磨中走到人生的盡頭的那些病,得法不長時間,師父徹底給我淨化了身體,各種病狀全部消失,真的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並且三十年的吸煙歷史,從此也劃上了句號。真想上大街上喊:是師父救了我這個業力纏身的人,我沒有花一分錢,我的病真的全好了!得法後僅半年,我的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二十六斤增重到一百八十二斤,真的是走多遠的路,幹多重的活都不感覺累。

通過自身的變化,我真正悟到,法輪佛法是科學,是超常的科學。

師父保護了的手

身體康復後,我開始工作,我工作的單位是紙箱廠。工作用的機器設備是三個圓的鐵滾子,它們的排列順序是這樣的,下面是一個大的鐵滾子,上面是兩個像爐筒子一樣粗細的鐵滾子對著轉動,這兩個鐵滾子中間沒有多大的間隔。比如說一根八號線伸進去,瞬間便會擠扁。我在工作時,手上得戴著一副很厚的皮手套。一天,我發現兩個轉動的滾子上面有一雜物,本想用右手把雜物撥拉掉,沒成想,手指剛一伸過去,被轉動的滾子一下把手指絞進去了。我本能的用勁往外拽手指,手指被拽出來了,但那手套的手指被齊刷的切去了,當時手指也被擠扁了,但不覺的疼。我的同事見此一幕,都嚇壞了。大夥都圍著我關心的問:「手指還能不能動?能不能打彎?」我說:「沒事。」搓了幾下,照常工作。同事都感到非常吃驚,覺的不可思議,並私下裏議論,「難道她的手是鐵打鋼鑄的不成?」我心裏明白,是恩師在保護我呢,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完整的手。

現在還有這樣的人!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下班回家,騎車騎到站前拐彎處,迎面來了一輛開的飛快的摩托車,一下把我給撞上了,撞的狠,自行車撞碎了,我也昏死過去。醒來後,我已經在醫院裏了。睜開眼,我說的第一句話便是「我沒事,我是修煉法輪功的。」話音剛落,在場的人就發現我被搓傷的右臉,青腫塊在變小,在往回退。大家就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搓傷的右肩和上臂右邊雖說還疼,但我堅信無大礙,堅信師父就在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呢。

我想,作為一個修煉的人,自己的業,自己的難還會有。通過這次事故,自己不是又償還了一個生死大業嗎?從這個角度上講,我怎能怨恨把我撞倒的人呢?再說他們也不是故意的。隨即對撞倒我的那對騎摩托車的夫妻說:「你們走吧,我是煉功人,我不會訛你們的。」那位妻子被感動了,立即掏出一千元人民幣,作為修車及醫療賠償,並拉著我的手,千恩萬謝說了一番感謝的話,還把自己的住址及姓名告訴了我,說「今後有甚麼事,隨時找我們。」因當時迫於孩子們及親屬的壓力,暫時把錢留下來。我身體康復後的一天,按照他們留給我的地址及姓名搭車去找這對夫婦,要把錢退還給他們。可我找遍了整個村,打聽了不少人,都異口同聲說:「我們村沒有這個人。」原來他們留給我的地址及姓名全是假的。可見現在人的道德水準到了何種程度。

當我向村民說明來意,大家都用奇異的眼光看我,說:「現在這個社會還有這麼好心的人。」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要求我們這樣做。」

只有在大法中修煉才能使人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這印證了「法輪大法是正法」。

孰正孰邪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晚九點左右,我在家被撫順市公安惡警綁架。因為是夜間,辨不清方向,不知道他們把我送到了個甚麼地方關押起來。剛進屋,便由一個女看守扒去了我的衣服,進行搜身,實際上是想從我身上搜到錢物。完全和劫匪對被害人一樣。我親眼見到他們從一位女法輪功學員身上搜走了二百多元錢;又從另一位同修身上搜走五百元錢。一位紅透山的同修對我說:「這是甚麼世道,在綁架我時,把我們家僅有的二萬元錢存摺都搜走沒收了。」

更殘忍的是,如不放棄信仰,就對大法弟子用酷刑。撫順市望花區的一位女同修被關進來時腿就已被打殘了。還有,清原的二位女同修被送進來時,臉部青腫,額頭上有個大勾,同修說「這是被惡警用皮鞋踢的。」還有同修的臉被電棍電的成焦糊狀,真是慘不忍睹。她們僅因為要維護自己的信仰,就慘遭如此大劫啊!她們可都是通過修煉後心性得到了提高而被社會普遍公認的好人啊!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監室裏還關押了四位「小姐」,她們有時去監獄的印刷廠勞動,回來時,有時帶回一些剛印製的書看。出於好奇,我隨便翻幾頁,發現裏面都是一些黃色淫亂的東西,十分下賤淫穢。我問她,印刷廠裏全都印這種東西嗎?她說:「不全是,也有學生筆記本之類的。」社會上所謂掃黃打非,公安辦的印刷廠竟然印刷這些下流的書刊,目地就是要把人導向邪惡犯罪。

孰正孰邪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