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的故事(一):從帝嚳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夏禹王治水是在帝堯的時候。但是有些和治水有關係的人多生在帝嚳的時候。所以我這部書只能從帝嚳說起。這位帝嚳,姓姬,名俊,號叫亡斤,是黃帝軒轅氏的曾孫,少昊金天氏的孫子。他的父親名作橋極,他的母親姓陳鋒氏,名叫握裒。這個握裒有一天到外邊去遊玩,看見了一個大人的腳跡,也和伏羲氏的母親一樣,走過去踏他一踏,哪知心中亦登時大大的感動,因此就懷孕而生了這位帝嚳。而且帝嚳一生落地,就能說話,並且自己取一個名字叫俊,這亦可見是個上天派遣下降的一位星君了。

帝嚳所住的地方,名叫穹桑。且說穹桑地方僻在西海之邊,與中原隔絕,人煙稀少,帝嚳的父親橋極又早早去世了,帝嚳生長在這個偏僻地方,幼年孤陋,可算得是個鄉下的小孩子。但是他天生成功的聰明,有些事情竟能夠不學而知,不學而能,尤其歡喜研究的是天文星辰。鄰居有一個人,姓柏名昭,本來是橋極的朋友,學問很好,只是性耽靜僻,不喜作官,帝嚳就拜他為師,常常去請教,因此學問、道德格外猛進。到得十二、三歲的時候,居然已經是一位大聖人了。那時候在中原做大皇帝的是黃帝軒轅氏的孫子、少吳金天氏的姪兒,名叫顓頊高陽氏,排起輩行來,就是帝嚳的堂房伯父。

這位顓頊高陽氏,亦是一位天上降下來的星君,他未生之前,他的母親女樞住在幽房之宮中,看見一道瑤光,如長虹一般穿過了月亮,她即時心有所感,便懷孕而生了顓頊。此刻這顓頊高陽氏,做大皇帝已經幾十年了,天下太平,四方無事,眼見自己年紀漸漸大了,將來這個皇帝的寶位傳給甚麼人呢?心裏非常注意掛念。忽然聽得他的遠房姪兒帝嚳年紀雖小,竟有這樣的聖德,不禁大喜,就派遣人到穹桑去宣召他母子到京,以便任用。帝嚳母子聽見這個消息,亦當然歡喜,就收拾行李,辭別了柏昭,跟隨了顓頊的使臣徑到帝丘京城來見顓頊。顓頊一看,只見帝嚳生得方頤、龐覭、珠庭、仳齒、戴幹,儀表非常,心中大悅,便問道:「汝今年幾歲啦?」帝嚳道:「俊今年十五歲。」顓頊聽了更加喜悅,又說道:「朕從前在少昊帝的時候,少昊帝命朕輔政,那時朕止十五歲。如今汝亦十五歲,恰好留在此處,輔佐朕躬,亦是千秋佳話。」說罷,就下詔封帝嚳為侯爵,並將有辛地方封帝嚳做個國君,但是不必到國,就在朝中佐理政事。從此帝嚳就在帝丘住下。

顓頊帝九十一歲時忽然病故,在位共計七十六年。其後顓頊的兒子禹祖被推為君主,叫做孺帝顓頊。時間不長,孺帝顓頊又生病而死,此時國家連遭大喪,百姓惶惶無主。於是,在朝在野有聲望的人會集起來商議,一致推戴帝嚳出來做君主,一則因為帝嚳才德出眾,二則顓頊帝當時早有此意,不過沒有明白說出來就是了。帝嚳卻不過大眾的意思,只得允許,就即了帝位,一切大小官員,悉仍其舊,不過京城卻換了一個,選定嵩山之北亳邑地方作為新都,叫金正、木正帶了官員先去營造,等顓頊和孺帝顓頊兩個落葬於帝丘城外之後,即便遷都到亳邑。因為他初封於辛的原故,改國號叫高辛氏。從此以後,便是帝嚳時代了。

且說帝嚳此時年已三十,娶了四個妃子:第一個姓姜,名嫄,是有邰國君的女兒,性情清靜專一,喜歡農桑之事,是個端莊樸實的女子。第二個是有娥國君的女兒,名叫簡狄,極喜歡人事之治,樂於施惠,仁而有禮,而且能上知天文,是個聰明仁厚的女子。第三個姓陳鋒氏,名叫慶都,是天上神人大帝的女兒,那大帝生於鬥維之野,常在三河東南遊玩。一日,天大雷電,一個霹靂,將大帝身上的血打出了,流到一塊大石的裏面去。後來這血化成嬰兒就是慶都。那時候,適值有一個姓陳鋒氏的婦人從石旁經過,聽見石頭裏面有嬰兒啼叫之聲,就設法取她出來一看,原來是個女的,因為她出身奇怪,相貌又好,就抱回去撫養,當作自己的女兒,因此她就姓了陳鋒氏。後來長大之後,她的狀貌很像神人大帝,因此大家知道她必是大帝的女兒。尤其奇怪的,她隨便走到哪裏,頭上總有一朵黃雲給她遮蓋,所以他人要尋找慶都,不必尋人,只要尋那朵黃雲,就尋到了。哪知不到七八年,她的養母陳鋒氏忽然死了,這時慶都沒有人撫養,不免衣食困苦。但是慶都卻並不打緊,即使十幾日沒得吃,她亦不覺餓,這個豈不是更奇怪嗎?後來有一個姓伊名長孺的人,看得她好,又看得她奇怪就收養了去,從此慶都就住在伊長孺家中了。帝嚳輔政的時候,伊長孺同了慶都來到帝丘。帝嚳的母親握裒,聽人說起慶都的奇異,叫了她來一看,頭上果然頂著黃雲,而且相貌又很好,更兼和自己同姓,因此就叫帝嚳和伊長孺說明,收她做了妃子。

第四個是諏訾氏的女兒,名叫常儀,亦是個極奇異的人。她生出來的時候頭髮甚長,一直垂到腳跟,而且也就能說話。帝嚳因為她和自己初生時候的情形相同,所以又收她做了妃子。

自從帝嚳做了大皇帝之後,他的母親握裒就向帝嚳說道:「現在既然做了天子,應該立一個皇后才是。我看你四個妃子都是好的,相貌亦都像有福氣的,你隨便立一個罷,想來其餘三個決不會心懷不平的。」帝嚳道:「母親所言固然不錯,但是兒考察天文,那皇后不必一定要立的,天文中御女星有四顆,一顆最明亮,其餘三顆較暗些,都是應養後妃之像。當初我曾祖皇考黃帝單有四個妃子,不立皇后,亦就是這個原故。現在兒恰有四個妃子,姜嫄年紀最長,就算她是一個正妃,應著那顆最明亮的星,其餘三個依次相排,作為次妃、三妃、四妃,應著那三顆較暗的星,母親以為如何?」握裒道:「原來有這許多道理,那麼隨你吧!」

且說那唐堯怎樣降生的呢?原來慶都自從歸寧之後,到了伊耆國,伊耆侯夫婦格外優待,自不消說。隔了多日,伊耆侯夫婦和慶都說道:「這幾日天氣很好,我們陪你出去遊玩遊玩吧。」慶都聽了非常歡喜,就問道:「到哪裏去呢?」伊耆侯道:「我們這裏可遊玩的地方很多,你還是喜歡水呢陸呢?」

慶都道:「女兒想還是水路好。一則坐船比較的安逸,二則風景亦似乎比山嶺來得清秀。」伊耆侯道:「那麼我們到大陸澤去吧,那邊風景很不壞。」當下議定了。

次日,伊耆侯夫婦便同了慶都,徑向大陸澤而來。一路山勢逶迤,林木蔥鬱,正走之間,忽然空中落下一塊細石,正打在慶都額上。慶都出其不意,雖則不甚痛,不免吃了一驚,往上一看,並無別物,但見一群小鳥向前方飛去,頗覺詫異。伊耆侯道:「這種鳥兒名叫『精衛』,又叫『鳥市』,又叫『冤禽』,又叫『志鳥』,原來是炎帝神農氏女兒的魂魄所化的。

「當初神農氏有兩個女兒都是慕道求仙,要想長生不老,哪知後來一個女兒,跟了赤松子雲遊四方,居然成了神仙。還有一個名叫女娃,偏沒有成仙的緣份。赤松子不去收她,她憤極了,要想跑到海外去訪求神仙。誰知到了東海,上船不過半天,舵翻檣折,竟溺死了,因此它的精魂不散,就變成這種鳥兒。它的窩都在我們國的西面發鳩山上。它們常常銜些小木小石飛到東海去,丟在海中,要想填平東海,以洩它溺死之恨。它們一生一世,除了飲食倦臥之外,就是做這件事情,歷代以來,子子孫孫,無有休息間斷,真真是個怪鳥。我們在這一帶走路,往往給它所銜的小石打著,這是不足為異的。」慶都聽了,方才恍然。

(取自上古神話演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