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抵制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97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後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從不怠慢,感到無比的幸福充實。在這幾年的救度眾生中,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覺得非常殊勝。

2004年,江氏邪惡集團來我地區參觀、旅遊的前兩天,對大法弟子干擾及迫害,每個大法弟子的門口都有崗哨,保安手持鐵棒,沒有行動的自由。出門盯梢,鄰居都說太不像話。那天的一大早我地區的保安、國安警察都布置好了,各個路口街道的村民群眾不許隨便走動。我地十多個大法弟子都被監視,我居住的房前房後都是便衣。

早上六、七點鐘左右,我地區的幹部,來我家通知我外出或到海島上,讓我離開家。我問;「為甚麼?」回答是:「不為甚麼,就配合配合吧。」當時我就明白這是迫害,說;「不去!」他們說:「你選擇吧,去城市也好,上海島也好。」「還是不去。」

這時我的老伴上班被趕回來了。老伴說:「既然讓走那就上城市吧。」當時我心中急了,想起師父的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心穩定下來了。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洪吟二》〈怕啥〉),用正念解體邪惡講真相。我問是不是江魔頭害怕法輪功。我告訴他們:「煉法輪功沒有錯!」這時老伴使個眼色不讓說,我還繼續說:「按真、善、忍做好人道德回升。」

這時我發現路道口、窗門前都是保安、圍看的人和麵包車。我明白了:麵包車是帶我走的。我繼續說,甚麼怕都沒有了,只有裝著師父的法講真相救度眾生。你們都明白煉法輪功得到了心身的健康、家庭的和睦,社會各個階層都有學法輪功的,大法弟子在社會上都做到了做人的表率。這時老伴又說:「走吧。」我知道他害怕,「我不走,我沒錯,錯的是他們!」這時我進了廚房。因為大廳裏擠滿了人,靜下來的一瞬間,師父的法在我耳邊響起:「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馬上心定下來了,我是大法的一粒子,不能配合邪惡!如果去了是恥辱,請師尊加持弟子。

這時老伴進來,小聲對我說:「你不要自私了,想想我和孩子吧。」我馬上用話堵住了他的嘴:「我們這個家是學大法受益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吧。你要擺正關係是你的選擇,好壞你得分的清,我有我的選擇。」這時我平靜的走出廚房,我很嚴肅的說了句:「我不去,這是我的家,我有我的自由。」本地區的幹部說:「不行,這次來硬的了。」我更嚴厲的說了句:「我不去沒有錯,這是對你們的慈悲;你們硬這樣做,這是你們的犯罪,你們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犯罪。」

這時我站不穩了,坐在沙發上,十多雙眼睛盯著我,我很平靜,心裏背著正法口訣。這時保安幹部上來了,說扶著我走,七、八個人圍著我動手了,我用全身的勁掙開了。這時,惡人又說:「抬著走!」這時我的心動了,有點不是滋味,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不能去。緊急關頭,老伴大聲喊:「誰敢動!」那嚴厲正義的喊聲撼動大廳每個人。「我告訴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們想怎麼樣!」真是一場邪惡大戰。這時區幹部的手機響了叫他們回去,保安使了個手勢都灰溜溜的走了。我坐在沙發上,我的思維空了,甚麼都沒有了。

中午吃飯的時間到了,區幹部又回來了,說是領導讓他來賠禮道歉:對不起,讓你們受驚了,這是上面安排的。這時我祥和的說,這江魔頭製造了這場邪惡的迫害,你們是好人,你們是受欺騙的,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個道德高尚的人。」他很誠懇的說了句:「謝謝。」就走了。

我悟到做正了,是師父點悟了我,是師父在正法,是師父救度了在場所有的人。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