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次親歷發正念的作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時候,我與妻子、孩子去北京上訪,邪惡設了許多關卡,阻止大法弟子進京。我沒帶身份證,每個關卡都查身份證。怎麼辦呢?當時我想,一定去中南海為大法喊冤,說公道話。決心一定,等惡警上車檢查時,我就意念打出法輪,把警察阻止大法弟子的壞思想消除,當時不懂是發正念,當時令我驚喜的是,每個關卡的警察,每當查到我時就放過我,去查後面的人,這樣一路發著正念,順利的進入北京城,到了天安門、中南海……正如師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講的:「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

九九年年底,我與同修在公共場所公開煉功,被惡警劫持到看守所,惡警授意犯人迫害我,本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人的原則,默默承受著迫害。當時,我念頭很正,放下生死,還不斷的向犯人講著大法真相,當犯人頭兒有惡毒想法時,我就打出法輪,消滅犯人們的惡念及壞思想,結果是顯而易見的,犯人們的惡行沒有實施(後來才知道,是正念的威力);當惡警所謂「提審」我時,我明確告訴他們:「我對法輪功的信心永遠也不會變!你願意判刑你就判刑,你願勞教你就勞教。」(後邊那句是不全對的,但那時就那樣說了)由於正念強,警察釋放了我們幾個同修,對我無可奈何:「隨他去了!」但對另兩個同修大聲喝斥,強迫他們當場寫保證。可見,邪惡是害怕大法弟子正念的。

零三年,邪黨惡人又藉口有人舉報,把我劫持到「洗腦班」進行迫害。在被劫持的路上,我不斷發著正念,致使警察們低聲溫和的和我說話。在洗腦班上,我根本上沒有配合他們,高密度發正念,和接觸的同修切磋,共同不間斷發正念,那裏的邪惡被大量銷毀,惡人收斂了許多,環境寬鬆了很多,攻擊誣蔑大法的機器也放不出影了;開始逼迫大法弟子唱邪黨歌曲,由於我們齊發正念抵制,沒幾天就不唱了。

其實,只要大法弟子重視發正念,持續不斷發正念,邪惡是膽寒的。零八年奧運期間,邪黨惡人以保奧運為藉口,迫害大法弟子。我們鎮派出所人員,在邪惡被大量銷毀時,不直接找我,而是找我村的老百姓捎話,想談話。我叫村民轉告派出所,我不去,也不許開警車、穿警服到我家,要我的電話號碼我也不給,就不配合他們!幾次捎話來,我都不配合;我同時不斷發著正念,大量銷毀著派出所等地的邪惡。後來,我想對他們講真相,叫村民捎信給派出所頭頭,找個時間碰碰頭,像朋友一樣見面,談談話,他們竟然再沒找我。

還有一次(前幾年的事了),惡警們敲門要搶劫,我知道是派出所的,裝不知道,帶著正念喝斥他們,他們竟用膽怯的聲音回話。我們家都不配合他們,與他們講理,我與弟弟邊發著正念,清除惡警背後的邪惡,同時我打出能量,把大法資料保護起來。結果,惡警打開抽屜時,手都抖了,哪個地方有大法資料,他們就不動哪個地方,近在咫尺,他們就不去動,最後灰溜溜的離開了。

以上真實事例,都是我親歷的,寫出來與同修共勉,願所有同修都真正重視發正念,徹底解體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救度無量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