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正念正行中顯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我修煉已十多年了,回想走過的路,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磕磕絆絆走到今天,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談幾件我在修煉中所經歷的事與同修們交流,與同修共勉。

一、在黑窩期間經歷的幾件事

(一)記的二零零一年,我和同修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那個邪惡的黑窩。突然有一天,聽到師父給了我們除惡的能力「發正念」,大家很高興。但開始我還不會用,酷刑中惡警想用棍子把大法弟子打「轉化」,當時我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你小小警察不配打我。這時只見惡警舉著棍子約有兩分多鐘就是落不下來,在旁邊的大隊長趕忙說:「別打別打,這人多好啊,交個朋友也挺好。」接著晚上不讓我睡覺的惡毒計劃也解體了。

(二)一次惡警為了給大法弟子施壓,他們找話題打人,一個惡警用長把鞋刷子打大法弟子的額頭,兩、三下就起包了。這時我意念中發出一個法輪擋在其手前,再看他的手停在半空落不下去了,他的臉瞬間有了很大的變化,邪惡的表情消退了。

(三)再有一次,惡警又是找話題打人,夏天大家都穿著單衣服,惡警穿著皮鞋抬腳就踢大法弟子,剛踢三、四下,我意念中發出法輪擋在其腳前,他的腳再也踢不過去了,看他那兇狠的臉瞬間變了笑容。

(四)還有一次惡人們在開會,在打掃衛生中被我發現,因為他們的開會,就是研究怎麼迫害大法弟子,我放下手中的活,進屋發正念,一瞬間開會的惡人們全被正念打散了,像一群無頭的蒼蠅,有上樓的,有下樓的,有去衛生間的,亂了好一陣子。

(五)因為大法弟子平常都在教室裏休息,抓緊時間有的背法,也有以各種方式學法的,時間一長,惡人就想過來干擾。因為很靜,我聽見有腳步聲就發正念:讓他進不了屋,結果曾有十幾次,他們想進屋干擾就是進不了屋。

二、幾件救度眾生的經歷

(一)有一次與同修兩人去掛條幅,一路上發著正念,當掛到一個派出所時門前正好有高壓線,我們邊發正念邊掛條幅,掛完發現雖然是傍晚,所有房間全亮著燈,像白天一樣亮,整個派出所卻一個人也沒有,我們邊走邊掛,我們在路邊掛時,一輛巡邏警車從我身邊不遠處經過,卻看不見我們。

(二)一次在時間很緊的情況下,出去發了一些小冊子,卻發現小冊子沒套袋,再一抬頭發現要下雨了,我突然心生一念,千萬不能下雨呀,眾生等著看真相呢,結果第二天早上卻發現,雨一點也沒下,真是神奇。

(三)再一次我與兩位同修去貼傳單,在派出所周邊樓區裏貼,貼了一會發現有蹲坑的,還不只一個,我不慌也不怕,見著一個清理一個,清除在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清完一個走一個,等我們都貼完了,也沒有干擾了,安安全全的回家了。

(四)有幾次發資料出現了同樣的現象,在我傍晚發資料的時候,突然出現一輛出租車,刺眼的燈光把我照在路中間,我不慌不怕,內心中發出一念,旁邊有路口,拐彎吧,別干擾我,他就很快的、很「聽話」的拐彎走了。

(五)還有一次為了曝光邪惡,我和一位同修去市公安局大樓給惡人拍照,在市公安局大樓走廊裏,我們看到幾乎被公認的最邪惡之徒,被大法弟子的正念神威嚇的不敢進辦公室辦公,也不敢報自己的名,最後下樓梯時嚇的幾乎摔倒,由此看出邪惡已經很虛弱了,如果大法弟子的正念很足,邪惡的壞人甚麼也不是。

(六)那是一次在同修家,因為同修的老父親是常人他得了重病,經人介紹、我去照顧這位老人。有一天同修被惡人綁架了,隨後邪惡找到了同修的家,來了約四、五個人開著車來抄家,他們冒充物業的要我開門,他們想進屋,我不給他們開門。

他們就嚇唬我,耽誤了他們的工作要拘留我,這下露出了真面目,我不再理他們,進裏屋去發正念了。徹底解體在他們背後操控人的所有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等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他們砸了一陣子門,也沒人給開,他們看到那些辦法都不管用。就在門口留了兩個人,其餘的人還裝作開著車都走了的樣子,我也有所發覺,但我並不理他們,我繼續發正念,直到他們真的走了,家人也回來了,惡人再也沒敢來。

上述只是我的幾次經歷,當然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弟子的正信所分不開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沒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這一切都談不上。這是我個人的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