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對病業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看了今天同修寫的文章《信師信法就能闖過生死關》後,我想談談自己對病業的認識,因為前幾天我剛好也遇到了病業。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

我認為,修煉的人,只要沒有圓滿,身上都會有業力,或多或少而已。特別是我們都是在常人社會裏修煉,在常人社會生活和工作,常人社會的東西都帶著業力,有的業力還相當大。如果我們三件事情都做的很好的話,常人社會的那點業力根本不算甚麼。因為我認為大法修煉者一天能消掉很多業力。但是說來慚愧,我很多時候是不能很好的安排時間,有時是抓了這一項,落下了那一項,甚至有時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煉功。所以我發現這幾年,基本每年都要來那麼兩三次的病業,由於我根本就沒把它(病業)當回事,所以不管它剛開始來的時候有多兇猛,都很快過去了,一般不會超過兩天時間,而且只要能動,稍微休息後都要掙扎著起來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我認為這個業力有先天積攢下來的一些(師父為了讓我能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沒有給我全消掉,留下來的那部份),還有就是在常人社會中生活工作、和人接觸時,不斷沾染的一些。平時如果在做好三件事中完全嚴格要求自己,業力就會隨時在學法中、在正確對待矛盾和困難中、在日常發正念中、在提高心性中、在煉功中被消去,不會積攢到非要通過身體消業來體現(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認識,不一定對)。當然,出現病業的現象時應該馬上警覺,在修煉上更嚴格要求自己,放下執著,真正學好法、煉好功,發好正念,心在救人,總之,做的更像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如果就事論事的對待病業,不能正確對待正法修煉和個人修煉的本質區別,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

讓我無法理解的是,我們有的同修,身體一有甚麼小「病」小痛,是自己身上的那點業力,自己一點都不能承受,也不想承受,馬上就往舊勢力那推,這種想法對嗎?在這樣的想法下發正念效果能好嗎?我認為這時的念不純,就想著怎麼讓自己身上的「病」好起來,發正念效果不會好。或者用一些理由來掩蓋自己的執著,而不是馬上向內找放下執著,從此真正做好三件事,這都反而給了舊勢力迫害的藉口,加大了魔難,甚至出現生命危險。有的同修把師父講的法反面來理解,嘴上說要否認舊勢力,要連舊勢力的存在都不承認。既然是不承認舊勢力,為甚麼身上出點事情就全推給舊勢力呢?是不是太看的起它了呢?

我們有的同修,身體上一有甚麼小「病」小痛,要找來很多同修對著發正念。我們先不說這種方法管不管用;同修啊,你為甚麼要把病業擺到了那麼高的位置呢?你太看得起它了吧!師父說:「有些人修煉他覺的難很大,其實並不大。你越覺的它大的時候,它就變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甚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悉尼法會講法》)

前幾天,在公司上班的時候,大約在下午三點左右,我突然出現了類似食物中毒的症狀(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飯),可是全公司在食堂吃飯的同事都沒事,就我有事。當時的症狀來的也很猛,我硬是撐著,把手頭的工作做完,這時別提有多難受。下班坐公車,由於是從起點站上車,開始是有座位的,但我看到有老人上車,還是起來讓座。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心裏面默念著師父寫的《大法好》這首詩。除此之外,心裏甚麼也沒想。快到家門口時,我突然淚如泉湧。我看到師父在替我承受,心裏很難過,我覺的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好,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

回到家後,覺的難受的支撐不住了,渾身打冷戰,我就躺在床上睡了幾個小時,起來後除了覺的身體有點虛以外,其它的都好了,我喝了一碗粥,就抓緊時間做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以上是我對病業的一點認識,我在其它方面還修的很不好,只是對病業方面有一些體會,因此在說話的語氣上若有不善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