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次過病業關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八年七月,正值我走入修煉中來十週年的日子,我身體又出現了以前的老毛病「子宮出血」,甚至比以前更嚴重:時間長,有時流紅的水,有時是大塊的淤血。修煉以來,我有幾次過病業關,而這次是感覺最難的一次,自己略懂一點常人中的醫學知識,就時不時冒出來「得重病「的念頭,甚至去醫院的念頭,怕別人知道後,講我有病不治,起負面的效果。自己正念也發了,「漏」也找了,可是還是不見好轉,搞的思想負擔很重,不知道自己誤在哪兒。九月底和同修交流,有所觸動,明白自己一定是有執著隱藏很深,被邪惡鑽了空子,而我自己發現不了,動它不得。碰到這一難不是無緣無故的,也正好利用它來提高自己,看來到了非提高不可的時候了,如果仍然停留在原來那一層次,那邪惡就能夠著,並瘋狂迫害。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靜靜的思考,發現自己今年對奧運的執著到了很嚴重的地步,每天花大量的時間上網看有沒有甚麼「預言」,找奧運會出事或今年有災的證據,總結出來作為講真相的證據,這個心被奧運牽掛著不停的動,雖然在今年7月就有點意識到不對,但並沒有深刻反思,這樣做不對的根源是甚麼,其實這件事反映出來的執著太多了,執著於時間,希望這一切快結束,為甚麼希望快結束呢?其實還是自己怕吃苦。

另一方面,自己講真相總喜歡圍繞預言講,告訴別人災難要來了,如果時間一長,怕別人懷疑自己講的,這裏邊多少有證實自己的成份,歸根到底還是執著於自己的面子,不願失面子,比如今年發生了那麼多的災難,別人說你說對了,就暗自歡喜,甚至在網上到處找預言,找到後就作為講真相的素材。這樣做,有證實自己的成份在裏邊。尤其是今年,自己講真相時太多的講奧運不吉利,結果多少有些負面的影響。在這件事上自己摔了一個大跟頭。

在上網找預言的同時,不知不覺的喜歡上了看大法弟子常去講真相的論壇或大法弟子辦的博客,出發點是好的,選出合適的文章或網址推薦給常人朋友,或幫著頂一下,甚至也發表文章或觀點,共同講真相,但不知不覺中對這些素昧平生的同修產生了常人的情,以及看這些網站的執著心,一、兩天不看就覺的缺少甚麼,也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影響做「三件事」。

長時間存在的漏給了邪惡可乘之機,但這不應該成為舊勢力迫害我的理由,當我意識到這些後出血止住了,但隔半個月,又出血了,而且這次量很大,淤血很多,思想負擔又被調起來了,擔心被人知道,擔心家人要送醫院,就是放不下,也不知自己的根本的漏在哪。

在一籌莫展的時候,今年一月初,我又找到同修交流。這次多虧同修的幾點提醒幫我找到了自己的漏:1)思想業的干擾,尤其是長時間過不去就不斷的加強了「病」的想法,思想上擺脫不了,從而放不下「病」的想法,其實這些想法都不是我,一旦它冒出來,就應該馬上把它排掉;2)最根本的執著就是這個「私」,它隱藏的很深,這個私形成一個場把自己包圍起來,隔離開來,使自己溶不到正法之場中。修煉這麼多年,以為自己很替他人著想,做事先考慮別人,已經很不錯了,實際上卻在意識深處,藏著個「私」字,想著自己的身體好,自己的圓滿,自己的很多執著都是由於這個「私」。而我們是新宇宙的生命,就得符合新宇宙的標準,那是為他的,真正認識到現在在人世間的目地就是救人,而不是個人的圓滿。在這救人的最後時刻,不能讓自己被病業牽掛著,還有很多有緣人等著我去救啊!

找到根本的執著、根本的漏後,很快血就止住了,一切恢復正常。我心裏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我知道師父也等著我儘快能從病業中走出來,好救助世人。同修的幫助使我又一次感受到整體的力量,尤其是同修在電話中最後一句話「你一定行的」,給了我很大信心。

這事對我身邊的人影響也很大,尤其是我先生(常人),這次思想轉變很大,他是我碰到的最頑固的人,差一點就為我修煉而跟我離婚,這幾年逐漸有所轉變,這次他親眼見證了這個奇蹟,不再反對我煉,而且以前給他講「三退」,他根本不接受,這次趁這個機會再給他講,他接受了。

把自己這次經歷寫出來,一方面是對自己修煉過程的一次總結,另一方面我發現我身邊也有個別同修長期處於「病業」當中,別人幫助發正念也不起作用,關鍵還是自己有漏,讓舊勢力鑽空子,還有就是多學法,而且不能流於形式。「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