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同修不應有「分別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我被綁架到縣看守所,與一不熟悉的一位同修住了兩天兩宿。當她聽說我今天就出去,一方面為我高興、一方面語重深長的說:「你能出去這太好了,你出去後,在外面也一定能把我營救出去」。聽完同修對我那寄予重託和信賴的話,我當時心裏不知是甚麼滋味?總感到有一種很強的責任和肩負的使命。

我出來後,熟悉我的同修都來看我,並對我說:「聽說你被綁架進看守所,這給我急的,別的我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你多發正念,一直到把你發出來為止。我這才算放心了。」聽了同修的這番話,我深知同修對我的關心和為我所做的付出,我真從內心感謝同修的配合、營救。

此時,我當然沒有忘記在看守所與己共患難的那位不熟悉的同修。於是,我開始投入發正念營救該同修的工作。可不長時間,我聽到那位不熟悉的同修竟被秘密劫持到監獄遭迫害去了。我當時痛苦極了,幾天來,吃不好、睡不好,同修對我抱有那麼大的希望,我卻沒有做到,我自責自己,為同修發正念我也做了,為甚麼還會這樣呢?我反思自己向內找,究竟有甚麼心障礙著對同修的營救?我終於發現:我為該同修發正念,總是不能入靜,發的時間也不短,好像完成任務似的。再往深挖一挖,挖到了一顆未放下自我為私的「分別心」,把我和同修間隔開來,因為她是自己不熟悉的同修,雖然在行動上、在行為上我也在做營救同修的事,可是心境和基點,沒能完全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那麼入心、那麼入靜,由此我想起我出來後,熟悉我的同修,對我說的那番話來:他們對我能那麼用心去發正念,可對不熟悉的同修是不是也這樣用心、用力去發、去做了呢?

於是,我由自身想到了整體,我悟到:「分別心」是整體配合的大敵, 營救同修更是如此,如果我們真的沒有了「分別心」,形成了整體,邪惡也就鑽不了空子、就迫害不了我們,我們的同修也就當然不會被非法判刑、勞教、關押迫害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