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分別心 慈悲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9日】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們都認識到,在正法修煉中我們自始至終都要修好自己。近來我看到自己還有比較重的分別心,不僅給自己帶來煩惱,也不利更好的證實法。例如,我有兩個孩子,一個孩子比較乖、比較聽話,看著心裏就比較高興;另一個孩子就不怎麼聽話,看著心裏就有煩躁情緒,缺乏耐心,很容易發火。這種常人式的喜好是人情,根本不是修煉人應有的慈悲。

在修煉前,自己就比較欣賞嫉惡如仇的俠義之氣。修煉後,對於常人社會中的事情,自己也往往用常人中形成的觀念來分析、判斷,看符合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完全陷入了常人的思維。

在對待同修時,還不能一視同仁,也存在比較明顯的分別心。例如,對比較熟、說得來的同修,就願意交談、交流,對於其他同修就不太想交流;對於看的比較順眼的同修,說話語氣也比較親切,對覺得缺點比較明顯的同修,說話語氣也不是很善,心中有反感。

這種分別心有一段時間在講真相中表現還比較突出。如果一個人能夠聽進去真相,心裏就覺的高興;如果這個人聽不進去真相、抵觸真相心裏就不高興,甚至覺得這個人完了,沒救了。後來通過學法意識到了這一點,現在已經好多了,儘量用慈悲善念對待一切。

從法中我們知道,舊勢力是用非常極端的方式來區別對待眾生的。師父洪傳大法,以無量慈悲要救度一切眾生。而舊勢力對於它們看不上的生命和大法弟子,就想方設法要淘汰他們,不讓這些生命能夠進入新的宇宙,從而對正法造成干擾和破壞。這也從一個側面體現出舊勢力的邪惡。

大家知道有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就是有的學員對不認識的人講真相效果比較好,可往往對家人講真相反而效果不好,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不能像對待其他生命那樣一視同仁的善待家人,摻入了親情,自身的不純就不容易出現好的效果。對此,我也深有體會。

分別心在其他一些同修中也有表現,在其它一些方面也有表現。例如,台灣的一些學員在藍綠問題上,出現了分別心,給救度眾生增加了難度。師父講過,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師父的親人,我們怎麼能夠對師父的親人區別對待呢?當然正法有正法的標準,作為我們來說,只有救人的份。

又例如,在反迫害與營救同修中,有的同修對本地區的、認識的或身邊的同修營救和反迫害就比較積極,而對不認識的或其它地區的同修遭受迫害,就反應比較麻木,揭露迫害、講真相、要人就容易懈怠,不太得力,往往也是虎頭蛇尾。國外有的同修覺的中共在中國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離自己比較遙遠,自己也感受不到,對反迫害和營救大陸同修的認識就沒有那麼清楚和迫切,反應遲鈍,不是從法理上明白應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而是依賴於負責人和請示。這種現象時有發生,例如,在中共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被揭露出來後,不少學員表現比較麻木,從而失去機會,讓邪惡鑽了空子;自四月份「調查真相委員會」成立以來,從重點揭露中共秘密集中營及其它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轉到以徹底制止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邪惡場所關押大法弟子為目標的全面揭露迫害,海外學員也普遍沒有重視。而海外學員普遍不看明慧網上揭露迫害的文章,這是不是也阻礙了國際社會對迫害真相的深入了解?海外學員是不是真該好好向內找一找?我們知道我們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對任何一個人的迫害都是對大法的迫害,對整體的迫害,而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大陸,那麼大陸大法弟子的修煉、講真相、反迫害的成度和大陸大法弟子的安全就非常重要,是不能被干擾和破壞的。

我們所有大法弟子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證實法,救度眾生,同時修好自己。由於國家、民族、地區、親疏遠近、甚至不同項目而出現的分別心也在大法弟子中造成了許多間隔,削弱了我們整體的力量。去掉這種分別心,自然就能使我們更好的協調成為一個整體,在反迫害、營救同修和救度眾生中就更有威力,更有效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