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間隔」因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6日】我與某同修已有好長時間未見面了,在這之前她拒絕與我接觸。當我知道她的用意後,很有想法,下決心不想再理她了。估計她可能不想修了,別再跟她浪費時間了。那麼就這樣放棄她嗎?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們為她打印的一本已在我這兒很長時間了,是否給她送去?既然這樣,別管了,我拿起這本書開始看起來。

當看到有關「間隔」因素那段內容時,心裏一下子豁然開朗。很多困惑不解的問題一下子明白了。我和同修間的問題不就是「間隔」因素造成的嗎?接著連串的「間隔」現象全反映在我的頭腦中。以前我還用人心在衡量這問題。

聯想到近幾個月來,在正法形勢進展很快的情況下,有個別同修對九評和退黨反而疑惑不解,說三道四,極個別的竟然放棄不修了,當時僅僅想到的原因是這些人平時學法差,關鍵時不行。還主觀的認為這又是一次大浪淘沙,該淘下去就淘下去吧,甭費精力管他(她)們了……想到這兒我感到慚愧,意識到自己對此問題並沒有在法上認識,而是用人心揣摩。師父慈悲,一個弟子都不想落下,為甚麼我非要被舊勢力和邪靈的奸計左右呢?它恨不得所有大法弟子都放棄修煉才好呢,舊勢力雖然被清除已經所剩無幾了,可它殘存的「間隔」因素還在操控人起作用。我初步認識到我和同修間被「間隔「因素所制約。它是修煉路上一大障礙,一定要認清它,揭穿它,解體它。我思路基本形成。

下午我去了同修家,就此問題進行了切磋,相互間有認識,有鼓勵,有提高。這期間,解體不少另外空間的「間隔「因素。

晚上燈下,我開始深入學法加強認識,整理思路。午飯後開始寫草稿。今天中午丈夫喝了很多酒,而且罵咧咧要出屋溜達。我當時仍在寫,他的火氣越來越大,異乎尋常的大嚷大叫,找茬罵我。我意識到這是邪惡因素在起作用,操縱他干擾我企圖阻止我停下。我放下筆發正念,他消停了,在桌邊睡著了。當我接著寫時,他又醒了,還吵吵嚷嚷。

平日裏我只知道這個「間隔」因素操控別人,從來沒找找自身存在的問題。平時我的家人不讓同修來我家,我就不讓任何同修來我家,我的家人不讓我與同修接觸,說是好心,擔心我的安全,我也贊同這意見,幾年來因為這個原因不與周圍鄰邊的同修來往接觸(開頭提到的那個同修除外,因她和我曾是同事,是朋友)。還美其名曰「天馬行空獨來獨往」、標榜自己是「個體修煉者」,這些都不在法上啊,哪裏想到這些「間隔」因素在我家落了腳,在我身上安了窩。同修拒絕與我接觸,是我自身的問題造成的。當我認識它解體它時,丈夫的情緒恢復了正常,安靜的睡了。我一氣呵成,完成了這篇文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