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別心與慈悲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今天我到本地區的公安分局辦常人中的事,一看到穿警服的人心裏就不舒服,結果事情辦的很不順利,且多用了很多時間。我覺的很納悶,就向內找自己:到底我哪裏做的不對呢?想來想去,發現自己一直有一顆分別心,沒有把警察也當作普通的眾生來對待,而是把他們都當作惡人並在心裏加以排斥。其實那個辦事的警察只是普通的民警,也許並沒有做過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可是我對這個其實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卻一點慈悲心都沒有。這怎麼能算是一個大法弟子呢?再深挖下去,發現這個分別心的背後其實就是骯髒的私心:覺的這個人對自己不利就加以排斥;相反,看到符合自己觀念的人就心情舒暢。這都是為了自己呀!

再仔細挖下去,發現自己平常在學校也是這樣:對於已「三退」並明白真相的人或對自己好的人就很願意與其打交道;對於被邪黨迷惑很深的人就從心裏感到厭惡,甚至當聽說他們遇到不順心的事時心裏還暗自高興,認為這樣的人就應該甚麼都不順,而不是為他們還沒有得救而難過、著急。這真是一點都不慈悲呀!

我又想到了師父,師父那麼慈悲的對待一切眾生,為一切眾生承受了那麼多,而有些眾生還在對大法犯著罪,可是師父對於破壞大法的特務還是用慈悲對待。師父完全是為他人好。

想到這兒,我想我一定要去掉這個不好的分別心,以後若在街上看到戴紅袖箍的、保安、警察或者是被邪黨矇蔽很深的人,都要用慈悲來對待,真心為他們好,希望他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其實有些時候自己保持慈悲的狀態、沒有用分別心對待表現不同的眾生時,我發現救度眾生的效果很好。比如有一次在公車上看到有兩個中學生在談戀愛,行為舉止很不檢點,開始我心裏還感到厭惡:小小年紀怎麼這樣?可是轉念又一想:這不慈悲啊,他們是不明白才這樣啊。於是我換了一種心態,清除阻礙他們得救的邪惡因素,心中充滿了慈悲。後來我和其中的女孩一起下車,跟其講了「三退」的事,她欣然退團了。還有一次遇到街上獨自走著的一個小女孩,身上長滿了紅斑,有點嚇人。不過我克服分別心和她說話,給她退隊,教她念「法輪大法好」,孩子很認真的記住了。

還有一次,看到街邊一個中年男子在要飯,五官不完整,身體也不完整,鼻子、嘴都只剩了一半。第一次我沒忍心看他,第二次再見到他時,我想到了現在的人都不簡單,他也是為法而來的呀,雖然相貌是這樣,可是他很可能代表了無量眾生。於是我蹲下身去,給他了一枚真相幣,給他退隊,讓他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他也照做了。

當我們沒有了為自己的分別心、私心,那就是慈悲常在的狀態,就能起到救度眾生的巨大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