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

  • 寫給中國大陸警察、法官、檢察官們

  • 青嶺鄉派出所白所長: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

  • 給河南潢川縣政法委書記祁登艦的信

  • 寫給中國大陸警察、法官、檢察官們

    俗話說「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中共在即將崩潰瓦解之際,對我中華民眾發起瘋狂的掠奪、鎮壓和殘害,其中對法輪功的迫害尤為嚴重。而中共用來鎮壓與迫害的工具,就是你們這些中共專政機器中的幹部、警察們。

    歷年來的政治運動中,中共在傷天害理的殘害著成千上萬的民眾之時,作為具體的實施者的你們(當然也包括中共的各級黨政幹部們),同樣也是受害者。因為是中共在逼你們犯罪,利用各種手段迫使你們對自己的鄉親舉起屠刀,讓你們對中華民眾犯下罪行,為此,你們最終將受到人間法律,特別是上天的嚴懲。

    其實你們心裏比誰都更清楚,在中共統治的幾十年來,你們少有履行除暴安良、維護社會穩定和公正執法的職責,大多數情況下是在對付善良的民眾,你們維護的只是中共的權力。

    你們肯定知道,法輪功修煉者是信奉真善忍的,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要不然,自九九年以來,在遭受如此慘烈的迫害下,會有多少個「楊佳」出現?對於這些善良人群的迫害,你們也不會是心甘情願的把?不都是要「聽黨的話」的名義才去幹的嗎?從小就被灌輸「聽黨的話,黨叫幹甚麼就幹甚麼」、「一切行動聽黨指揮」……可是你們認真的想過沒有,「聽黨的話」的後果是甚麼?別忘了,中共是在迫害完好人後,又玩弄「卸磨殺驢」、「兔死狗烹」手段的老手。回顧中共的歷史,每次政治運動後,那些「聽黨的話」為其衝鋒陷陣的人們,都沒有好下場。下面僅舉幾例(詳閱《九評共產黨》):

    國軍起義人員:在國共內戰時期,有許多國軍將領受中共所描繪的「共產主義天堂」所矇騙,率隊倒戈,致使中華大片江山落入中共手中(只憑武力共軍怎會是國軍對手?)然而就在中共奪取政權後不久,中共就針對著這批倒戈者們發動了「肅反」、「鎮反」運動,將他們統統腦袋搬家專政掉了(屠殺大約200萬人)。

    知識份子:在中國人民浴血抗戰中和勝利後,中共利用各種手段,謊言和虛假的承諾,欺騙了中國廣大愛國知識份子,讓他們為其在奪取政權中效盡犬馬之勞。然而中共奪得政權後的一系列所做所為,令這些曾經為它賣力的知識界大失所望。於是,1957年毛澤東便號召知識份子「大鳴大放」向黨提意見,實為「引蛇出洞」,隨即反過來進行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反右」運動,對這些知識份子進行鬥爭。別人說這是「陰謀」,毛澤東得意的自稱「陽謀」,並說「秦始皇只坑460個儒,我要坑4萬6千個儒」。據官方公布的數據反右中受迫害人數(右派)為50多萬,而中共內部消息說是102萬。中共以此殺雞儆猴,令中國所有知識份子對其磕頭膜拜。那些知識份子可是中華民族的真正的精英啊!自那以後,作為中共治下的知識份子這個階層斷了脊梁。這就是相信共產黨、追隨共產黨的人們的必然的可悲下場。

    愛國學生:文革中的紅衛兵在中共黨派鬥爭中打著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為毛派在各地「奪權」,他們瘋狂過後,就很光榮地送到農村接受「再教育」,享受「二等公民」待遇。

    當年在「五四」運動中,北洋政府雖出動了警察,卻只用了水槍和警棍驅散那些憂國憂民、充滿激情的愛國青年,抓捕了幾個領袖人物而已。而在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那天,那些「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學生們,恐怕怎麼也想不到他們的愛國行動會遭到他們所熱愛的那個黨出動軍隊,使用機槍掃射、坦克碾壓的對待,頃刻間,多少鮮活的生命成了失去了生命變成了肉醬?中共的殘暴程度遠遠超過了「萬惡的舊社會」多少倍?!

    共產黨人:中共不僅對民眾進行屠殺,自己內部 的鬥爭也異常殘酷。就是一些領袖人物和為其奪權立下汗馬功勞的重臣也未能倖免,其代表人物有:陳獨秀、博古、張聞天、張國燾、王明、劉少奇、彭德懷、賀龍、林彪、胡耀邦、趙紫陽……現在,雖然有的翻身了、有人平反了,但有些人現在還為中共的罪惡背著黑鍋。

    幾十年來,遭中共迫害的可以說包括了中國社會各個階層的人民大眾,特別是在一九九九年,它將黑手伸向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與世無爭的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自此,我們可以斷定,中共,是個徹底的反中國人民的邪惡的獨裁流氓政黨。

    你們想過沒有,為甚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命令由當初公開叫囂轉為現在秘密傳達?就是因為廣大法輪功學員在民眾中進行了講真相,不斷地戳穿中共的謊言、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喚起越來越多世人的覺醒,也讓全世界所有自由民主國家看到了所謂改革開放了的中共,仍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法西斯政黨,從而使越來越多的外國政府和民眾站出來對中共進行譴責,呼籲中共停止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明一套暗一套,這也是中共慣用的欺騙伎倆。

    如今,中共高官們也深知中共將亡,因此紛紛將家屬、子女和財產轉移到國外,隨時做好外逃的準備,稱為「後路工程」。那麼你們的後路找到了嗎?中共倒台時你們何去何從?

    大法弟子本著修煉人慈悲救人之心,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你們「天滅中共、三退保命」,這就是給你們指出後路,以免在中共崩潰瓦解時成為中共的陪葬。

    中國大陸的警察、法官、檢察官們,不要再聽命於中共,成為鎮壓國民的幫兇,真正履行 「除暴安良、維護社會穩定、維護法律公正」的職責,停止對中華民眾的迫害,立即無條件釋放被你們非法關押的所有法輪功學員。

    放下屠刀,回頭是岸,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才是你們的唯一出路!


    青嶺鄉派出所白所長: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

    青嶺派出所白所長,

    不知你對法輪功了解多少,自從上任以來,你一直跟隨江氏集團,迫害著青嶺鄉的法輪功學員。

    記得是白所長剛上任青嶺鄉派出所所長不久,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夜晚,你帶領幫兇五人闖入群利村法輪功學員吳寶旺家裏,把正在睡覺的吳寶旺非法抓走,第二天送往雙城看守所進行迫害。五月十六日,吳寶旺被迫害致死,留下了年輕的妻子和年邁的老母親。

    當年四月二十日你又帶領手下到周家鎮非法逮捕了正在周家鎮打工的益勝村張淑芬,並把她送入哈市女子監獄,判刑六年,在哈市監獄裏張淑芬多次遭到迫害,上大掛,晚上不讓睡覺,超長時間強迫勞動等非人迫害,張淑芬的丈夫石左生被通緝,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給張淑芬的家人及親屬造成了極大的痛苦。

    同時你一直在派人到處打聽石左生的消息,二零零四年,你又勾結哈市公安,將去哈市親屬家串門的石左生非法抓捕,並親自送往長林子勞教所勞教二年。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卻被你們迫害的妻離子散。

    對其他法輪功學員你還採取蹲坑、抄家等手段進行干擾迫害。記得一次你派劉正武開車到夏士民家裏,當時夏士民不給劉正武開門,劉正武告訴你後,你親自帶人讓石老大開車到夏士民家,逼迫夏士民開門,闖入屋內。夏士民和你們講理,你恐嚇夏士民,要給他戴手銬,你威逼夏士民,其他人在夏士民家裏亂翻一陣,最後搶走了夏士民在牆上掛的法輪大法師父法像。

    你還帶人到陳家屯法輪功學員陳繡華家裏搶走了大法書《轉法輪》;到許桂芝家裏搶走了大法書和錄音機;到林秀茹家裏搶走了煉功帶,當時把林秀茹的女兒嚇得直哭,你們卻像沒看見一樣。

    你還多次到大法學員閆春華所在單位學校去找學校領導,給學校領導施加壓力,製造矛盾,干擾學校的正常工作。不但如此,你還多次給她的家人施加壓力,製造家庭矛盾。給家人及其親友造成精神創傷。

    在奧運期間,你又不分是非,執行所謂的命令,給法輪功製造謊言,並派人到大法弟子家門前蹲坑,你還親自與李守信到大法弟子家去干擾,這已經構成了侵犯人權的犯罪行為。至今還沒有醒悟,你開車到各地摘條幅,撕標語。

    在2008年年底,你和雙城安裝有線的人員勾結,在各鄉村搶奪百姓的私有財產──接收器大鍋十幾個之多。你罪行累累,昧著良心幹了許多人神共憤的壞事。

    白所長,作為一個警察,你們的天職是懲惡揚善,身為執法者本應用人民給予你們的權力保護人民的利益,維護人民的信仰自由,維護社會治安,而你們卻善惡不分,真正違法犯罪的「吃喝嫖賭,貪贓枉法」的你們不管,專門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民眾。

    白所長,你們警察不僅是「執行命令」的工具,你們也是一個有思想,有生命的人啊!為甚麼就不能用心的想一想呢?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為甚麼全世界的人們都在信仰法輪功!

    法輪功自1992年在吉林省長春市公開傳出,目前已經傳遍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和舒緩優美的五套功法,使上億的修煉者獲得了健康和道德的昇華。法輪功著作被譯為30多種語言,全球發行。法輪功獲各國政府褒獎3000多項。

    為甚麼法輪功能得到全世界人們的愛戴與擁護,而中共卻要極力的迫害與打壓呢?這和共產黨的本質是離不開的。共產黨的本性是假,惡,鬥,這和宇宙大法「真善忍」是背道而馳的,假惡鬥是最怕「真善忍」的。所以共產惡黨拋出了「天安門自焚」「乞丐殺人」等謊言,來栽贓陷害法輪功修煉者,挑起人們反對法輪功,來製造仇恨,打壓中國人民的良知和道德。其罪惡目的是毀滅人類,其中包括你。

    九年來法輪功學員頂著各種壓力,冒著生死在風風雨雨所付出的一切就是為了讓人們認清善惡,認清共產邪黨的邪惡本質,知道天在滅中共,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不再助紂為虐,明白善惡有報的天理,迫害好人是有罪的。

    單城鎮在2008年四月將政久村法輪功學員董連太非法抓進長林子勞教所六月份迫害致死,而迫害者:五個領導車禍死了四人,另一人殘廢。老天有眼,誰幹壞事,都得償還。所以,白所長希望你能明白是非,不要再被欺騙,參與迫害好人了。為自己,為家人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


    給河南潢川縣政法委書記祁登艦的信

    近期潢川縣發生了一件事,引起了社會關注:計委幹部張連生因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於去年九月份被非法刑拘達五個多月,本來年前已回到家中,而在你的指令下,又被抓綁架、關押。聽說是因為在他家裏搜到了法輪功的資料,你要追究資料來源,配合新一輪對法輪功的嚴打。

    張年生是潢川縣有名的好人。這一次因為你的指令,使好人張年生及其家庭又一次處於災難當中。為此我們感到震驚,為你在迷中不知真相的加重迫害法輪功,為自己埋下了禍根卻不自知而著急、痛惜,從中也看出你對法輪功及相關的問題缺乏了解或者深入了解與思考。這也是我給你寫這封信的本意和目地。

    幾年來,法輪功學員無論遭受怎樣的迫害、打壓,都沒有氣恨、沒有怨憤,只是向人們講述自己和身邊發生的真實的事情,許多人已經明白了真相。

    法輪功,又名法輪修煉大法,是佛家的上乘功法,1992年傳出,他首次向人們揭示了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也是佛法的根本。讓我們懂得了修煉與道德、修煉心性與祛病健身的關係等這些深入淺出的道理。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所以受到廣大民眾的歡迎。

    1999年7月,江澤民一意孤行的對法輪功發動了全面的鎮壓,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並採取了極端的措施和手段對付這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群體。面對邪惡的鎮壓,大法弟子始終表現了誠善和忍讓,希望有關當局了解法輪功,無數學員給他們寫信,上訪。這本身已充份體現了法輪功的慈悲胸懷和高尚境界。

    從99年7月至今,十年來,潢川縣是全國迫害法輪功較嚴重的地區之一,據不完全統計,潢川縣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198人次,被非法抄襲住宅58次,被非法長時期關押18人,被非法判刑5人,被非法送進洗腦班迫害的21人,被非法勒索罰款二十幾萬元(不開收據),等等迫害行徑,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風華正茂的大學生和年輕姑娘,有六、七十歲的老年人,有承載家庭和社會重擔的中青年,有德才兼備的知識份子和年輕優秀的政府幹部等等。被迫害的案例中他們多數都慘遭暴虐的毒打和酷刑折磨:勞教所、看守所、監獄、公安、派出所、鄉鎮政府以及私設的監獄610洗腦班都有份從中看到我們一些政府工作人員、公安執法人員、警察在所謂「依法行政」中的惡劣形像與表現。

    一、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犯法

    自鎮壓法輪功以來,以法輪功是「×教」為由,全國上下實施了抓捕、關押、拘留、判刑、勞教、酷刑!而且非執法部門非執法人員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隨意限制人身自由和剝奪生存權利的抓、關、打、開除、除名、停發工資等行為。整個過程給社會和民眾造成一種概念:法輪功是「×教」,煉法輪功是「違法」的,抓法輪功是「按法」辦事。當聽到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甚至導致死傷的事情時,一些人表現了冷淡、漠視,有的把責任推到了受害者身上。為甚麼會這樣呢?這是人們在法律上、認識上的一大誤區,很多人被懵住了,被欺騙了。

    甚麼是「×教」和「×教組織」,在中國的立法和司法上是一個空白,沒有任何法律作出明確的立法界定和法律解釋。99年10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簡稱《決定》)中也沒有對法輪功定性為邪教,可是卻含糊其辭的授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國家安全、司法行政機關各司其職共同做好這項工作。」給人造成了一種錯覺:似乎全國人大給法輪功定了「教」,成為抓法輪功的法律依據,暗示了各執、司法部門可以根據情況具體辦理。這就為以後各級的違法、越權行為作了鋪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簡稱兩高院)幾乎同時發布了《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簡稱《解釋》一、二)在以後的對法輪功的處理都是按照《解釋》執行的。但《解釋》中也沒有提法輪功是「×教」,但從形式上給人以依法定性的感覺。法律的暗示和媒體的炒作及全面的攻擊批判,把矛頭直接指向了法輪功。

    人們十分清楚,給任何組織或個人定罪,必須通過司法程序依法判定,如果走法律程序給法輪功定性,應由有管轄權的執法部門進行調查取證並舉行聽證會調查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那麼煉功人必然要說出法輪功「真、善、忍」做好人以及祛病健身的事實,這就達不到欲加罪名實施鎮壓的目地,因此只有採取以人代法、以權代法的慣用手法,也就是說,共產黨就是法!江澤民就是法!

    對法輪功學員的判刑幾乎所有案件都是依據《刑法》第300條:「組織和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請注意,所謂「組織」的概念是有嚴格標準的,是要權力資格部門依法確認的。不是隨便說誰是甚麼組織就是甚麼組織。法輪功沒有組織,從來沒有哪個部門確認法輪功是甚麼組織,那麼,審判機關千篇一律的依據《刑法》第300條利用破壞法律實施。一頂帽子硬生生給所有被抓的法輪功學員戴上,實在牽強附會。

    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勞教所依據的是1982年公安部根據1957年國務院頒布《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制定了《關於勞動教養試行辦法》。首先要指出的是國務院《決定》公安部《辦法》都是「違憲」「違法」的產物。《憲法》第37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立法法》第8條規定:「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剝奪、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和處罰,只能制定法律。」國務院《決定》是行政法規;公安部《辦法》是行政規章,都不是法律,都無權作出限制或剝奪人身自由的規定。但《決定》和《辦法》卻自行賦予了有關部門限制或剝奪人身自由勞動教養3─4年,而且不經過正當的司法程序,不給當事人上訴權,由公安機關少數人或個別人隨意確定勞教。更可笑的是勞教《辦法》中規定的勞教範圍是:反革命分子、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結夥殺人、搶劫、強姦、放火;流氓、賣淫、盜竊、詐騙屢教不改;聚眾鬥毆、尋釁滋事、煽動鬧事擾亂社會治安等六種人,這和法輪功根本不對號。可笑的是「反革命分子」的稱號在憲法中早已取消,《決定》《辦法》中仍在保留,真讓人啼笑皆非!但這些年來直到現在大批勞教法輪功人員仍在依據這個非法的、荒唐的《決定》和《辦法》行事。人們誤把「非法」當「合法」,各級官員和政法幹部卻還在講甚麼「依法行政」「按法辦事」!一位法學專家說:「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的執法與司法是中國法制史上的笑話與恥辱!」。其實何止法輪功呢!

    二、關於參與政治和退黨

    法輪功學員在向人們講真相時,不少人提出這樣的問題:法輪功叫人做好人,祛病健身都很好,你們就在家裏煉就是,你們出來發材料、講真相、甚麼《九評》退黨等這些事情,參與了政治等等,有些人不敢接受法輪功真相,其中這是一個重要原因,那麼今天我們就談談這個問題。

    在92至99年7年間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法輪功不是好好的嗎?自從江澤民違憲私自作出迫害決定,殘酷鎮壓法輪功後才出現了上訪、講真相、反迫害。在不公的對待和極端的迫害中得讓人說話。《憲法》規定信仰自由,公民有上訪的權利,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有控告權、上訴權。但江澤民政府不准信仰、不准上訪、不准控告、不准說話,在所有的言路渠道全部堵塞和所有的合法權利全部剝奪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打橫幅、喊法輪大法好!到街上告訴人們自己受到的迫害,揭露行惡的壞人,這種被逼無奈的唯一表達心願的方式卻預加罪名:「參與政治」、「擾亂社會秩序」,一個個被抓起來。大家想一想這樣做合理、合法嗎?如果江澤民不鎮壓法輪功,迫害不發生,信仰自由,煉功自願,也無須甚麼講真相、發資料、揭露邪惡。不是這個道理嗎?

    甚麼是政治?政治一詞泛指社會集體生活的事務,就是大家共同關心的事情。在西方社會的理念中除了宗教性活動以外都屬於政治活動,大家的事情大家參與,參政議政,這是民主與文明的體現。但在中國,政治一詞被變異成具有特殊含義的隨機變化的工具。需要整治打擊異己時,它是一根打人的棍子!此時政治變得非常可怕,凡「參與政治」或「有政治目地」的即是消滅的目標。歷次政治運動充份顯示了它的殺傷力!需要統治和馴服內部隊伍時,便強調「突出政治」「要講政治」,給法輪功扣上「搞政治」的大帽子是江澤民政府為了掩蓋真相混淆是非,為迫害製造理論根據。其實人類的政治不是為強權者、迫害者準備的,在文明的西方社會,政治家還是很高的榮譽稱號呢,但不是謀權的政客。如果政治能夠揭露迫害、制止迫害,能夠幫助講清真相,使人從迷惑中清醒,如果政治有如此好處,我們何樂而不為呢?為何不能參與政治呢?只是修煉人的出發點是制止迫害,而不是為了人的政權而搞政治。修煉人對權力沒有訴求,相反,正是要放棄對權力執著的慾望的。

    長期以來,人們在一種已覺察不到的僵化、凝固了的黨文化思維模式中被中共牽著想問題、做事情,完全沒有了自己,沒有了也不敢有自己的思想和語言。一談到中共的問題就大驚失色!一有人談到中國存在的問題,意識基點就是「反華勢力」就是反黨;一有人談到中共,有人就認為在談中國;一談到中華民族,有人就與中共混為一談。每當解決甚麼問題時,首先是治人!強制、打擊、鎮壓、搞運動,搞鬥爭!似乎這是唯一的思路和手段。這樣不斷的釀造著矛盾和危機!越來越作繭自縛、堵死生路,走入絕境。

    關於退黨問題,不可否認,退黨已成為一種世界潮流,只要打開你的收音機、打開你的電腦或者出訪、留學、經商等,看看外面的世界,聽聽不同的聲音你就會知道「退黨自救」「法輪功深入人心」已成為時代最強音!作為一種社會現象和潮流,不是誰、哪些人想像或推動就能實現的,它是歷史規律的必然,不受人的意志所轉移。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九評》所記述的是對中共歷史和其本質特徵客觀真實的揭示,是對中共本來面目的還原複述。《九評》內容的描述,其中時間、地點、人物、事物、情景、數據實實在在、原汁原味,其根據很多都是中共檔案史料的實錄。所有經歷過這段歷史的人都可以證實它是真實的。正因為如此,《九評》發表之後,立即引起社會民眾產生共鳴,爭相傳看;退黨、退團、退少先隊遍及各個階層,截止現在在大紀元網站發表聲明三退的已有4900多萬人,還不包括以其它方式退出的;《九評》在國內外廣泛流傳,這樣一件大事,中共從未正面回應,隻字不提。

    其實法輪功學員並不想管中共的事。但江澤民勾結中共政權,以各種罪名迫害法輪功,把水攪渾,製造混亂。法輪功只得正面對待,必須講清楚中共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讓世人明白真相、還原真相。至於甚麼參與政治、甚麼政權我們都不感興趣,我們唯一的願望是在當今人類社會將有大事發生的關鍵時刻讓人們分清是非善惡,能做出正確選擇、從而得救。這是我們的真正目地。其實勸三退、發《九評》以及自願退黨,也不存在違法違紀的問題,因為這是當事人雙方的意願表示和自我選擇,對他人或社會無任何傷害。《九評》在世界暢銷,大陸也沒有宣布它是禁書,中共的《黨章》也規定入黨自願退黨自由。《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因此傳《九評》勸退和自願退都不違法,應當受到《憲法》及法律的保護。退黨大潮所顯示的天象充份說明中共的解體也好、天滅也好、無論你接受與不接受、理解與不理解都是歷史的定數,無論人為的做甚麼、不做甚麼都是對這件事情的催化與加速!為甚麼中共一聲不吭,就是因為《九評》點到了「穴位」上,是客觀規律和歷史的必然!

    三、預言警示與善惡報應

    世界許多預言和古老傳說,如中國北宋《梅花詩》、唐代的《推背圖》、諸葛亮的《馬前課》、明朝劉伯溫的《燒餅歌》等等都講到了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當今的一些反常現象和天災人禍無不反映預言正在逐步實現。每到王朝末世,都會出現各種異象,幾年前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兩億七千萬年前的石頭,這塊石頭500年前崩裂了,露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大陸許多媒體都報導過的,都有照片為證。但都不敢說出來最後有一個「亡」字。

    千年古訓一再告誡我們崇德尊道、善惡有報的天理。對法輪功製造迫害的江澤民及其羅幹、李嵐清、曾慶紅、劉京、周永康、薄熙來、劉淇等人陸續被多國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控告,有的已被判有罪;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2004年4月13日車禍斃命,出車禍時轎車裏其他人均安然無恙;河北省廊坊市文安縣政法委書記陳友寬,對大法弟子進行各種方式的迫害,採取辦洗腦班、拘留、罰款、判刑等各種手段「轉化」本縣大法弟子一百多名,二零零六年八月,遭惡報,猝死在辦公室內;甘肅省臨夏市市長、原政法委書記魏賀生,男,45歲左右,在任政法委書記期間,帶頭非法迫害大法弟子,對多名大法弟子進行酷刑折磨,非法勞教,並勒索大法弟子家人錢財,年前查出骨癌,現住北京某醫院這類報應很多很多,其實這些僅僅是大淘汰前的警示,如不醒悟,真正的天懲即將來臨。

    明朝劉伯溫預言未來人類大淘汰的悲慘景象時說:「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無人煙。」

    全世界70億人口有50億多有宗教信仰,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有中共不相信,而且不敢讓人民相信。法輪功學員付出慘重的代價和犧牲向人們講真話,就是要告訴人們一件不易說破可已經說破的事情。有的人就是聽不懂,也不信。持續十年的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已經給人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只是暫時還沒有全部顯露出真相。作為一個有良知善念的人不應該好好的思考一下:一個政黨為甚麼會對一種信仰如此仇恨?法輪功修煉者為甚麼在如此嚴酷的迫害形勢下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做成各種資料,又冒著危險送到你的手裏,難道他們真的傻了嗎?這裏面到底有甚麼玄機?中共又在掩蓋甚麼?法輪功到底要讓人明白甚麼呢?!世人不都在逐漸清醒,逐漸明白嗎!

    四、唯一的選擇

    請看外面的世界:法輪大法的正法洪勢迅速發展,法正人間在即,大法的修煉即將結束。一些覺悟的愛國勇士,如十大傑出律師高智晟、山西省科協秘書長賈甲、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等,連續向胡溫發出公開信,為法輪功直言上書。許多國家向中國提出人權質疑,要求中共遵守《國際公約》,停止迫害法輪功。

    世界各地紛紛舉行大型遊行活動祝賀退黨突破4900萬;世界各地的退黨服務中心每天收到大量來自大陸用真名別名退出黨團隊組織的聲明。奧運名將黃曉敏在網上公開發表退黨聲明;北大、清華、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校友集體聲明退黨退團;25位中共中央黨校人士以化名集體退黨;原駐澳外交官陳用林、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辦公室」成員郝鳳軍、原瀋陽市司法局長等公開聲明退黨。中央黨校一份集體退黨聲明中這樣說: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90%的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

    法輪功學員舉辦的國際範圍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在世界範圍內引起強烈反響,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和民族藝術回來了!會場上觀眾激動的淚流不止,掌聲、喝彩聲不斷全球人權聖火接力傳遞活動陸續在歐美、亞洲和澳洲的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一百多個城市進行。人權聖火傳遞活動宗旨為呼籲世界關注中國的人權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人權聖火把和平、理性、希望、光明的火種傳遍世界各地。

    今天,每個中國人都面臨著選擇,為此我們想提醒一下你及有關人員:實施迫害的決策者、黨政官員和實施迫害者們,善惡必報,只有停止作惡、棄惡從善才是唯一的出路。最後選擇的機會和時間不多了。作為中共的一員同樣面臨嚴肅的問題: 退出黨(團、隊)、善待大法修煉人,你將遠離災難、平安長久!

    祁書記,古人云:「行之正而影自直,聲之平而響自和,德之崇而名自遠」,「潔己方能不失己,愛民所重在親民」,一個政府官員立不立的住,靠的是「正、德」和修身親民。這個世界上甚麼都是脆弱的、易變的,只有道德是永恆的,不變的。你的信譽,與百姓的親和都在你的決策和行為中,都寫在百姓的臉上和心裏。這一次對法輪功修煉者張連生的打壓來自於你只想升官的一念而不是求真持正、修身守德。儘管你也可能是在壓力下所為,但由於你的態度,已經使張年生處於災難之中,可他是無罪的!你在職權範圍內實施了這一迫害,這是一種甚麼責任呢?如果說過去不了解法輪功的事實真相,那麼以後你會知道怎麼做,這與你的切身利益是息息相關的,我們只是勸善。我們寫這個信沒有絲毫的惡意,只是我們對周圍的人、對大家關心與眷顧的夙願未了,真的為了你好!

    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九年二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