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

  • 請金城父老關注張國新、任桂霞夫婦的遭遇

  • 給唐山市各部門領導的公開信

  • 給大學同學講真相勸退的信

  • 請金城父老關注張國新、任桂霞夫婦的遭遇

    金城的父老鄉親們:

    過年好!

    正迎新春佳節之際,家家戶戶團團圓圓,圍繞在老父老母身邊盡兒女孝道,而張國新、任桂霞夫妻倆卻都深陷牢籠,一個在錦州教養院,一個在瀋陽女子監獄。雙方老人帶著對一雙兒女牽掛之心,過了一個淒涼的年。

    2008年的4月25日中共借「奧運」之機,大肆抓捕信仰「真、善、忍」的老百姓。在凌晨五點鐘有二十多人用鐵鎬強行刨開張國新家防盜門。此時的「防盜門」無法防住被共產邪黨指使、領導的一群正牌土匪。俗話說「以前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細想想中國老百姓的話說的咋那麼對呢!二十多人當中有咱當地的公安局親自參與,非法抄家,把家裏的存摺,工資卡,現金,孩子的電腦液晶顯示屏統統拿走。把電視天線接收器也拿走了,並且在其上大做文章定罪名。那電視接收器是咱老百姓自己做的嗎?那不是社會上的企業、公司製造出品的嗎?允許人做卻不許老百姓買?

    在此說明我的朋友張國新,就因為保護妻子,說真話,被非法判為勞教。父老鄉親們,這樣的丈夫有罪過嗎?在此我敬佩張國新,他是一位偉大的丈夫,一位正義的丈夫。

    再說一說張國新的妻子任桂霞吧!提起她話可就長了。張國新和任桂霞84年結婚,婚後有了三胞胎女兒。就在他們的兒女三歲的時候(88年),任桂霞突發心臟病,醫院診斷為「二尖瓣狹窄」。這種先天性心臟病非常難治,只能做手術換一個白鋼的人造心瓣,當時的費用得3─5萬元。他們倆當時都在金城造紙廠工作,任桂霞的工資每月不到70元,張國新的工資是80多元,倆人一年的收入才1800餘元,還要撫養三個孩子,就算他們一家人不吃不喝,要攢出三萬元的手術費也要二十年。

    巨額手術費讓他們不敢想,只能選擇「保守」治療。所謂「保守」治療就是不治療,遵醫囑「別累著、別生氣、別感冒」。當時任桂霞哭了,哭的是那樣的悲傷、無助,邊哭邊說:「我太年輕了,我真的要是不行了,我三個女兒怎麼辦,這麼小就沒媽了。」當時張國新心都碎了,強打精神勸任桂霞:咱們就遵醫囑,甚麼都不要想,一切家務由我來,孩子也不用你管,也沒人惹你生氣,只要你開心就行。再說,醫學發展這麼快,說不定過幾年醫學發展出甚麼東西來,用激光治療不用手術就能好了。任桂霞半信半疑的問張國新:「能麼?」她看張國新肯定的樣子放心一點了。可是張國新心裏知道,這種病沒有治癒的希望。錦州附屬醫院的老教授告訴張國新就算是做手術換了心瓣,保養不好還得犯病,沒有保障,聽說在錦州,這些年做此手術的人中,只有兩個後來還活著,都是煉法輪功的。其中一個在法輪功迫害後不敢煉了,人就死了。

    從那之後,張國新就包攬了全部家務,給三個孩子做飯、洗衣服、收拾家,當時的收入要養三個孩子很難,只能額外打工,考慮到任桂霞的身體狀況又不能離家遠。任桂霞不高興時還要哄她高興、不讓她生氣;經常用體溫計給她量一量、確認她沒有感冒的跡象等等,張國新就像帶著四個女兒過日子,可實踐中無論張國新付出多少、如何努力,冥冥中總有些人力所不能左右的因素在掌控著任桂霞的命運──無論怎樣百般呵護,可任桂霞還是很痛苦:心臟病的表現常年嘴唇青紫、上五樓得歇半天才能喘過氣來、經常感覺心臟像被刀扎一樣,疼的掉淚;任桂霞脾臟也不好,從來不敢吃飽飯;生小孩時留下的風濕導致嚴重的腰疼、腿疼,嚴重時疼的偷偷流眼淚……張國新看著妻子遭罪,心裏真難受,可他連哄都不敢哄,怕打擾她休息。身為丈夫的張國新不知咋做,還能咋做?

    這樣煎熬的日子過了9年,那幾年像在無邊的黑暗中摸索,看不到一點希望,那些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97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任桂霞接觸了法輪功。沒煉多久,她身體就有了明顯的好轉,煉了半年後,身體全好了,心臟病、腿病、風濕等在她身上根本就不存在了。張國新也能離家去外地做買賣養家了。有一次張國新回來,發現任桂霞竟然把煤氣罐扛到了五樓,張國新豈止是不敢相信,簡直是嚇壞了,責怪任桂霞可別胡鬧,弄不好再犯病就麻煩了。但一天的觀察張國新發現她真的變成一個完全健康的人了。不僅如此,她原來被張國新慣壞的脾氣也好多了,不但能包容人,還把一切家務都承擔起來了,這樣張國新倒沒啥事幹了,心裏感到非常的慶幸。

    張國新本來是個甚麼都不信的人,但事實面前不得不感歎「法輪功神了!」正因如此,99年江××開始迫害法輪功,在鋪天蓋地的壓力下,任桂霞堅持修煉,他也支持她,因為張國新知道,任桂霞如果不堅持煉法輪功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這也是現在為甚麼作為朋友的我非常擔心的事(瀋陽女子監獄不許煉功)。

    隨著邪黨媒體對法輪功造謠的升級,任桂霞很想為這個救了她命的師父和大法說句話,告訴別人法輪功不像邪黨說的那樣,法輪功是好的。當聽說要給法輪功定性的時候,任桂霞坐不住了,她流著淚對張國新說: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看著別人誹謗師父和大法,我不能連句公道話也不說啊。我相信中央不了解情況,我要上訪去,用我的親身經歷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張國新聽後甚麼也沒說,做人總得有點良心吧,別說任桂霞,事實上,連張國新都是法輪功的受益者,如果不是任桂霞煉功了作為朋友的我不知道他們一家人的日子能不能過到今天。

    從迫害開始,任桂霞已經幾次被抓,曾有一次金城派出所的警察上門問任桂霞「煉不煉」,就一個「煉」字,任桂霞就被勞教三年(後來心臟病發作40多天後回家了)。當時我非常生氣,這也太不講理了,說句真話就被判三年,共產黨究竟想幹甚麼?任桂霞要是幹了壞事也行,她煉功不是身體好了嗎?啥病也沒有了,又要做個好人、脾氣都改了,這有甚麼不對?這也欺人太甚了!如果你的妻子兒女有這麼嚴重的病,別人又給了你第二次生命,你咋報答人家?將心比心,任桂霞的身體情況很多人都知道,不讓她煉功那就等於是要她的命,置她於死地。共產黨想抓就抓,說勞教就勞教,說判刑就判刑,還有沒有王法了,真是不讓人活了?

    身為張國新任桂霞的朋友在大年之際請求各位父老鄉親,伸出您的正義之手、發出您的正義之聲,為同生在同一片熱土的兄弟姐妹張國新任桂霞夫婦說句公道話。以前我也不理解法輪功學員為啥發傳單,總想好就在家煉唄,發傳單幹甚麼?後來我深深的理解了:不知道真相的太多了,這是在告訴鄉親們,有福大家享,這麼好的東西不能自己得了就完事了。這些年經過這些事,我明白了法輪功不管做甚麼都是為了別人,不是為了自己,倒是共產黨正邪不分仗著手裏有權在無理的禍害好人。現在,我也明白了為甚麼法輪功苦苦的勸別人退黨團隊了,是法輪功學員不忍心看到善良的你們,被中共矇蔽著,將來跟它一起去遭殃,善惡有報是天理啊!在此我誠心的希望各位父老鄉親能夠明白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讓我們全體父老鄉親為他們說句公道話吧,好人一生平安!

    張國新、任桂霞夫婦的朋友在此辭拜!
    2009年元月


    給唐山市各部門領導的公開信


    ──莫為謊言遮慧眼

    您好,我是唐山市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學員,最近了解到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的發生事關您的安危與前途。雖然我們素不相識,但我還是掛念著您,不希望您一時不慎毀了自己,所以寫了這封信,希望您看後有所悟,有所得。

    據我所知,春節前唐山防範辦(即610)在唐山市文化宮召開了「參觀×教會議」,其內容主要是介紹唐山各地迫害法輪功的經驗,同時展出了從法輪功學員家裏非法查抄來的書籍、真相小冊子、真相光盤、護身符等,從很多單位都抽調了人員參加,希望您沒有被不幸選中。其實明眼人都知道,這只不過是中共面對越來越多的覺醒世人,還在妄圖用掩耳盜鈴式的謊言繼續矇蔽人們。

    九九年「七.二零」的時候,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曾放出惡毒的狂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從那時起至今已經是第十個年頭了,法輪功不僅沒被鏟除而且傳遍世界八十個國家和地區。在歷次運動中,中共不管要打倒誰,即使是國家主席,一夜之間就可以「鐵證如山」的成為「人民工賊」而再無消息。對法輪功的誣蔑、造謠、誹謗、迫害更是集邪惡之大全:操控媒體、動用大量的人力、財力成立遍及全國的非法組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煽動不明真相的民眾仇恨法輪功;凌駕於憲法之上操控全國各地公、檢、法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甚至迫害致死。迫害中,中共動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惡毒手段(包括老虎凳、辣椒水、竹籤釘手、水牢、強姦乃至活體摘除器官等一百多種酷刑),上至白髮蒼蒼的老人下至母親襁褓中的嬰兒都是中共迫害的對像。

    然而為甚麼在中共邪黨如此非人的迫害下,法輪功學員作為一群手無寸鐵的弱勢民眾卻可以走到今天,並且得到了世界的認可呢?原因很明顯--法輪大法修煉真、善、忍,而這不僅是中國人民,也是世界各國各族人民所需要的。凡是正的事物,不需要武力支撐,自有其強大的無比的生命力。如果法輪功真是中共造假宣傳的那樣,外國人為甚麼要引禍上身呢?外國人就那麼傻嗎?我想沒人可以這麼低估世界人民的智商,而只能證明中共邪黨這麼多年來對法輪功的所有報導都是誣陷,都是謊言,都是為了迫害。「天安門自焚」偽案作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經典之作,已經被國外的正義人士拍成了電影《偽火》並獲了獎,如果您還沒看過,那您真的是落伍了,有機會快找來看看吧。
    修煉人都知道,善惡有報是千真萬確的,邪黨也必將因迫害法輪功而走向滅亡。而那些因被矇蔽而脅從作惡的無知民眾卻是非常可憐、可悲的。修煉者的慈悲使他們不能眼睜睜看著無知的生命走向淘汰而無動於衷。於是,這些已經被邪黨按照「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原則法輪功學員,即使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收入微薄,卻仍然省吃儉用,用積攢下來的錢做護身符,製作真相傳單和光盤等真相資料,再冒著危險散發給民眾。大法弟子的目地只有一個,就是想用一切辦法啟悟人的良知,讓他們明白真相,不再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從而在天滅中共時不去作它的陪葬。這也就是為甚麼您可以在邪惡的展覽會上能看到從法輪功學員家裏抄出的這些東西。就在「人人向錢看」的今天,就在貪官以萬計以億計瘋狂佔有的今天,就在為了蠅頭小利就可以殺人的今天,法輪功學員的胸懷、行為能不讓人感動嗎?

    然而在這次文化宮召開的會議上,卻把這些法輪功學員崇高純潔的信仰和無私救人的大善之舉當作「犯罪事實」來展覽,就更凸顯了中共邪黨顛倒黑白的邪惡本性。所以,對於參加這次會議的人來說,無疑是被邪黨再一次的謊言欺騙與洗腦,是被邪黨推著又往深淵邁了一步。

    下面給您簡要的介紹幾位可能出現在展覽中的法輪功學員的情況。

    先說說唐山市熱力公司西部供熱公司職工焦雪梅。修煉法輪功之前,焦雪梅已經多年來備受頑疾困擾,苦不堪言。因為她不但身患在醫學上稱為慢性癌症的白癜風,而且(冷空氣)過敏性鼻炎也同樣是讓她吃遍了中西藥物而病情依舊,即使後來做了大型激光手術都未見任何效果。然而經人介紹了解了法輪功後,她成為了一名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一心向善,不斷提升自身道德標準的法輪功修煉者。與此同時,纏身多年的疾病在修煉中不知不覺的消失了。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因為焦雪梅不放棄信仰而且向周圍的人說明真實情況,十年間竟被非法抓捕四次。

    何益興、張月芹是一對夫婦,家住西山電廠工房。他們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變得身體健康、樂觀、豁達,成了左右鄰居和單位眾所周知的好人,而且多年前因矛盾不相往來的親戚也因為他們二老的變化而重歸於好。去年七月十日上午,在市「610」和市公安局的授意下,路北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和釣魚台派出所的十來個警察身著便衣,無端闖到何益興、張月芹家。他們用口香糖封住門上的貓眼,強行撬門,又叫來兩輛消防車,架升降雲梯到六樓,砸碎何家南北兩面玻璃窗,強行入室,綁架了兩位老人,而且搶劫了他家的汽車和六十多萬元現金(這些現金絕大部份是他們的女兒從親友處借來做生意用的)。

    至於唐鋼動力能源部熱電車間的電工班長孫鋒利、唐山鋼鐵設計研究院的駱智劍等大法弟子,他(她)們通過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道德提升,不但沒有任何危害他人與社會的舉動,而且處處與人為善,不求回報。然而中共偏偏容不下這些修心向善的好人,硬是指使本來應該懲惡揚善的司法機關助其作惡,非法抓捕並枉法審判他們。光天化日之下撒下彌天大謊,赤裸犯罪,製造千古奇冤。

    上邊提到的這些法輪功學員,或許就有您的員工,其具體情況,您應該比我更清楚。

    再說,以上這些法輪功學員的案子目前仍在二審當中,也就是說尚未結案,那麼他們頂多是犯罪「嫌疑人」而絕非「罪犯」,怎麼可以把他們當作罪犯掛牌子、拍照後展出呢?他們的車、錢都已經過確認是合法的,並已退還,為甚麼仍要作為犯罪證據被展出了呢?尤其當時正值新春佳節,家家戶戶都在歡喜過大年,這些法輪功家屬還在為親人準備上訴的時候,司法機關卻將從法輪功學員家中非法查抄來的物品當作罪證來展出,無疑給這些含冤的家屬又增加了一重痛苦。這樣的行為,置法律於何地?操縱此事的人,人性何在,良知何在?

    這些被無辜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律師和家屬,都曾不止一次的從法律角度與司法部門交涉,提供法輪功學員無罪的依據,尤其是在法庭上,正義律師全面、深入的論述了法輪功信仰及其行為的合法性,並當庭指出了公安局、檢察院和法院在辦理法輪功案件中諸多違法犯罪事實,使這些司法人員自知理虧,啞口無言。然而在中共的控制和壓力下,司法機關仍是無視確鑿事實,去執行所謂的「上級規定」。公、檢、法公開串通一氣,嚴重破壞法律尊嚴,將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到了他們本不該去的地方。

    需要提醒您注意的是,在這些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有些人泯滅了良知,充當了作惡的「急先鋒」,扮演了很不光彩,很可憐而且很危險的角色,也因此遭了惡報。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現略舉幾例望你深思:
    1、前路北公安分局政保科長許伯軍,一九九九年以來參與迫害法輪功,抓捕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只要抓到法輪功學員,他就藉機勒索家屬請客送禮,取保時勒索所謂「保證金」,最少兩千元,到期大部份卻不退還,或以再次寫保證相威脅,不寫就上繳。經濟上榨取了無數大法弟子及家屬的血汗錢。報應在他身上頻頻發生,從二零零一年開始,心臟病每年發作一次,一次比一次嚴重。二零零一年春住院個人負擔部份就花了八千多元。二零零二年春,心臟病復發又住院一次。二零零三年秋住院做心臟支架,花了七、八萬元。

    2、開平區稅務莊派出所原所長陳波自九九年七月以來,助惡為虐迫害大法。對大法弟子綁架、關押、竊聽電話,到家中騷擾等等。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在東立交橋附近夫妻雙雙被出租車撞死(其妻是開平洗腦班「教員」)。

    3、唐山市古冶區習家套鄉派出所所長奇志武,男,四十四歲。自九九年「七.二零」 以後,奇志武緊跟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派人蹲坑監視並綁架大法弟子。他親自將兩名大法弟子送開平勞教所,一名送洗腦班,還親自動手打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晚九點左右,奇志武因車禍死亡,而且面目皆非。

    4、今年元旦前夕,大法弟子駱智劍面臨非法判刑,唐山鋼鐵設計院的幾位負責人曾召開會議,討論如何處理其職工駱智劍:是從重?還是從輕?該院書記姚嗣榮表態「從重」,其他人員也就附和,致使駱智劍一審被非法重判三年。時隔一月,姚嗣榮夫婦在從北京返回唐山的途中遭遇車禍,姚嗣榮當場死亡,其妻重傷,多處骨折。可這車禍還真有點蹊蹺。當時路上幾乎沒有車輛行駛,既不需躲車超車,也沒操作失靈,那車還是新車,性能挺好,姚嗣榮卻駕車直接向高速公路的防護欄上撞去,當即死亡。

    法輪功學員修的是「真善忍」。心中沒有仇恨,更不是在詛咒誰。只是因為我們堅信善惡有報的天理,不願意看到您因參與迫害而斷送了自己的生命和前程才慈悲相勸。

    真相是掩蓋不住的,人性也是不會因打壓而泯滅的。所以,我們來看看這些年人心的變化吧。曾幾何時,面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全世界失語,而今天,不但國外有總統、總理、議員在從道義上支持法輪功,在譴責中共,國內也湧現出了諸如高智晟、李和平、江天勇等大量的正義律師在主動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曾幾何時,法輪功學員的家屬面對自己的親人被迫害不但不同情,不理解,還要雪上加霜,從家庭上施加壓力,迫使其放棄信仰,而今天,不但有越來越多的家屬理解了自己的親人,而且敢於堂堂正正的到看守所、監獄去找警察要人;曾幾何時,警察恨不得一夜之間抓光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而今天,卻不斷湧現出為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通報消息的良心警察;曾幾何時,人們談法輪功而色變,而今天,常常有人對大法弟子的面說:「你們是好人,我信你們」。
    九九年,江澤民曾無知且狂妄的喊出「我就不信共產黨鬥不過法輪功」。法輪功學員都是修煉人,是信仰「真、善、忍」的,他們沒有敵人。他們內心充滿了慈悲與祥和,又怎麼會跟人鬥呢?所以,靠「假、惡、鬥」起家和維持生存的中共邪黨不但在迫害法輪功中將自己的所有醜陋與邪惡暴露於全世界人民面前,而且最終鬥倒了自己。《九評共產黨》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應運而生的。《九評》像九柄利劍,字字句句都點中了中共邪黨的要害,讓全世界人民都清楚的看到,它再也沒有任何理由存在下去了,只能解體。從二零零四年底開始,退黨大潮在國內日益洶湧澎湃,至二零零九年二月底已有五千多萬人用真名或化名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了退出黨、團、隊聲明,消去了當年對著血旗發下的毒誓,從而在心靈上擺脫了邪黨的控制。所以,當法輪功學員或有其他人將《九評》傳給您的時候,請不要以為他們在「搞政治」,他們是在挽救您。他們不求您的一分錢,也不需要您為他們做任何事,他們只是在讓您明白真相,讓您看清邪黨的本質從而自己得救。

    歷史的腳步將很快走過今天,人類的未來即將展現,善惡的選擇就在您的一念之間,請您自己審慎把握。正所謂:
    歷史如鏡今可鑑,
    邪不勝正是真言。
    假話千遍仍是假,
    真相一句撥雲天。

    大法無求為救度,
    邪黨迫害罪無邊。
    明辨是非身家保,
    存亡只在一念間。


    給大學同學講真相勸退的信

    你好!

    有段時間沒聯繫了,不知近來可好,工作忙嗎?上次同學聚會多有打擾,在此再次多多感謝你們一家人的熱情款待。

    同學們畢業後都忙於事業和家庭的種種事情,即使偶而聚會一次也都是匆匆而來,匆匆而去,有時很多想說的話都沒有機會去說,也許只能通過書信的形式了。也許你還記得上次聚會我和你在海邊說的,那時因行程安排密集,沒有時間詳談。今天我有點空,想把那天沒說完的話再和你詳細說說。

    不知你是否想過,我們這一代人從小接受的就是「無神論」的教育,無形中就使人形成了先入為主的一種固定的觀念,而這種觀念對我們去真正的認識事物的真相是在起著一種阻礙的作用。我們學過生命科學,應該知道現在的科學對生命本身的認識都是相當膚淺和有侷限的,生命到底是甚麼?人是從哪裏來的?難道真的像進化論所說是猴子變的?就是到了今天,進化論也只是停留在一種科學假說的地步,許多過去甚至寫入教科書的所謂「有力證據」都被揭示出是人為的造假,而現代分子生物學的研究結果很多都是進一步的質疑進化論的。從有人的文明以來,歷史上就一直存在著對神的信仰,像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猶太教等古老的宗教在度人的同時,也使人心向善,規範著人的道德標準,同時奠定了人類社會的文明基礎。一直到近代西方實證科學體系和工業文明出現以後,由於科學本身的侷限和不完善,使其不能證實神的存在和宗教中所講的歷史真實,再加上古老宗教的變異,所以才使人越來越不相信神和宗教中所講的,導致人的道德標準下滑和整個社會的變化。西方的實證科學體系即使發展到今天,無論從宏觀到微觀,從宇宙之大到粒子之微,對物質和生命的認識都是極其有限的,就連地球上許許多多的古老文明遺蹟(比如金字塔)和許多在這個空間表現出來的神奇現象都不能解釋,只能一概冠以「不明現象」之名不敢正視。其實如果科學能再進一步發展下去,就會發現宗教中所講的東西都是對的,都是歷史的真實。當年牛頓作為現代自然科學體系的奠基人,以他的智慧最終也看到了這一點,最後也走入了宗教。

    如果能排除後天的「無神論」教育形成的固有觀念的影響,認真去看看歷史,可以發現人真的是神造的,人的道德規範、文化等等都是神傳給人的。你可曾想過,為甚麼世界上各大古老文明上古時期的「傳說」中都是說不同的神造了不同民族的人:《聖經》中記載了上帝創造西方白人人種的故事,而我們中國的古老傳說中說女媧補天後用泥土造了我們黃種人,其它古老文明的記載中無不如此。如果真的是「傳說」,為甚麼世界不同人種的傳說會那麼相似,就那麼巧合?其實所謂「傳說」就是那時歷史的真實,只不過由於年代太久遠,在一代代的流傳中,越來越模糊和失去了具體細節和情境罷了。比如今天就像你我在此閒坐談天說地,過了多少年之後是不是也會成為「傳說」的故事呢?不就是這個道理嗎?在地球上出現過不同的人類歷史,都有過高度發達的文明,像金字塔等等那些不解之謎都是那個人類歷史時期留下的遺蹟而已。人類的文明發展是有定數的,是周期性的。例如,在我們這次文明的古老記載中不約而同的都記載著上次人類文明最後時期地球上發生的大洪水:《聖經》中講的諾亞方舟的故事,記載當時地球上發生很大的洪水,使當時的人類文明幾乎完全消失;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著作中,也記載了上古時在歐洲大陸的邊上有一塊叫大西洲的陸地,是當時西方文明最發達的地方,後來在一場大洪水中沉沒到海底去了;而我們中國上古時期有大禹治水的故事,也是說當時地上全是水,人都住在樹上,大禹經過艱苦的努力才開鑿出排水的通路,使地面又露出來。現在遺留下來的河圖、洛書就是以前古老文明的遺蹟,等等等等。這些難道也是「巧合」所能解釋的嗎?

    歷史上人一直存在著對神的正信信仰,當年耶穌、釋迦牟尼佛還有道家老子來世間傳法,在使真正的好人能夠修煉得法得道的同時,也告訴了人做人的道理,使人類社會的道德能夠穩定在一定的水平上,並奠定了人類文明的基礎,就像我們中華民族的古老文化和文明就是以儒釋道三家的思想為基石的。只是到了近代,由於現代工業文明的出現和西方實證科學體系本身的侷限,特別在我們中國,又加上帶著很強政治色彩的「無神論」的教育,使現在的人越來越不相信神了,也不再相信善惡有報的道理了,失去了正信也就失去了人最基本的道德觀念,直接造成了社會道德風氣的一日千里的下滑。其實現代的人一點也不比古人聰明,倒是在後天的教育中日漸迷失了自己的真性,還覺得現在人比以前好,實在可嘆啊。

    今天,中國法輪功的出現可以說是歷史的一次再現,傳佛法就是為了度人,在使大德之士能夠修煉返本歸真的同時,也可以使人心向善,社會穩定,這對我們國家社會以至個人都是有好處的啊,可是卻因為所謂的「國情」,只是因為修者日眾而不被當權的小人所容,從而遭到黑白顛倒的攻擊、誹謗和嚴重的迫害,這其實和當年耶穌傳法時耶穌本人及基督徒所受的迫害如出一轍。我想也是很值得我們去深思的。

    咱們作為同學,按佛家的說法也是緣份化來的,應該珍惜這份緣份啊。去海南那次聚會時,我和某某某也曾談起過此事,記得她當時說能理解,人各有志,但是只要自己「自得其樂」就行,不要把自己的甚麼看法強加於別人,這道理說起來當然沒有錯,但是關鍵是事情並不像她所想的那樣簡單。因為這件事不是小事,關係到每個人的未來。說白了人原本就是神造的,可在中國,當權者不僅自己還脅迫全國百姓誹謗佛法,迫害修佛的人,迫害度人的神,那是彌天大罪,如不能悔改,那在將來一定是要償還的啊!歷史上也發生過類似的事,只是今天沒有多少人能知道其中的因果關係罷了:當年耶穌在傳法度人時被誣陷為異端邪說,而當時強大的羅馬帝國的政權由於主導了對基督教和基督徒的迫害,最終使無比強盛的羅馬帝國走向衰落和分崩離析。今天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情其實是歷史的又一次重複,那個主導著迫害善良、迫害正法修煉人的政治組織,如不能悔改的話,其未來的結局是必然的。而作為如今的中國人,不管是出於何種目的,主動還是被動的吧,可以說有很多人都曾經發過誓加入過其各種組織,這在神看來就不是小事了,那麼如果你不主動表示退出,就是其中的一份子,那將來就要替其承擔那彌天之罪,結果如何是可想而知的。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的話,只是不變的天理和歷史的必然。從今年中國已經發生的種種事情中你難道還看不出一些端倪嗎?

    我想你當初加入共產黨,也並不是因為對其理論的相信,而只是為了具體的方便而已了。你自己心裏一定要明白這件事情的嚴肅性。我希望你能退出這個組織(在網上公開發出聲明就行,用筆名、乳名或化名都可以,因為現在的所謂「國情」吧,國內老百姓都怕,真是可悲啊)。你可以把你要用名字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做這件事。其實也許你也聽說過這些事情,現在通過各種渠道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經接近五千萬,明白真相的人已經是相當的多了。咱們同窗四年,在一個宿舍住了好長時間,這份緣份真的是來之不易的,希望我們都能珍惜。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種信口開河,說話不負責任的人,誠望你能明智決斷的退出,切切!因為這真的是關係一個生命未來的大事啊!

    如果有甚麼想法,給我回信或者在MSN上見到時聊聊都行。

    最後祝闔家安康,幸福快樂!

    某某
    2008年7月2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