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工程師楊建中遭綁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經過多方營救,被非法關押五個多月年過七旬的四川成都法輪功學員楊建中年前回家了。楊建中表示,出來之後才知道,有這麼多法輪功學員及個人為營救自己作出了努力,他深深感謝世界各地關注和幫助過自己的善良的人們、「追查國際」、政府和組織,並希所有在中國各地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能早日獲得自由。

一.勤勉工作 幸得大法

楊建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工程師》(證書號「七川工字第444號」),航天部及航天航空部兩度聘任為航天7111廠經濟師。曾經獲得第一屆「四川省建設工程造價管理先進工作者」獎狀。為7111廠歷史上兩次建廠都立下了汗馬功勞,第二次建廠主管工程造價審核為7111廠節省了幾千萬元資金。

楊建中曾經為了工作不顧家庭,不顧一切,為工作操勞一生,積勞成疾,身患多種疾病,常年藥物不斷。他先後患過慢性胃炎、十二指腸球炎、膽囊炎、黃疸肝炎、慢性腸炎、慢性鼻炎等各種疾病。特別是患重感冒,打噴嚏流清鼻涕不斷,鼻孔上下腫起血泡呼吸困難那個真難受啊!每年都要住幾次醫院,西藥吃厭了又服中藥,熬藥真麻煩。每年要花一大筆醫藥費,前些年還可以按比例報銷大部份,後來只有住院可報銷一部份,不住院醫藥費一分不報。

一九九六年夏,他有幸喜得大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使身心得到了巨大的變化,真切的感受到無病的滋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瘋狂鎮壓法輪功後,他已退休,就去打工、做生意,雖也常放師父《濟南講法》錄音聽,有時也看看《轉法輪》,但沒有認真實修。到2005年初,才又從新回到大法中來,從新修煉,並自覺認真的做好大法的工作。再也沒有吃過藥。

二.二零零六年遭綁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下午,楊建中被成都市溫江區柳城派出所李衛國、王永紅等惡警從家中綁架,雙手銬起吊在柳城派出所鐵籠上約三小時 「審問」 。7111廠是退休辦書記孫光友、保衛處幹事吳濤等配合。在溫江區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進拘留所時,所長楊某(警號012762)要照相,楊建中不配合,被惡警三人毒打,將反銬背後的雙手使勁往上提,頭觸地,接著拳打腳踢地進行毒打,其中一個惡警的警號是012832.接著又綁架到溫江區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期間,楊建中多次呼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被惡警指使普犯推打。出來後,又被溫江區公平派出所非法監視居住半年,其所謂罪名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

溫江區柳城派出所綁架楊建中的同時,又非法抄了家,抄走了師父法像、轉法輪、新經文、打印機、塑封機等28樣東西,至今未退還。

為配合邪黨迫害法輪功,2008年1月2日,7111廠黨委批准開除楊建中的黨籍(實際上楊早在2005年3月28就聲明退黨了)。

三.二零零八年八月再遭綁架

之後,2007年8月,楊建中到溫江鄉下跟妻子一起種樹、種菜等。7111廠現任領導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於二零零八年三月奧運前夕欲將楊再抓去迫害,楊建中得知消息,被迫於二零零八年四月初離家流離失所,漂泊在外。2008年8月6日下午,楊建中悄悄回家拿衣服及生活必需品,8月7日早上天下傾盆黑雨。8點20分,楊建中打傘去廠大門公路對面副食品店買食品,被跟蹤來的廠退休辦副書記陳東方、廠保衛處幹事吳濤及溫江區公平派出所惡警綁架。綁架時,楊建中奮力反抗,一路拼命呼喊「法輪大法好!」住宅區樓上樓下職工都伸出頭來看,他們怕把事情鬧大,奪去楊建中裝食品的背包和傘,扔進警車,同時將楊建中的雙手反銬在背後強制塞進警車。據當時看見的人說,他們開了三輛警車、兩輛麵包車,十多個警察來抓的,還錄了像。

後來,楊建中問吳濤:「我在鄉下種樹種菜,為甚麼要抓我?」吳濤說:「我們以為你還在從事法輪功活動,為了保衛奧運安全,凡是法輪功都要看起來或抓起來,這是上面的布置,你有前科,所以要抓你。」這就是迫害楊建中的根由。他們憑「以為」就可以隨便抓人,他們為辦「奧運」就瘋狂鎮壓法輪功,這也就是中共邪黨所謂的「和諧」「穩定」。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上午8點40分拉到公平派出所後,楊建中又全身發自肺腑的高喊「法輪大法好」,公平派出所門外的人都擁來看。惡警把楊建中身上的鑰匙搶去,私闖民宅,非法抄家。在沒有楊建中本人和親人在場的情況下,搶走了楊建中幾十年來辛苦勞動,後又靠打工、做生意,省吃儉用積下來的八萬四千元的養老金、金項鏈、手錶等。同時還抄走打字本《轉法輪》、幾張師父法像、煉功磁帶、幾盤空白磁帶、一張教兒童認字的光碟及06年抄家時沒有拿走的資料殘片等。他們將這點資料在《公安行政處罰決定書》上說成是「從其家內檢查出大量×教『法輪功』相關的書籍、光碟等物品。」隨便加「大量」二字擴大事實,還造謠污衊栽贓陷害說甚麼「有受案登記,檢查筆錄,證人證言,……詢問筆錄等」,楊建中根本未簽一個字。

他們將東西倒在桌上登記,卻沒有給楊建中清單和任何手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九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公平派出所搜查楊的家完全是違法犯罪。

在公平派出所,惡警非法審問時,楊懷著救度眾生的心給他們講真相兩個多小時。惡警無恥地造謠污衊師父,被楊建中痛斥。但有一個警察深受感動,當場說:「李洪志真了不起!」楊說:「你得救了!」他高興地把警帽一扔說:「不幹了。」拂袖而去。另一警察說了一句對師父極不敬的話,楊建中說:「你沒救了。」他灰溜溜走了。還有一警察撕毀師父一張法像,楊建中勸不住,說:「善惡有報是天理,你撕毀師父的法像是犯了天大的罪,是一定要遭報應的。人無論犯了甚麼罪都是要償還的。」

楊建中講真相時他們錄了像,並將其作為「罪證」,發到了公安內部及「洗腦班」的網上。

他們又強行拉楊去照相,楊建中不配合,一個惡警毒打了楊建中。在被毒打時,楊建中又數次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打楊建中的惡警警號是012929.還有兩個惡警叫郝濤、李文崗,郝濤是「優秀」黨員。

在講完真相不久,溫江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的王永紅來了,他是06年迫害楊建中時的兇惡打手。他站在楊的面前,兇神惡煞地問:「你還認不認識我?!」楊說:「認識!你叫王永紅!」他惡狠狠地說了一句威脅(楊耳聾沒聽清)的話就走了。他來的目的肯定與加重迫害有關。

楊建中講真相,口講幹了,他們不給水喝。楊建中早上沒吃飯,公平派出所中午、晚上也不給飯吃,餓了一天。到晚上6點40分才綁架到溫江區拘留所非法關押,雙手被反銬長達十小時之久,這對已七十歲的人來說是夠受的,雙手腕處烏黑一圈。

進溫江區拘留所時,楊建中就喊「法輪大法好!」,引得被關押人員都扒著鐵窗往外看。楊所長(警號012762)又要照相,楊不配合,又被06年12月19日毒打他的那個惡警(警號012832)毒打了一頓。楊建中被毒打時,又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

拘留所關押的多是吸毒犯、賣淫嫖娼、小偷之類的人。溫江區拘留所的飲食,早上一勺「鬼稀飯」及硬饅頭,中午、晚上是陳米飯及水煮白菜,沒一顆鹽,更沒一滴油,楊建中身上的200元錢被小偷偷去,只剩幾塊零錢,求人買了一袋鹽巴就餐。

四.被綁架到新津洗腦班

二零零八年8月22日,楊建中被公平派出所惡警郝濤、7111廠保衛處處長助理賈曉冬、幹事吳濤綁架到新津洗腦班(即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以下簡稱「中心」)迫害。

新津洗腦班坐落在新津縣北面花橋鎮蔡灣,這個地方,據說是一個牙科醫院改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一幢三層樓的長形樓房裏。一、三樓關女學員,二樓關男學員。楊建中被關在二樓10號房間裏,由7111廠派的兩名退休職工當「陪教」,以後進行了八次輪換,他們是:

8月22日~8月29日:張樹春、張文富
8月29日~9月9日 :劉昌貴、劉朝明
9月9日~9月25日 :馮述孝、楊佐堂
9月25日~10月8日:張武修、羅中奇
10月8日~10月31日:馮述孝、楊佐堂
10月31日~12月5日:張武修、羅中奇
12月5日~12月17日:張武修、楊佐堂
12月17日~1月10日:張武修、向紹貴

「陪教」人員來時,先由「中心」的人向他們交待「政策」:不准給法輪功學員打電話,不准借錢,不准給家人傳遞信息,不准帶小刀、刮鬍刀片、脂剪刀等等。特別是要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行為,並向「中心」報告。向紹貴借手機給楊建中悄悄打了電話,還是被發現,向被喊去挨了一頓批評。向紹貴以前,誰也不借手機給楊建中打。每天三餐都是由「陪教」人員去食堂打。法輪功學員沒有「中心」允許,誰也出不了鐵門。農村、地方的大法學員多是由「中心」請的「陪教」人員,每月工資據說800元,7111廠派的「陪教」人員工資是1200元。

樓房中間是通走廊,兩邊是居室(監室),靠大門一端的幾間是辦公室、會議室之類,過來是樓梯,傍樓梯牆安裝的鐵門,另一端頭還有一座樓梯,傍樓梯牆也安裝有鐵門。兩個鐵門附近安裝有攝像頭,據說走廊、監室、洗漱間、洗澡間都裝有竊聽器,但看不見,法輪功學員都一輪一輪往下傳,叫注意竊聽器,不要隨便說話,免被「中心」惡人鑽空子。

居室裏(監室)安有電視機、飲水機、三張單人雙層床、一個小桌、一個放物架。沒見攝像頭,只聽先來的法輪功學員說安裝有竊聽器,但很隱蔽看不見。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行為都在邪惡的監視之下。「中心」就是通過「陪教」、攝像頭、竊聽器等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的。

「中心」人員一般不接觸法輪功學員,要你寫「認識」「保證」「結業證」等,他們會來找你。科長殷某(有資料說叫殷舜堯、殷得財,現已提拔為主任)曾找楊建中說:「不要以為你們做得隱蔽,我們這裏個個都是高級心理學家。你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我們的眼睛!我們知道你們在想甚麼,……」。楊建中說:「你們這裏關押的多是白髮蒼蒼的老人,都是修煉人,他們胸懷坦蕩,與世無爭,一無所求,你們能看出甚麼呢?!」「我們這一代多是七十歲上下,五九年前後參工的人,見證了中共搞的歷次整人的政治運動。我們為祖國建設做出了特殊奉獻,最後兩袖清風,是祖國建設的奠基者、忠誠戰士!沒有我們這一代人的奠基,國家現在想發展就是一句空話!」

法輪功學員不准煉功,沒有大法書不能學法,只有看電視、看報紙,報紙字小看不見只有翻翻看一下大標題。楊建中悄悄跟「陪教」講過真相,他們腦袋裏的「4•25事件」、「天安門自焚事件」還是惡黨栽誣的那一套說法,認為是法輪功搞的,可見世人受中共造謠媒體的毒害之深。

新津洗腦班的迫害手段陰險毒辣,在食物中放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可能是真的,楊建中去不久就感覺頭昏腦脹,成天昏昏嗜睡,早上吃了飯就想睡一直睡到中午「陪教」喊吃飯都還不想起來。回家後記憶力喪失,以前腦袋裏裝的東西都想不起來了,忘了。最後迫害得患嚴重肺氣腫、心動過速、喘咳不止,流清鼻涕,鼻孔上下腫起血泡,呼吸困難,不得不輸了七天液和氧氣。

在楊建中身陷鐵窗牢籠,完全與世隔絕失去人身自由的期間,營救楊建中的傳單貼滿了街巷,使惡黨感到震驚、恐懼、惱怒,甚至歇斯底里大發作,在成都市610的指揮下,溫江區公安局許多惡警開著警車到處設卡,拿著手槍,圍追堵截,妄圖抓楊建中的老伴迫害。

五.獲大法學員多方營救

在楊身陷鐵窗牢籠期間,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了《追查成都市溫江航天7111廠迫害法輪功學員楊建中的責任人的通告》,涉案主要責任單位和責任人:成都市溫江航天7111廠廠長趙紅,黨委書記王洪濤、保衛處處長劉旭、處長助理賈曉冬、保衛處幹事吳濤、公平派出所。

經多方營救,楊建中才予2009年1月10日被釋放回家。

楊建中在此再次表示深深地感謝世界各地關注和幫助過自己的善良的人們、「追查國際」、政府和組織,謝謝。

楊回家後,7111廠邪惡對楊繼續進行經濟迫害和人身迫害。公平派出所搶去的八萬四千元錢由廠保衛處吳濤帶楊建中的兒子於08年11月代取回後,被扣去了兩萬元。09年1月14日,吳濤又到楊建中的家裏跟楊建中說:「你在新津共花二萬四千六百多元,其中包括陪教人員的工資。已扣二萬,還要補四千六百多元。」吳濤要楊建中在他拿來的單據上簽字,並付錢,楊建中說:「你們迫害我,還要我出錢,沒有這個天理!」楊拒絕簽字。他們從2008年12月,開始把楊建中在工廠發的近五百元工資扣了。還扣了廠規定發的生日金、節日金,其他扣了甚麼還不知道。1月21日保衛處幹事吳濤,退休辦書記孫光友、副書記陳東方等找楊建中談話,楊建中的家屬(同修)陪著去的。他們提出了限制人身自由等的幾條規定,走一步都要跟他們打電話報告請假。楊建中的家屬跟他們講真相,從他們妻子兒女的小家庭講到廠的大家庭,都要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他們都表示做人都要有善心。

楊建中表示,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還未停止,還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他希望所有在中國各地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早日獲得自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