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中院欲悄然了結誣判案 大法學員家屬聯名抗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鐘芳瓊等十一位大法學員的眾多家屬,日前就成都市中院法官不打算公開審理其親人上訴案,而欲草草結案一事,聯名上書抗爭,要求立即無罪釋放他們的親人。以下是家屬們的申訴書及簽名。


成都市人大、成都市中院並主審法官及各位領導:

我們是鐘芳瓊等十一人案的各位當事人的家屬。我們聽說他們十一人的上訴案中院已經立案,但法官似乎並不打算開庭,並急於讓律師交辯護詞,對此,我們感到不解和擔心,這關涉十一人重大利益的二審,為何不公開?為何要急於草草結案?不知主審法官及合議庭人員是否知道,對他們十一人的一審,程序嚴重違法!

去年九月和十月武侯法院對他們十一人的兩次所謂「審判」,名義上都是「公開」、「開庭」,但事實上,我們作為他們的親人沒有一人能夠參加旁聽,當然更不用說廣大普通老百姓。旁聽人員只針對一部份特定人群,如610等,這是甚麼「公開審判」?!完全違背《刑事訴訟法》關於「公開審理」的規定,按照相關法律,對他們十一人的「二審」必須公開,或發回重審。

作為親人、至親親人,我們有著最起碼的知情權,無論於情、於理、於法,我們都是首先應該參加旁聽的,了解我們家人的情況、他們所謂的「被審理」的情況的。去年同樣是九月二十七日,備受關注的周正龍一案,其妻因為「證人」的身份未能參加旁聽,仍被法律專家指出有悖程序正義;而我們這十一名當事人的近百名家屬,無一能參與旁聽,這樣的法庭,其合法性何在?為甚麼不讓我們家屬旁聽?尤其是我們在向法院、以及各個相關機構和部門一再申請、要求後,仍被拒絕。為甚麼?難道有甚麼不敢讓家屬知道的?!

我們聽說,他們幾乎都在法庭上陳述了所受到的殘酷的刑訊逼供,如連續多日,甚至十五日不讓睡覺、被塗芥末……尤其是鐘芳瓊,被打昏死過去兩次。真的太令人震驚。我們聽說,律師當庭指出了本「案」偵查機關諸多嚴重的違法犯罪;我們聽說,律師以高超的專業水準論述了我們親人所為的當然的合法性,對他們的抓捕、起訴等等才是在違法;我們聽說,公訴人員和法官一再打斷辯護律師和當事人的發言;我們聽說,所謂「旁聽人員」根本無視法庭秩序,對辯護律師辱罵,法官卻視而不見。這些,是否就是武侯法院不顧一切、想盡辦法不讓我們家屬旁聽的原因?也就是成都市中院如今不敢公開、急於草草結案的原因?!

作為他們的親人,我們對他們真的太了解了。他們雖然年齡、性格、工作等各不相同,但他們都是善良、道德高尚的好人!真正的好人!一年多了,我們不知道我們親人的具體情況,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他們中,有的年齡已經很大了,不知現在又變得甚麼樣了。我們多想,哪怕是看一眼我們的親人也好啊!可是,兩次所謂的「開庭」,我們都只能眼見著警車呼嘯而過進了法院,後又呼嘯而過出了法院,我們就這樣在法庭外守候著,直到所謂的「庭審」結束。其中,還有九十四歲的老父親,也和我們一起等到最後。

雖然,我們沒能旁聽法庭律師的辯護,但通過向律師諮詢和閱讀他們的辯護詞,我們,包括越來越多的廣大世人,已經非常清楚的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的親人信仰真、善、忍合法,講述法輪大法的真相也是完全合法的,他們的行為都是受《憲法》保護的合法行為。對他們的所謂一審「判決」完全是枉法誣判。

無論如何,本「案」一審嚴重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這是不爭的事實;一審程序嚴重違法更是無可辯駁的事實。根據《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二審必須公開。如果成都市中院不公開,就是公然違法。

希望成都市中院及主審法官能秉持基本正義,對我們的親人──各位當事人做到最起碼的程序公正;也希望成都市中院及主審法官能秉公執法,對我們的親人做出公正的判決──立即無罪釋放他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