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我是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清珍(化名),今年七十二歲,九七年二月喜得大法。修煉前我全身都是病:有風濕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胃病(打嗝)、腎虛、全身浮腫,做過兩次膽結石手術,已經是下過病危通知書了,體重降到只有五十斤,腰彎到九十度,走路都困難了,走一步都要蹲下休息一會兒,才又再走,吃的中西藥能裝一大車,當時我已經是到了地獄門口的人了。修煉後我身上的病不翼而飛,在這裏我要千感謝萬感謝,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在這蒼穹再造的輝煌時刻,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上沐浴著浩蕩佛恩,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我的生命又是師父給我延續來的。我下決心堅決聽師父的話,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在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紮紮實實地做好三件事,不斷精進,再精進。

現在我就談談我是怎樣在這條修煉的路上走過來的。在邪黨迫害的十年多的時間裏,我是被邪惡長期監控、監視的人,惡警綁架了我六次,無任何手續抄了三次家,把我抓到看守所去,我就借此機會向看守所的警察、犯人講真相,我決沒有配合邪惡的任何指令,我在看守所高密度發正念、煉功、背法。幾次進去都是十多天、二十多天就闖出來,出來後,我馬上就溶入到大法正法的洪流中,抓緊做好三件事。

師父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路》)

我們大法弟子肩負著救人的重任,就應該抓緊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時間救人,搶人。

首先我把我的時間安排的很有序,每天早上三點四十分鐘時起床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煉習五套功法,緊接著發早上六點鐘的正念,隨後就看《轉法輪》半小時後,做早飯。八點準時獨自一人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在上午十一點半回家發中午十二點的正念,下午學法或看《明慧週刊》,《週報》等,每個正點我都要發正念,天一黑我一人出去發真相資料,發《九評》或貼不乾膠,發光盤,貼標語,掛橫幅等,有哪樣資料我就做哪樣資料。我發了三千三百多本《九評》,我們這裏沒有平房,最高樓層二十多層,我都要爬到頂樓再往下發,不管是狂風暴雨,還是警察的巡邏車的喇叭聲,都阻擋不了我救人的心。我心中時刻裝著大法,我用心在做。我根本就沒有怕心,有一天晚上我和一年輕的同修出去掛橫幅,轉了幾圈才掛了兩條,還有一條還沒找到地方掛,這時已經快到早上五點了,最後看到路邊上有一棵樹還合適,這兒有人走,又通車,掛在樹上很顯眼。最後決定掛在樹上,於是我就爬上樹去,叫她把掛橫幅的桿遞給我,我一看下面沒人了,這時突然過來一輛出租車,我也沒害怕,最後我還是把橫幅高高的掛在樹上了。

有一天晚上,我到一個低窪的地方去發資料,路很遠,有點偏僻,我知道沒人去那裏發資料,那裏的眾生不了解真相,沒被救到,怎麼辦?於是我決定去那裏發資料。晚上七點我就出發,開始路還好走,後來路越來越難走了,天也快越來越黑了,我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啊,還想走快點,結果沒注意就摔了一跤。摔得也夠狠的,腿摔破了皮,出了血,好一會才站起來,還不能走,看天色越來越晚了,再疼也得去呀,我就忍著痛慢慢走吧!終於走到了目地地,正好夜深人靜的時候,那裏全是樓房,我就扶著樓梯欄杆慢慢往樓頂上爬,再往下發,就這樣一棟一棟的把資料發完,把那裏的人都救了,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愉悅。

為了救人,不管在哪裏遇到甚麼樣的艱難險阻,都改變不了我的救度眾生的決心。

關於講真相勸三退的問題,前兩年沒有經驗又不敢講,勸退的就很少,通過學習同修的交流文章,如今也敢講了。每天上午八點過我就出去講真相勸三退,走前先發正念,走在路上繼續發,我是去救人的,請師父加持讓有緣人都能得到救度,都到我這裏來。清除我所到之處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只要能搭上話的都能讓他三退。我一邊走一邊看,合適就講。一次在公路邊上,看到有位中年男子推著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個老人,我就說著老師傅好有福氣呀!兒子推著車子出去遊玩,多大歲數了?答八十七啦。我又說,那你是老紅軍老黨員吧?他答是。那我就問他:三退保平安,你三退了嗎?他搖頭,我又問他兒子,你聽說過沒有?你是不是黨員?他說他是團員,我告訴他天要滅中共,凡是入過中共黨團隊這個組織的都得退出才能保命,保平安,因為你入這個組織時向它發了毒誓,它在你頭上就打上了獸記,當災難來時就要被滅掉。我們今天是緣份,你們父子倆太善良了,你貴姓?我給你們取個代名退了吧。保住命,災難來了能躲過,以後就有大福報了,他們點頭同意了。然後我又講法輪大法的美好,江魔頭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最後我告訴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有個美好未來。

我又遇到一個六十歲的老頭,我就前去和他搭話:大兄弟,在這玩啊,退休了,原來在哪兒上班?他說他是從外地來這兒玩幾天的,這裏氣候好多玩幾天嘛。我就問:兄弟你在老家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聽說過。這時我就講共產黨搞的各種運動害死了八千多萬老百姓,神要清算它,凡是參加它的黨、團、隊組織的,都被在頭上打上了獸印,神消滅它的時候,頭上有獸印的就一起被滅掉,我又講到社會的腐敗現象。你入過黨團隊吧,我給你取個化名退了吧,這樣災難來時就能平安度過,他同意了。最後我讓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

有一天,有兩位女大學生,來和我坐在一起,我馬上和她們打招呼:兩位小妹很文明,很有氣質,是大學生吧?在哪兒上大學?她們說她們剛畢業,正在找工作。緊接著,我就問,上大學要入黨,你們入過了嗎?她們說她們都是黨員。我說在大學幾年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們說沒聽說過。我就給她倆講「藏字石」,講邪黨搞無數次運動殺害了八千萬老百姓,神要清算這筆賬,我又講大法的美好。她們說你說這些,我們今天才聽說,她們倆同意「三退」,並連連表示感謝!我又告訴她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後你們會幸福的。她們倆剛走,又來兩位女生,同樣和我坐在一起,我就連忙和她們搭上話,真巧,她們和剛才那兩位是一個學校的,我又和她們講真相,勸「三退」,最後她們也很樂意的「三退」了。

我換了一個地方坐下,有兩個小弟弟,我和他們講上話,我問:你們是學生還是打工的,他們說是打工的。我說你們好懂事啊,這麼乖,你們在學校入過團、隊嗎?他們說都入了。我說,你們在外地打工掙錢不容易,現在災難也多,也想平平安安,我和你們遇到是緣份。天要滅中共,我把你們倆的團隊都退了吧,保你們平安,他倆都同意,並謝謝我,我又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

在公園,在大的場地,打工的多,都是十幾歲的高、中、小學生,都是三個、兩個、五個在一起,我去與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三言兩語就勸退了團和少先隊。有一回一起七個人我都勸退了。有時在路上見到人,我隨便和他打個招呼,一說他就三退了。

我勸退了四千多人,最多一天能勸退二十七、八人。也有不順心的時候,一天才退一、二人。救人就是難,自然也會遇到一些魔難。有時我剛一開口,有的人就說:我不相信這些,你不要跟我說這些,拒絕和我說話;有的追著問我的名字,家住哪?妄圖去誣告我;有的就高聲大吼大叫,想讓更多人來圍攻我,想把事態搞大。因為現在中共的特務多,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就不再停留,迅速離開。

因為做的順心,退的人也較多,產生了歡喜心,在講真相時不注意安全,就讓邪惡鑽了空子。有一次,我們三位大法弟子偶然走在了一起,在與眾生講真相時,引起特務注意。特務先在後邊聽,最後把我們三個一起綁架,抓去審問,錄口供。我們沒有配合邪惡的一切指令,二十多天就闖出來了。你再邪惡也不能使我變,我就要完成我的歷史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他們在這個公園盯著我,我講不了真相救不了人,我就到另一個公園去講。這個公園面積比較大,人較分散,效果就差一些,一天才講一、二人。我發現同樣有特務跟蹤,我就到小街小巷去,遇到人講真相勸三退。上午特務出來的多,我就改成下午一點多鐘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這樣效果同樣好,救的人也多又安全,就這樣一直堅持到現在。

我們大陸的大法弟子能夠在腥風血雨的巨難中走過來,能走到柳暗花明的今天,全靠偉大慈悲的師父呵護,導航。師恩浩蕩啊!千謝,萬謝,謝不盡師恩!

層次有限,寫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