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反迫害、救人的經歷與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今年九月初,單位的老幹科長給我打電話,說要見我,順便看望老人,以示關心(因我在外地照顧老人)。通話中,我就意識到:他們居心不良,要迫害我,對大法犯罪,要把我拉下去(去年奧運會前,我上當簽了字)。有去年的教訓,當時我回答的很堅定:「去年你們騙了我,今年我不見你,看老人有的是機會,你不要來了,來了我也不見。」見我口氣生硬,他實說了:「十一前,看看你是上級的意思,要不我不好交差。」我說:「我教你個兩全齊美的辦法,你來轉一圈回去,說沒有找到人。」

通話結束後,我與妻(同修)商量說明我的想法:「去年我沒有做好,配合了邪惡,而後聲明簽字作廢。今年又來了,老幹科長雖然受害,但他甘心情願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他背後有邪惡操控,我們要照師父說的做,不配合邪惡。不和老幹科長見面,我採取常人的做法,『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妻子同意了我的想法。

我同時暗想:前一段時間有地方唱戲,親戚邀請我去看戲,正好我可以講真相,勸三退,但妻怕花錢,沒有去成,現在又是時機,可了我夙願。

這次外出長達一個月,是在師父的呵護與點悟下,利用個人特長(有交通工具、會照相、手機和MP3並用)講真相、勸三退,按預想「十一」後第二天安全返回家中。既反迫害成功,又了了夙願;既修去了一些人心,又救度一些世人,何樂而不為呢?

這過程中,樂的是見到了分別五十年的小學老師、同學和親戚,給他們講了真相,絕大部份人同意三退。當面送了「神韻」光盤,利用看戲的機會發真相資料,利用手機和MP3發真相短信和打真相電話勸三退。專程看望學法時間不長的新同修,她雖遇上腦血栓,但能站在法上認識,提高的快、恢復也快。她的女兒也想學大法,我和另一同修為她請了師父的《廣州講法》光盤和《轉法輪》寶書。為九人做了三退。

親戚們為我提供極大方便,學法、煉功、發正念很少受影響。當然也有苦悶時,有時人心出來了,這是為了甚麼?受累、受氣、花錢、給人家添麻煩。當站在法上就想起師父《洪吟》〈真修〉的詩詞:「心存真善忍 法輪大法成 時時修心性 圓滿妙無窮」。

《曼哈頓講法》中說,「大道無形,各種環境都是給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煉場地,都能夠修煉。」這不是師父在告訴自己嗎?這時我回答的堅強有力:「為了救度眾生,為了修煉,值得,值得!」

其間,自己時時處處把修煉溶入生活中,做事為他人著想,把困難留給自己,不給親戚添更多的麻煩,儘量幫助親戚幹力所能及的活,特別不讓親戚在經濟上受損失。談話中,常人親戚講:「填表、簽個字,不就沒事了?」我說:「不能那樣,那叫背叛師父、背叛大法。做人不是要講良心嗎?講正義嗎?為甚麼把好說成壞、把正說成邪?不能與邪黨保持一致,誣蔑法輪功,這是個關係到人的未來的大事啊!」他又進一步明白了。

離家四、五天後,已了解到老幹科長帶著當地派出所警察去我住過的地方,實施他們的所謂「關心」。他們的偽善已經自行戳穿,親戚們按我的囑咐,智慧的保護了我。

老幹科長他們不甘心,於是在「十一」前一個星期,又讓住地派出所警察找到我家,妻子沒有配合他們,把表放下,也不給他填。打電話約見我,我也不配合。此事「十一」過後不了了之。

十月中旬,我有事返回單位,專程找老幹科長,一連五次也沒見到,說他被調離老幹科。但我決不放棄,要告訴他這種行為的利害關係,不再助紂為虐,他明白真相從而得救。

通過此事我深深的體會到:修煉大法非常嚴肅、非常神聖,我們趕上這非常的歷史時期,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有佛主親自度我們,真是非常榮幸。我一定要按照師父的教導,走正走好修煉的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一思一念要符合大法。把所遇到的好事與不好的事都當成好事,把所在的環境都當作修煉場地,不斷的提高心性。

回想這次迫害是自己求來的,也是多年隱藏的怕心招來的。由於去年沒做好,愛面子的虛榮心,沒有當場把他給頂回去,順從的簽了字,之後覺的喪失了大法弟子應有的氣質和尊嚴,下次再遇到一定做好,這不是求來的又是甚麼?

多年一直瞞著單位領導,但是講真相不可能不講給本單位的人,傳風過耳,領導知道點,也叫一些人監督過,以看望老人為由去過我家,但沒有提煉功之事。以開會的形式,逼我談對法輪功的認識,我說了與電視上不同的看法。因為是開會,我可以保留意見,我也提出好多疑問,誰也解答不了,散會後就不了了之。

我一直迴避、隱瞞,怕招來麻煩。由於去年沒有做好,邪惡抓住把柄,「煉功招魔」,自己心中有鬼,這不就招來了麻煩了。同時我也覺的是師父藉機去我的人心,提高我的心性,安排我了卻夙願。也正是:「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洪吟二》〈見真性〉)。

個人認識,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