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間講真相一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大學生大法弟子,年幼時曾跟隨父母一起煉功看書,中間間斷過,從新步入大法修煉已四年有餘。我一路走來,稱不上如何精進,卻幸得恩師的慈悲呵護。弟子多次感慨,仍覺有太多的神奇與幸福。間或也會人心浮動,懈怠消沉,但是我們都知道,真正走入了大法的人,要再放棄大法是不可能的、無法可想的。修煉路上事情很多,在此僅舉近期課間講真相的一例,望與眾同修(尤其是大學生同修)交流。

大陸的大學院校裏,除了港澳台僑胞外,邪黨的政治理論課(實際上是強制洗腦)對於大多數學生來說都是一門必修課,有時科目甚至不止一門。對於這類課程的厭煩程度,是老師和學生都心照不宣的了,同學們能逃則逃,不能逃的也大都在教室內打瞌睡、聊天、看其它書,以度過枯燥的課程。最近我們有一節邪理課程,換了老師,是屬於「照本宣科」型的,大家都不習慣,加之本來就厭煩這種課,原無生氣的課程在師生間就變得更無交流,死氣沉沉。距離下課還有半個小時的時候,老師要放視頻,我想這看了不害人嗎,就和一女同學趁著都要上洗手間的理由溜了出去。從洗手間出來,我倆都不願意回去,便走到了樓下的椅子上,坐著聊起天來,過程中我一直在想要怎麼樣打開真相的話題。

我們聊起香港,她說還沒去過,過些時候她媽媽說要帶她一起去。我便提起明年一月末,有個叫神韻的很好的全球新年晚會蒞臨巡演,她點了點頭。而後我說在香港的皇后碼頭未拆以前,在那裏看到了一條街都是法輪功的真相展板,她依舊點點頭,沒說甚麼,就扯到別的地方去了。與她搭了幾句,我便從新講回真相展板的事,她忽然驚訝的問:「為甚麼?法輪功不是×教嗎?」我便開始平靜的與她娓娓道來(順帶提一句,自焚偽案依舊是許多人認識大法的心結,講清了這個以後一切都會很好理順),她一直認真的在旁聽著、點頭、提出問題,在我提到自由門、獲獎的《偽火》時要求我把這些傳給她,在講到《九評》的時候更問我九評二字怎麼寫,然後認真的把兩個字寫在了小本子上。

一席話後,她感慨著並帶些義憤的斥責這種種的黑暗、江氏的毒辣等,我同時也向她說明「告訴你這一切不是為了煽動仇恨,只是人有權利、也必須明白的活著。」她很認同,「現在更不想上去聽她講那些了(指樓上課室的課程)」。我感到這是個善良的生命。

現在想來,當時用師父的賜予智慧,那麼平和的就說出了一切,而且對話很順利。也許作為大學生的同修會更有體會,在大學裏接受到的是「高等教育」,知道了人世的很多事情,卻也同時在潛移默化中形成了很多觀念,當世俗觀念灌輸入人腦多了以後,人就不太容易聽取不符合所聽所觀念的事情了,再者大多數人都存在著「已然成年,判斷、分析能力也具備了,受到的又是高等教育,不需要別人來教自己怎麼做」的自以為是的認知,這是阻礙高學位世人得救的另一重要原因。

下課後,我們回到課室外尋找各自的同伴離開,同伴問她剛才幹嗎去了,她說聊天,同伴笑說肯定是些無聊的話題,她卻認真的回話說「不會啊,我覺得這次的內容很有意義耶!」一行人便笑著走了。我在一旁聽了後感到很欣慰,也感謝師父的安排,在弟子有心的情況下,巧妙的使我在避免了邪黨視頻的同時讓一位同學明白了真相。當晚及次日晚我便把先前向她提及的資料放在優盤裏拷給了她,她告訴我看了「偽火」以後「很震撼」、「搞政治的人真恐怖」,我讓她試試上自由門,她說能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