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了無比的幸福與快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得法的老弟子,未得法之前我的身體、家庭真是一團糟,回顧這十幾年的修煉歷程,也真是不能用現在的語言表達。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去了北京,當時知道師父好,大法好,去北京就想起一滴海水的作用。回來後,有一天半夜一點多鐘,他們又敲我家門,把丈夫和兒子嚇了一跳。他們讓我寫保證,我就問他們:「你們讓我保證甚麼?保證我不做好人做壞人嗎?保證我不煉功繼續吃藥嗎?保證我和丈夫打架生氣家庭不和嗎?我煉功又不傷害別人,為啥不讓煉,為啥不讓我做好人?」他們說我嘴硬,要帶我走。我當時也不懂正念,我說:「為啥跟你們走,我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我師父給了我這樣的好身體為甚麼不好好煉功?我沒修煉前,全身是病,現在我沒見過師父的面,全身上下的病都好啦。你們說現在科學進步,但它看不好我的病。我真的不明白,為甚麼做好人國家要管?我如果是你們的親人,現在身體這麼好,你們能不讓我煉功嗎?你們能說大法不好嗎?」我給他們講了兩個多小時的真相,他們走時說大法好在家好好煉功,有一個警察還流下了眼淚。

後來我開了一個門市,凡是來這裏買東西的人,我都要給他講大法真相,警察、記者、老師、局長、學生,不管是甚麼職業,只要和我來往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好幾年了,縣公安局辦公室的人員一直在我的門市採購物品,並讓我立戶記帳統一結算,因為他們覺的大法弟子靠得住,產品質量有保證,態度又好。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問世,開始勸三退,這比講大法真相難,也把我給難住了。門市邪黨東西很多,像國旗,隊旗,團、隊標等,怎麼辦?我煉功,家人不煉,我求師父加持,慢慢說服丈夫。丈夫很支持我煉功,看我很痛苦,當時就說「咱不要它」,就這樣把幾千元邪物全部銷毀了,不讓它存在世間繼續毒害世人。從表面上雖經濟有損失,可我們的門市業務非常好,人多的時候,全家四個人上手也忙不過來,真可謂「門庭若市」。

講真相勸三退,丈夫、兒子也很支持。丈夫當過局長,但他不走上層路線,看不慣邪黨的弄虛作假,他第一個退了邪黨組織,並叫兒子快退。丈夫考慮到安全,不叫我在門市發資料,告訴我只要不拿資料就嘴講誰也不敢動你。兒子就幫助我避開丈夫發資料,還幫著做各種真相資料,幫我一夜夜的寫大法標語,跟我出去貼。

兒子的一件小事使我很是感動。一次,兒子在門市幫我看攤,等買東西的人都走後,他告訴我:「剛才有個婦女領著一個念小學的孩子來買東西,可她偷偷的往兜裏裝了一把梳子,為了不讓孩子從小就降低媽媽在心中的地位,也不能讓孩子跟著學壞,我就沒有揭穿,放她們走了。」

在當前利慾薰心的社會狀況下,兒子能如此為別人著想,能如此善解恩怨,是大法的修煉環境改變了他,他雖還沒有修煉,但「真善忍」的理念也經常在他的為人處事中顯現,法輪大法真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這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啊!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了無比的幸福與快樂。

講三退,剛一開始不敢講,怕人說我們搞政治,但想到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與責任,我們必須去講。剛講的第一個是團員,很快就退了,我很高興。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開始順利的講三退,對像主要是學生和老師,還有校長和教育局的幹部們,他們基本上辦了三退。

大約是零六年,血旗掛在門市旁的局樓上,我就求師父加持發正念,第二天血旗都不見了。我歡喜心上來讓邪惡鑽了空子,把自己的左腳小骨崴了,不過七天基本好了,我一天也沒有休息。

零七年底,兒子有了媳婦,我給她講真相,她為了不讓我生氣,讓我給她退了團。零八年奧運,單位天天造假,她和我生活在一個家裏,發現我辦事處處考慮別人,和她上班幹的工作不是一回事兒,回家和我誠懇的說:「媽,我錯了,我做了個大錯事。我不是團員,上大學就入了邪黨,您給我用大名退出邪黨組織吧!」現在她也在和單位同事、同學講大法真相。

我還有不少人心沒有放下,我一定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勇猛精進,走好師父安排好的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