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讀了《明慧週刊》發表的有關大法弟子運用神通的交流文章後,我也想交流一下運用神通的體悟。

師尊開示弟子:「功能也叫神通,現代人叫超能力。」「層次是由心性所決定的,也就是說使用功能時正念要強。」(《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我悟到在運用神通時,首先要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師尊賦予了大法弟子們佛法神通,是為了更好的清除迫害,證實大法,解體邪惡,保護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所以大法弟子在運用神通時,不能懷疑:我有沒有神通,會不會用,起不起作用。不要站在人的基點上,要從根本上改變人的觀念。要站在修煉人的基點上,大法弟子就是具足佛法神通,威力無比。

大法弟子在邪惡迫害中一直發正念。發正念就是在另外空間打出去功與神通解體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從現在形勢看邪惡已經很少了,世人覺醒了,也證實了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起作用的。

下面是我使用神通的幾件事,寫出來意在證明大法弟子是具有佛法神通的,想用甚麼神通就用甚麼神通。

一、清除附體

二零零四年四月,家裏的親人去世了,我們去送他。我姐突然變了,說話節奏快,短,身體往上一跳一跳的,神態舉止相當不正常。我想起師尊在法中講的附體。明白是姐由於悲傷,身體弱,被另外空間的邪靈(低靈)附體了。師尊說:「其實我說不厲害,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轉法輪》)我立刻想:解體它。這時我姐說:「沒事,我好了。」神態也正常了。

二、警察走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有一天晚上,派出所警察開著兩輛車停在我家樓下,聽有人說:「問問煉不煉,煉就抓。」我立即發出一念:解體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不許上來,回去。就聽有人說:「走。」「上哪?」「回去。」「逮捕證都開了。」「撕了。」他們開車就走了。

三、使用功能解體邪惡因素

有一天半夜,我正睡覺,突然身體奇癢,把我癢醒了。真是來勢兇猛,我非常慌亂,心亂跳,害怕。我想:別怕,別慌。師尊講:「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夠徹底治病的。每一種病都有每一種病的針對治療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說都有上千種,有多少種病就有多少種功能針對去治。」(《轉法輪》)我當時就想:針對我身體奇癢的功能出來,解體使我身體奇癢的功能出來,解體使我身體奇癢的邪惡因素,邪靈,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馬上不癢了,又睡過去了。早上醒來後想起來,覺得太神奇了。我悟到當時按照法理去做,很正,很純,才有神奇的效果。

四、水管好了

有一次,我家水管漏水,開始一滴一滴的漏,後來成細流了,我本想打電話讓別人來修,又一想,我是煉功人,是有功能的。可以做別人動手動腳都不能做的事。我用意念一想:不讓水管漏的功能出來,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想完了,就去幹別的事情去了,沒有執著結果。第二天想起來一看,真的一滴都不漏了。

當然遇事向內找,我還有怕心,求安逸心,疑心等人心,我會去修的。另外,別人想甚麼,要做甚麼,自己都知道,即他心通、超感功能等,大法弟子都具備的。

大法弟子,身在人間,運用神通,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一點體悟,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