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神通是為了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一次我被綁架後被關押在看守所的新生號。這監號人員流動較大,環境很複雜。有個販毒的,人很惡,面相也兇,大家都很怕她,惡警就讓她當號長。她把我們幾位同修分開,不許我們學法煉功交流,還指使其他刑事犯罪人員看著我們。我們通過不同方式講真相也沒有太大改變。

一天背到師父《正念制止行惡》這篇經文,動了一念:讓她對大法弟子行惡的業力回到她身上來償還。隨即她開始發燒,揪的額頭、脖子上都是紅疙瘩,痛苦的不斷撕扯自己的衣服,也說不出話來衝大家喊了,明白的時候還說是作孽了,管法輪功受懲罰了。

可是她並沒停止做惡,指使身邊的兩個人來管我們。那兩個人並不是本性就壞,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被領導牽進來的,只是不想得罪她,想在這裏過的舒服點。怎麼能讓她們不犯罪呢?可是她倆圍在惡人的身邊,想救她們都不方便。我想,拆開她們,讓她們打起來。於是,她們就打起來了,不知甚麼原因,而且一直打到獄警那,當然,獄警自然是沒「勸」好,從警室回來之後她們就分開了。

其中一個主動找到我,非常明確的告訴我說:她明白了,到任何時候都不能把良心出賣給魔鬼。我跟她講三退,要幫她在大紀元上聲明。她很堅決的說要自己做,而且要把家裏人都退了,這場牢獄之災使她明白了很多,她很快就出去了,知道怎麼做人了。

另一個也主動和我拉話,說她在這裏呆的時間長了,煉法輪功的也接觸了很多,在這裏有的大法書她都看了,一些事情都明白,其他同修也幫她退了。並告訴我她從小與佛有緣,這次遭難也許就是為了與大法結緣,不然的話,在公司裏是無論如何也見不到這麼多煉法輪功的人。我告訴她,監獄裏還有好多大法弟子,轉監之後千萬善待大法弟子,不可助紂為虐,千萬擺放好自己的位置,做的好了,大法師父會救你,可能很快會出來。她認認真真的答應了我。

那個惡人一看沒人理她了,就換了手法,把以前走的人留在這的衣服分給新進來的穿,把好吃的東西分給一些人,讓這些得到小利的人在我們身邊看著我們。我和身邊的人講真相,同時發正念孤立她,誰也不許給她市場。當天,一位同修悄悄的看經文,被她發現了,她就瘋似的上去就搶。我們幾個同修一起衝上去保護經文。她一看我們幾個都動手了,就喊屋裏其他人幫她,可是沒有一個人動彈,連聲都沒出。這件事對她的打擊可是太大了,嘴上罵著,可氣燄已經沒了,行動上收斂了很多,自己給自己找台階下,反正是快轉監了,再不管得罪人的事了。

她停止了行惡,也開始說人話了。她告訴我大法書她都看了,大法是來救人的,大法弟子是好人,她販毒是壞人,她的人生就是終生監禁,大法不會救她這種惡人的,她絕望,她仇恨,她發洩。我告訴她這次我們師父只看對大法的態度,對大法弟子的態度,決定她的未來。她說其他大法弟子也這樣跟她講的,她不信。我告訴她為了你的孩子也要相信,因為他們希望媽媽在。我看到她的眼裏閃著淚光,她跟我講她的孩子,眼神中我看到她還有的人性。我囑咐她到監獄之後一定善待大法弟子,千萬不能再做惡。她很爽快,說到那兒就是幹活,絕不再幫他們管事,這些年和警察打的交道太多了,他們更壞,只不過是另一種壞法。這以後她平靜了很多,屋裏的環境也寬鬆了很多。

我很快就回家了,其實回家的過程也是一路用神通:我讓警車找不到勞教所,警車就在勞教所外圈轉轉找不到大門;我讓警察把我們送回家去,警察就說:我們把你們送家去,可別說是我們送的;我讓檢測的儀器顯示血壓多高就多高,心跳多少就多少;邪惡還想要辦甚麼所外執行的手續,我也是用神通找到公安局裏那份檔案材料給毀了,這邊就不了了之了。當時只覺著很有意思,它們都聽我的呀,但不是很明確這就是運用神通。這一段時間大家都在談運用神通、展現神威,才想起那段經歷,是用神通抑制邪惡,講真相救人,改變環境,闖出魔窟。

「時間不等人,形勢不等人」(《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面對全世界這麼多眾生的救度,一個個的講,一張張的發是不行的,怎樣將神的那面和人的這面結合起來,才能達到救度的最好效果。我想到了幾點:

首先是「信」,相信自己具備一切神通、一切能力。這不是相信自己,而是信師信法。師父把一切法力都壓在《轉法輪》中,師父也把一切能力都給了我們,信則有,不信則無。要信到深處,信到根本。師父講「光治病的功能我說都有上千種」,舊宇宙和眾生都病入膏肓了,師父給弟子這些本事了,就用這些功能來治眾生的「病」;師父說「正念一出即可」、「念出即刻見效」(《正念制止行惡》)。就相信法的威力所在,不用管我們能不能看到功能的形態和在人這表沒表現出來。有位同修跟我講,她被非法關押的時候正念不足,狀態也不好,可是卻出來了,她自己都納悶。回家之後才知道,她哥哥天天用搬運功往外搬她,真念的強大威力就顯現出來了。那麼,我們這麼多大法弟子都正念十足的話,同修也早都出來了,邪惡也滅盡了。師父《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認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決問題。」

另外就是要求「純」。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告訴我們:「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我們的使命就是隨師正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還有甚麼呢?沒有任何人心在,就會顯出法的威力。一次乘車到外地,快到地方時,忽然腦中進來一念:前邊的橫幅不好(橫跨公路兩邊的長條幅)。我還沒看清橫幅的內容是甚麼,車就急速的過去了,我回頭看時,那橫幅一頭已經掉下來,垂在電線桿的一端。我當時很驚愕,我沒動甚麼念啊!下車後我回頭找,那橫幅已經沒了。當時忙別的事也沒來的及深想。寫這篇文章時,我才明白,我們就是同化了「真、善、忍」的生命,就是來正一切不正的,所到之處邪惡盡滅,不用動念,生命就應該是這樣的。當然不是說我們現在就都純淨的、純正的符合法的標準了,展現的神跡是對我們的激勵。明慧上講過一位小同修,兜裏揣著真相資料,看到一家窗戶開著,就想把資料送給這家人,兜裏的資料就飛進了這家窗戶,想送到樓上那家,資料就飛到樓上那家去。一位同修到公安局大樓裏發資料,下樓時與兩個警察相遇,使用隱身術,警察都感覺撞上了,可就是看不到人。因為純正的符合法,就心想事成。所以,法對我們的要求越來越高,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神傳文化中,佛道神運用神通除惡救人展現出無窮智慧,何況今天這麼大的法,應該是展現出法的大智大慧,如意所用。我給一位同行講真相,她明白了很多,可還不很透亮。那次談到做夢的事,結果她做了個夢,夢見她就在宇宙中,遼闊的宇宙中都是星雲,一位大佛從遠處漸漸飛近,一看是師父,坐在蓮花座上,告訴她說:「過了這一大劫就都好了」。之後隱去了。她興奮不已,說太真切了,我說的甚麼她都信啊!這以後她就把我給的真相資料帶給她家裏人,勸三退。其實師父用這種辦法點化救度我們例子太多,只是我們沒想到用這種功能來救度眾生,《黃粱一夢》中漢鐘離點悟呂洞賓得道的故事,不一樣啟悟我們用此功能救人嗎?!師父告訴我們「真正的功能有上萬種」,師父怎樣救我們的,我們可以學師父救眾生,只是根據情況智慧的做就是了。

師父在講法中談到運用功能的法很多,現在大多數同修還不很明確用功能,即使展現出來了,都認為是師父幫著做的,的確都是師父給的,但師父是讓我們成熟,讓我們成神。這裏就存在由無意識的用到明確的針對性很強的用,從不會用到會用,從點點滴滴的用到無所不能的用,這也得煉,得熟,得巧,逐漸做到「人坐在那裏,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人家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轉法輪》)。正法到今天,師父希望我們儘快成熟,是「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那麼我們就該神起來。

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