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神通證實法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看了《真眼觀大千 神通漸甦醒》和關於此文的兩篇體會文章後,想把這些年自己運用神通證實法的神跡拿出一部份來和同修交流、探討,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從師尊講法中知道,其實我們甚麼神通都有,就是不會用。其實就是被人的觀念障礙住了,說白了還是深層對師對法的不堅信。我們是修佛的,當佛性出來時,就是佛法神通在那一層能力的體現。當我們符合那一層次的時候,神通想怎麼用就怎麼用,這真是帶著如意的真理。用純淨的心態一想就好使,關鍵是要從骨子裏發出純正之念,認為就是那樣,結果和想的就是一樣。

一、大法不離身,正念顯神威

在二零零一年,有兩次我帶著大法的書到北京證實法,達到了證實法的目地,又把書帶了回來。當在天安門打出條幅「真、善、忍」和「法正人間」時,警察兩次把我送到房山公安分局和看守所。一次把大法書翻走了。我給他洪法,他把書還給了我。我求師尊幫忙,用輕功越牆而歸,兩天到家。有一次他們搜我三次身,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我是神,誰也看不見,結果他們手都碰到書上了,也沒發現,我絕食十七天回家。

二、幾次呼風喚雨,請雷神幫我助師正法

在二零零五年,我在外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時,晚上六點,我對著窗戶立掌發出強大的一念:請風神、雨神、雷神幫我助師正法,把這個地區迫害大法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立即炸光。念一出,馬上一個大火光球從窗閃進,在屋裏轉了一圈。當時幾個刑事犯和兩個大法弟子「媽呀」一聲倒在炕上。大火光球從他們頭頂飛出窗外,只聽「喀嚓」一聲爆炸了,緊接著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那時,那個看守所所有的電視天線全炸壞了。

還有一次在外縣,我和一個協調人從早上六點至七點一直發正念,我當時發出強大的一念,風雨雷神助我,把這個地區迫害大法的邪惡炸光,念一出,從六點到七點一直不停的在天空中打著炸雷。我感恩師尊的淚水濕透了前胸。在這強大場的作用下,那個同修也不停的流淚。

三、神威震法警,他們成為活傳媒

記得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開庭時,我大聲的對邪惡說:我修「真、善、忍」沒有罪,你們這樣對待我是不公的,老天都會為此落淚的。話一出,本來晴朗的天空,頓時閃電雷鳴,圍著法院大樓的上空下了兩個多小時的大雨。雨水有半尺多深,而離法院幾米以外的地方都是幹幹的,哪也沒有雨。

當法警要把我送到看守所時,我想那個地方不是我呆的地方呀,念一出,警車在一家汽車修理部門口「叭」的一聲就壞了。車同時壞了六處,四個車輪全壞了,電路板燒了,排氣管斷了,兩個法警下來氣勢洶洶的對我說:你說是不是你發功整的?北京的大牆你都能飛走,這肯定是你整的。我笑著說:如果你們不再迫害大法,將來能留下來的時候,你們會在茶餘飯後把這個真實的大法弟子的神話故事講給你們的子孫後代。兩個警察略有所思,車周圍圍滿了人,人們都在說法輪功發功把車給整壞了。這個消息傳到了看守所,三班倒的警察們,他們每班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我的房間問我此事,犯人們無比的相信大法,對大法弟子無比的尊敬。有的和我背起了《洪吟》,有的說出去就學大法。

四、正念一出任何刑具不起作用

這些年在證實法時,無論我被非法關在哪裏,他們看我煉功,就強行給我戴上手銬、腳鐐或用繩子綁上,對我來說都不起作用。一念打出去,就是開。特別是一次被關在北京房山看守所南七號,當時我們全屋十幾人全絕食戴手銬、腳鐐,十九人全開了。警察不信,說是我們手有釘子或頭卡子甚麼的,刑事犯解釋,他們也不聽,反而把我們鎖的更緊了,手銬都扣到肉裏了。警察叫囂,如果我們當他面再開一次,他就信。我們雙手使勁往兩邊用力,結果我和另一個大法弟子的手銬全開了,警察深信無疑,然後把我們十七人全部無條件放了。

五、在正念作用下,看守所的所有開門鑰匙全壞了

一次在看守所警察找我談話,往號裏面送我時,我看著她拿著一個大鐵圈,上面串滿了鑰匙,我心想,叫她開不開門。結果幾十把鑰匙全齊刷刷的在鑰匙脖的地方裂紋了,要折了。警察看著我,問是怎麼回事,剛才還好好的呢?我說就是不該關我們!她驚奇的看著我……。

六、給警察的熟(紅)西瓜,到他們手變成了生(白)西瓜

使她們更不可思議的事是我在警察辦公室給大法弟子打電話,叫她們給我們送大法書來。因為我們當時在門外路邊幹活。我在打電話時,先求師父幫忙,經警察允許,我打電話要大法書。在旁邊坐的警察就是聽不到我大聲說的內容,看著近在咫尺,可是不在一個時間場,他根本聽不見。同修送來十幾本大法書和切好的西瓜,包著塑料袋還有一些衛生紙,走到大門口,看門的警察要翻查我的身體和我手裏的袋子,我順手把一個直淌紅汁的大西瓜送給警察說:「你們辛苦了,吃吧。我們已經吃完了。」在他接西瓜時,我拎著裝大法書的紙袋子往裏走,他也沒攔。可是當他們要吃那西瓜時,那個熟西瓜卻變成了生西瓜,不能吃,他們扔了。一個獄警問這是怎麼回事。我說這就是佛法神通給你們的展現。

七、黑暗中能讀大法書,掌聲示神奇

一次在看守所裏,我讀大法書,幾個大法弟子和刑事犯圍著聽,那是冬天晚上五點多,突然停電了。可我沒覺著天黑,還在大聲的讀著。大家使勁鼓掌,我說:「你們不聽法,幹甚麼呢?」她們說:「已經停電了,你還能看見?」我說:「沒黑呀!」旁邊的刑事犯都很驚訝。她們親眼目睹了大法弟子的神奇。我們鼓勵她們說:你們真有福氣,這不是誰都能碰得到的。她們就和我們一起學大法了。

八、讓小字變成大字,一念即成

在監獄被非法關押時,一次一個同修用衛生紙抄的十一頁《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送給我看,晚上在被窩裏又黑,字又小,甚麼也看不見。我就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請把字放大放大,變亮變亮。」結果被窩裏通亮,字變的像手指頭一樣大。師尊加持我,一夜沒睏,反覆看了幾遍。

九、在監獄裏常停水,可是在我的念中沒有這個障礙

當我洗手、洗衣、洗碗、洗菜時,停水了我就把手放在水龍頭下,做著接水的動作,心想請水神幫幫我,馬上就來水。這樣的事經常有。一次,一個刑事犯從頭看到尾,她很驚奇的把此事告訴了大家。大家深信有神在。一次一個刑事犯要我再給她們試一試,我笑著說:「你的心念不純,不敬,我不會滿足你的慾望,放大你的執著,那就等於是做壞事,不敬神。」

十、在被迫害的日子裏,佛法神通伴我走過艱難的歲月

這些年中,在被非法關押的日子裏,因為喊「法輪大法好」,因為學法煉功,我沒少挨警察的毒打。每當他們打我時,我就立刻想到「金鐘罩,鐵布衫」,就不疼了。有時被吊著,或整日整夜「開飛機」撅著,有時撅著、吊著能睡著,好像身體沒有了。

一次絕食,他們把我吊起來,胃裏插著管子,頭上用膠布纏了很多圈,只露兩隻眼睛和嘴,把我一個人鎖在禁閉室裏,我感覺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感覺好像在席夢思上睡一樣。犯人早上打開鎖著的門,用腳踢我一下,以為我死了呢。我說你幹甚麼呀,我睡的正香呢。她說我真是滾刀肉,沒治了。我閉著眼,背著法,好像雙盤,雙手在前面結印一樣。可睜開眼看看不是,但是那些業力哪去了?總得有人承受吧,那都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我承受了。我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

在禁閉室裏,那裏吃的很差,每天兩頓玉米糊,我一動念:大法弟子不該受這迫害,應該吃飽,這一念一出,看我的犯人在兩個月內給我弄了五十多樣好吃的。新年我從禁閉室出去時,我們大法弟子都在走廊或監室擺上桌子,買來罐頭、水果、點心,刑事犯給我們找來最好的貢桌,一齊遙祝遠隔重洋的師父新年快樂,並接受弟子一拜。

在禁閉室裏看我的刑事犯,她是別的監區的,她特意買了葡萄和獼猴桃敬獻給偉大的師尊。新年的幾天裏,每天吃完飯後,刑事犯和大法弟子都排著隊,等著發聖品。我們把貢的聖品每人分一口,有的警察把貢尖拿走,給家人或自己吃。在這人間最艱難的環境中,大法弟子,刑事犯還有部份警察共同沐浴著師尊的佛恩浩蕩,吃著、笑著共享佛光普照。

在證實法的日日夜夜裏,處處時時念念都離不開佛法神通,真是寫也寫不完,說也說不盡。只拿出來一小部份和大家一起探討。在大法修煉中,我深知自己修的不好,叫師尊為我多操了許多心,多承受了很多。

寫到這,我想說一下,同修運用佛法神通並不難,就是要養成運用神通的習慣,習慣成自然就好了。不要封閉自己,不要說自己不行。要有底氣:我是師父的弟子,佛法無邊,我是大法中的粒子,我的智慧也是無量的,應該打開自己的思維,發出純正的一念,一思,一想,試一試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