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同修「去掉作案心」一文所想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看到《明慧週刊》第四零六期學員文章,「去掉作案心「一文很有感觸。

正法修煉已經走過十年了,可我做證實法救度人的事時,總是做不到堂堂正正、坦坦然然(這裏指人心裏的感覺,並不排除注意安全的因素)。發真相資料也多採取晚上,藉著夜色可以作一些掩護。甚至在發的過程中,腦子裏總是浮現出小時候看過的一些邪黨拍的關於「地下邪黨鬧革命」的電影裏的鏡頭,有時候覺的真有些「地下黨」的感覺。從法理上悟,明知道這樣想不對,可有時就是不斷的閃出這樣的念頭,甚至排不掉,壓不住。很顯然,那些不正的念頭絕不是我!

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時,也遇到有的常人反駁我們說:「如果法輪功好,為甚麼國家不讓煉?」我就給他解釋為甚麼。接著她又問:「既然你們發資料是做好事,為甚麼在晚上偷偷摸摸的發,而不是在白天公開發?」儘管我也一再給她解釋,可是總覺的底氣不足,甚至心裏還有贊成她的那種說法的因素。

在我第二次被綁架的那天,當看到那麼多警察衝進我家要綁架我時,腦子裏頭一念不是否定邪惡勢力的考驗、迫害,而是:「這一幕終於發生了。」那種「只要做證實法的事,就一定會遭到迫害」的想法,在我的潛意識中一直存在著,而我卻沒有察覺。儘管從法理上也知道,師父講:「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可是總覺的學法歸學法,一落實到實際當中,各種人心、觀念,「怕被迫害、怕不證實法不能當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念頭總要冒出來。正像師父所說的:「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精進要旨》<警言>)

有一次,我地有兩名同修出來發資料、光盤。在發的過程中有一個人騎在摩托車上問:「你們是幹甚麼的?你的兜子裏裝的是甚麼?有光盤嗎?」她們倆一看那人的面相不善,就認為是「蹲坑」的,心裏就有點慌,嘴裏說著「沒有光盤」,可能表情已經不自然了,腳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剛走出十來步遠,就見那人用手機打電話,說:「你過來一下。」她們更加加快了步伐,包裏還有沒發出去的《九評》、神韻晚會光盤、護身符,慌亂中藏在了一戶人家的柴房裏,打了一輛出租車。按以往的做法是要給出租車司機講真相的,可這一次卻擔心出租車司機也是「蹲坑」的,一路上都沒敢講。下車的時候,勉強告訴司機「記住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沒想到司機的姨姥姥也是煉法輪功的,早已知道了真相。她們倆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本來心裏就不穩,一有人問就慌了,當時只想著快些離開,別叫抓起來、被迫害。

還有一次兩位老同修晚上出去發資料,一位身體靈活,走得快,另一位身體不靈活,走得慢。她們一人一戶挨著發,走得快的同修發得快,發完後遠遠的藏了起來,走得慢的同修心裏就埋怨那位同修不管她,只顧自己發:「你該發的戶都發了,我還在發著。出來人正好把我抓住!」(這一念已經不是正念了)正想著,忽然有一家門開了,出來人了。她怕人家知道她在發真相資料,於是「靈機一動」:裝腿瘸!她一拐一拐的裝腿瘸,一邊喊著「你慢點走,等等我」,走開了。

雖然那次發完資料她們就回家了,但事隔不久,裝腿瘸的那位同修腿疼了好長時間,有一段時間真得一拐一拐的走路,真象腿瘸了一樣,本來可以雙盤一個小時,後來發展到連散盤都盤不了,煉動功都站不住。通過師父的點化,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學法,現在一切都正常了。儘管悟過來了,畢竟走了一段彎路。由此可見,我們修煉人一思一念都非常關鍵。正像師父說的:「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

有時讀同修的文章感到很震撼,尤其是看到同修在講真相、救人過程中的壯舉,真的讓我很佩服,真有一種「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的感覺。可我在做證實法的事情時為甚麼就神不起來呢?通過看同修的這篇文章我明白了:同修在做證實法的事情時是神的狀態,而我在做證實法的事情時是人的狀態,而且還是一種很不好的人的狀態──作案心!帶著這樣一種心態去救人又怎麼會神起來呢?

正法修煉十年了,我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儘管每一次講真相救人的過程都會有遺憾和不足,都想著下一次一定做好。不管有多少人心、觀念,我也有決心修下去,有師父的加持,有一顆返本歸真、救度眾生的堅定信念,我們的路一定會越走越光明。我相信:終有一天我們會在白天,堂堂正正、坦坦蕩蕩的講真相、發資料救人。那種「作案心」永不會再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