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甲流症狀」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前天,我有點「甲流症狀」,我就想:為甚麼我出現了這個症狀呢?因為修煉後很少有感冒的症狀。我就向內找,究竟是哪些人心引起的這些假相呢?

一是這些天,看到辦公室很多同事得了「甲流感」,潛意識裏有一絲幸災樂禍的感覺。心想:誰讓你們不從內心認同大法?(同事大部份都三退了,但我講的還不透)這哪像修煉人想的呀?不僅不可憐眾生,不慈悲眾生,還看熱鬧,原來是妒嫉心,我既然認清了它,就要解體它。

二是前幾天單位組織打甲流預防針(疫苗),從內心深處不是想讓大家知道我是因修大法了,不用打針,也沒事兒。而是腦子裏總想找各種藉口(對藥物過敏哪,感冒啦)不打針。雖然意識到這樣想不對,也沒有這樣做。但畢竟閃過這樣的念頭。其實是不敢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有很強的自我保護的心。也有怕常人誤解大法弟子,怕給大法抹黑的心。

三是前幾天聽本單位的同修說,他們辦公室所有人都有過「甲流」症狀,就她沒事兒,曾經和我說了兩次。我嘴上附和著,潛意識卻有一念:這有啥說的?其實是自己有一顆看不起同修的心,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的心。而且在我深知這位同修各方面修的很紮實的情況下,還這樣不自覺的想同修,說明我這顆心很頑固,已經形成了自然。在打這篇文章時,才想起了這一點。

四是上週和同修集體學法時,有一同修出現很嚴重的「感冒」症狀,我當時想到可能是干擾,但並沒有給她指出來。因為我想:自己修的不好,到現在連資料也不敢發。而這位同修天天上午發資料,下午學法。其實是自己對同修不負責任的心在作怪,還有邪黨文化的毒害。修的不好,能幫同修的你就不幫了嗎?看到同修的不足,你就不圓容了嗎?

正是這些人心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才造成了「甲流」假相。面對這假相,我是如何做的呢?

首先從心裏真把它看作假相,我就相信大法弟子根本不會得「甲流」。同事得了「甲流」,都請假,都上報。我不能請假,而且還不能在同事面前表現出來,否則會給大法抹黑。

其次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想如果是我自己的病業,我就承受;如果是舊勢力強加的,我一點也不能承受,而且一點也不能讓我師父承受,全都打到舊勢力那兒去,讓它們承受。

昨天上午,我較難受,偶爾咳嗽一聲,腦袋鑽心的痛,我立即想起了師父的講法:「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眾笑,鼓掌)說你叫我熱,反過來我叫你熱,我把你熱的受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你讓我疼,我就讓你疼,結果真不怎麼疼了。

得過甲流的同事前天在我們辦公室說:甲流咳嗽和其他感冒不一樣,一咳嗽,心肺部都刺疼。好像故意說給我聽的。我就是不承認它,既然它已經停留在我嗓子這兒了,那我正好在這兒解體它,絕不能讓它再往下發展,從我這兒出去的甲流靈體,立即解體,決不讓它再毒害他人。

修煉人的一思一念真的有能量,別人家都是一家一家的傳染,而我也沒計較過這些,丈夫和孩子卻好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