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師父《致歐洲法會》的感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看了師父新經文《致歐洲法會》我想到幾點和同修交流一下。在經文中師父是針對那些因同修之間的矛盾,不向內找,而不參與證實大法的事或甚至不修的學員講的。我們一直出來參與證實法項目的同修知道周圍還有這樣的學員,也一定會著急,一定會想辦法交流,使這樣的脫離整體的學員回來。但進一步理解師父的法,我覺的師父不僅是針對不出來的學員說的,也是針對我們已經出來的學員說的,我們從中也能看到自己的問題,甚至也是很嚴重的。

我們一直出來的同修中,我們雖然沒有不幹證實法的事了,沒有一氣之下不修了,但我們卻經常會在幾個同修一起做項目的時候,他對我說了不好的話了,他總是和自己過不去了的時候,而一氣之下不幹這個項目了,跑去幹其它項目了,或者還在幹這個項目中,卻因為別的同修的態度不好而賭氣不幹這件事了,幹這個項目的另外的事情,從而使項目的進程受到嚴重阻礙。這樣的事情真的還是時常發生的。

我理解正法的總體進程情況和我們每個項目的進程好壞有密切關係,那麼當我們因為個人的不滿而導致某個項目不能很好推進時,不也是嚴重的違約嗎?

從個人修煉角度上來看,同修之間的矛盾,不管對方是否真的錯了,自己產生不滿的情緒已經是自己有問題了,但這還是個人修煉問題,每個修煉人都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我理解這一切也是修煉中正常的表現,是需要我們在問題矛盾出現中如何看自己,一時過不去,也是自己的問題,也不是大問題,可是一旦這種矛盾和證實法的事情聯繫起來,一旦我們把自己的情緒和證實法的事等同起來時,甚至把自己的情緒看的比證實法的事更重要時,問題就非常嚴重,舊勢力為甚麼成為被淘汰的對像,就是因為它們把自己所執著的東西超過了師父的正法需要,師父在法中講:「可是舊勢力不是這樣幹的,它們是把它們的選擇作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為為它們所要的那一切圓容,整個反過來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那麼在這一點上,我們不是和舊勢力同樣的心性呢?我們怎麼能同化法到新的宇宙中去呢?

我個人理解師父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其中一方面原因是我們在參與助師正法中,遇到矛盾時向內找,不斷修好自己,使正法進程推進,那麼我們個人的修煉昇華完全和我們在正法中起的作用、能否救度更多的眾生緊密相連了,所以我們修好自己就意義非凡。但反過來,我們不修好自己就會干擾師父的正法,同樣要承擔不可推卸的責任,將來無法面對神的審判。

我們修煉人都是有人心在,都會有遇到問題過不去的時候,但當看到我們的不滿在影響項目正常進行時,我們無論如何不能不考慮證實法的事,即使一時想不通,對某某同修情緒很大還是過不去,一時間過不去就過不去,但我們不能對眼前的證實法的事不顧,我們不能置眾生於危險的境地而不管。有的同修認為,我和他們合不來,他想做這個事,就讓他做吧,反正我有我的事在幹,誰也不能說我不在做證實法的事,如果那些同修的事不是太重大,我幹的事也比較重要,那麼這種想法可能不是大問題,但如果那些同修的事是涉及到我們大局中的項目,這種不參與、不關心的想法就有很大問題。

修煉是很嚴肅的,對我們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們也越來越向表面上修好,我們的一思一念都要歸正,我看看我自己,我雖然行為上沒有不配合,但思想上時常有不純淨的念頭冒出來,對自己不喜歡的、不滿意的就不想關心,我也會因對別的同修的不滿而不想合作的念頭,雖然沒有表現在行動上,但行為是思想指導的,即使我表面勉強在做,也是沒有盡心在做,這個場就不祥和,同時也容易被邪惡鑽空子,出現阻礙。如果長期下去,不去此心,影響到項目的進展,那也是嚴重違約。

我們參與正法的任何一件事都是神聖而偉大的,那麼我們就要有一種神聖的心態去對待,都應該本著慈悲的心態無條件的圓容師父所要的。救人就是救人,不能說我必須用我喜歡的方式我才去救人,不是我喜歡的我就不管了、漠不關心、不支持。

目前我們地區神韻的租場地的問題出現暫時停滯不前的狀態,也許是我們需要靜下心來好好向內找的時候了,問問我們面對神韻這麼重大的事,每個大法弟子是怎麼樣的心態去對待的,我們在選擇甚麼,這也是我們提高的一個機會,我們整體在法上提高了,神韻的事就能突破。

最後我還想說一點,就是針對神韻這麼重大的證實法項目,針對出現的一切干擾,第一念還是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我個人的理解是:一件證實法項目不能順利推進,一定有我們不足和執著,我們遇到阻礙一定要向內找,提高上來,證實法項目就會突破;但反過來,我們有執著,一個證實法項目就不能成功,這是在承認舊勢力,我們決不認可。但我們遇到問題一定要向內找,因為我們是修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