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走回修煉的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因為按走入大法修煉的日子來算,我已得法十一年了,應該算是一位老弟子了,但是自己在這十一年中並沒有真正的同化大法昇華上來,而是走了很多的彎路、犯了很多的錯誤。真正走回修煉是在零八年的九月底,我修的不好,只是談一下自己走回後對法的淺薄認識。

一、不站在法上修,錯誤的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我是一位年輕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後,雖然自己也多次走出來,上過天安門去過信訪辦,也曾從看守所絕食闖出來,但是由於自己並沒有對法理有深刻理性的認識,對法不堅定,再加上不知道向內找,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人心與觀念,把這場迫害當成是世間的邪惡政權組織對人的迫害,內心承認了迫害並消極的承受著。最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前新安勞教所),因以前在別的看守所被電棍電過,在調遣處惡警拿著三萬伏的電棍在我眼前晃時,怕心使我認為這樣的關、難自己承受不了,過不去只能「轉化」,雖然是違心的,但自己認為「轉化」就是對大法與師父的背叛,只有被銷毀與解體的份,同時又覺的如果自己去尋死也會被邪惡利用來抹黑大法而放棄了輕生的念頭,就這樣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苟且偷生的活著。

非法關押結束後,我回到了正常生活的環境,但是迫害的陰影始終纏繞著我,加之生活學習的環境仍受監視,同時覺的自己這麼差勁不再相信師父還會管我;還有,對邪黨產生了深深的仇恨,恨它掀起這場迫害讓全民都參與使修煉者在世間難以生存,恨它用如此卑鄙的「轉化」手段讓修煉「真、善、忍」的人自己違心的揭批師父與大法,恨它們用種種酷刑及非人的精神折磨迫害對大法與師父仍有正念的同修。在身心遭受迫害的巨大痛苦、面對貌似強大邪惡的無奈無助、對人生前途的失落無望,我該怎麼活著?我沒有信師信法從法中找答案而是採用了在人中尋找答案和解決辦法的方式。

在這種心態的驅使下,我在網絡上認識了一位也反對邪黨且貌似「正義」的人士,隨著不斷的信件來往,我所有的人心都在他那裏得到了滿足和安慰,我由對他的敬佩漸漸的產生了愛慕,最終在他有計劃有預謀的誘騙與勾引下犯了重罪。他家在南方,當看到他妻子妒嫉的眼神,還未泯滅的良知使我深深的愧疚,我才明白為甚麼師父說:「想過好日子,可能就要損害別人的利益,可能就助長人的自私心理,可能就佔有別人的利益,欺負別人,傷害別人。」(《轉法輪》),原本認為自己追求美好的愛情是無可厚非的,直到那時我才真正認識到自己傷害了別人。幾經思想鬥爭,我向他提出斷絕這種不正當的關係,換來的是他對我百般的刁難與侮辱,我自認為自己犯的錯要自己償還,默默忍受著。後來二零零八年一月南方遭遇特大雪災,鐵路被封火車停開,許多外地人排幾天幾夜的隊伍才買到車票,卻又不得不去退票。我得到了飛機票,坐飛機的當天,高速公路因大霧被封,我已經打消了回家的念頭,這時聽說可以坐新開設的動車組去機場。就這樣我準時登上了飛機,出乎我的預料回到了自己的家鄉。

二、師尊慈悲安排與呵護,使我從新走回大法

雖然離開了他,但是對他的愛、恨、情、仇不斷湧來,時而陷在甜蜜的感情中不能自拔,時而想起對我的羞辱又淚流滿面……離開了他,但感情和精神仍受著折磨。想不通為甚麼我的一片真情換來的是滿身的傷害?實在是想不通。就這樣我在家以淚洗面近三個月,最後我感到自己精神都要崩潰了,再這樣下去我就變成精神病了,才開始一點點自拔。

有一件事情令我記憶猶新,就是在南方那個城市找工作時,我看到有一個自己的專業、能力都符合要求也很適合自己的職位,於是進行了充份的準備去面試,但是坐車途中竟然沒聽到報站誤了面試時間,結果以名額有限的原因沒有錄用我。一直對此事疑惑不解,自己豎著耳朵怎麼就沒聽到報站呢?直到我在家鄉找工作時才知道那個工作是幹傳銷的。師父關於傳銷的講法頓時打到我的腦子裏,我豁然明白不讓我找那個工作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原來師父一直在管我,看護著我,也明白了這次能回到家鄉也是師父的安排。

後來當地招生考試,我沒有任何心情隨便複習了一下竟考上了,接下來培訓安排在我曾認識的一位大法弟子家附近。那位同修正念很強,曾多次正念闖出魔窟,我很敬重她,於是來到她家。她讓我看師父的經文、週刊、《修心斷慾》小冊子,當看到小冊子中那些走過彎路的同修另外空間的可怕下場及師父再三的告誡時,內心很震驚很沉重,看到師父要求要將此事曝光出來,頓感愛面子的心死死的阻擋著我,可是又看到了同修引用師父的話:「你知不知道我在等你?」我的心震撼著,彷彿此話就響在耳邊,這句話像當頭一棒敲醒了我。正念與人心激烈的角逐後,最終放下了面子,我鼓足勇氣向同修曝光此事,邁出了回歸的第一步。

由於十年多來自己都處在脫離法的狀態,對師父與大法的感覺陌生而又遙遠,常常看到同修的交流中談及對師父的感恩與讚頌,自己卻沒有這樣的體會。於是我從同修那裏借來了《憶師恩》,當看到師父把家人丟在垃圾筒裏的老白菜幫撿回來做成菜、將掉在地上的米粒送到嘴裏、吃弟子剩下的麵條時,當讀到師父為了傳法節省經費每天都只吃方便麵、只有一套衣服每晚洗了第二天再穿上、和外地趕來參加傳法學習班的學員同樣住在睡覺時老鼠滿身竄的旅館時,當看到一個個生命垂危的病人在師父神奇的法力下從獲健康而師父卻不圖任何回報分文不收時……震撼、感動、敬仰與痛悔的心情交織在一起,淚如雨下。原來大法師父這樣的高尚偉大、這樣的慈悲眾生。雖然十多年了大法書就在身邊卻沒有珍惜修煉的機緣,自己都為自己痛心不已;好羨慕親眼見過、跟過師父的弟子,覺的他們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幸福;同時感到,這麼偉大的師尊,如果此生不能做他所要求的人,不能按照他的教導昇華自己的境界,不能在精神上追隨他,那將是一個生命永遠的遺憾與深深的痛悔。

之後我又看了《我們告訴未來》九集系列節目光盤,為大法弟子對真理的堅定與捨生捍衛而落淚,為短短幾年正法洪勢的迅速推進與在世間的表現而感慨,為師尊帶領著眾弟子在巨大魔難中依然救度眾生的種種壯舉而讚歎!我心底生出要真正堅定修煉大法的願望,我也想做裏面那樣的弟子。

三、從法上認識這一切

自此我開始嚴肅對待自己的問題,回顧自己十多年走過的路與這次錯誤的一思一念。我反思自己是怎樣對那個人產生依賴的,是因為我沒有認識到這場迫害是對修煉者的邪惡檢驗,是衝著人心而來的迫害,我的理解完全淪為某政府某黨派對人的迫害,因而我在人世間尋找解決痛苦、求得保護的方法,其基點已完全偏離大法。

因為我的色慾情不去,舊勢力就利用那個人的壞思想使他變的更壞,從而達到同時毀掉兩個人的目地。他最初因我被迫害的經歷還萌生出要修煉的念頭,他由開始的「好」變為後來的「壞」都與我有直接關係,所以我對他是有責任的。但是當我想歸正自己的行為並勸說他時,他之後的表現與行為那是他真實的內心寫照,他自己的錯誤也是一定要自己承擔的。

起初我是恨他的,因為他不僅毀了我的後半生也毀了我的修煉。隨著法理的昇華,我放下了對他的恩怨情仇。師父用最大的慈悲救度舊宇宙中的眾生,不計生命歷史上的罪過,也不看一時一世的表現。這一點上已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印證,在我犯下重罪之時,師父沒有放棄我,而是給我以希望,鼓勵我、加持我,使我的精神世界得到了新生。現在我也要盡自己最大的慈悲對待他,放下一切自我,圓容師父要的。自我走回後,再也沒和他聯繫過,但我內心真誠的希望他能夠認識自己的罪錯並悔改。他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不要因一時的錯誤或我倆之間的恩怨錯失生命久遠等待的大法與修煉機緣,使自己的錯誤成為生命永遠的錯誤與遺憾!

在勞教所裏我「轉化」了,結束非法關押後並沒有真正的在法中修,舊勢力虎視眈眈,沒有安排再抓捕我去邪惡黑窩的迫害,就鑽我在色慾情上的巨大漏洞,無論甚麼迫害形式舊勢力的最終目地是想徹底摧毀我對修煉的正信與信心,從而毀掉我。當我向同修曝光自己骯髒行徑時,她們很震驚,覺的我這樣看似單純善良的女孩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這給社會將造成多惡劣的影響?連我回頭看自己走過的路,我都不明白這些事情自己是怎樣幹出來的,負罪感、羞恥感、給法抹黑無法彌補損失無法償還業債的恐懼感,使我撕心裂肺的痛苦,痛不欲生。我想到了死,但是轉念又想真死了那不正中舊勢力的圈套、給大法抹更大的黑嗎?如果我在哪裏摔倒就在哪裏爬起來,走好今後修煉的路,那才真正的證實了大法的偉大──犯下男女關係重罪的生命,只要真修大法都能夠修成光燄無際的偉大的神!

由於自己放縱色慾情,錯誤的認為只要沒有發生實質的行為就不算錯,正是這種想法讓我已身陷險境卻不自知,從而更無法認真的對待自己的一思一念,為自己埋下重大隱患。加之邪黨社會開放性亂,使世人都不知道做人的標準,以為追求感情與肉體刺激是天經地義的;又因為家庭原因從小沒有這方面的正統教育,沒有任何這方面的道德約束下膽大妄為、無知無畏的犯此重罪。

我不斷的向內找,是自己求安逸、懶惰、怕吃苦、貪圖世間所謂幸福的為私為我之心,導致我在法中不能精進、不能嚴格要求自己;是愛面子、虛榮心、求名的心使我不敢坦誠面對自己的問題,而是掩蓋再掩蓋著,這樣一步步脫離大法走向危險的境地。認識上來了,不好的物質一層層的去掉,我的內心清淨起來,漸漸分清哪些是思想業和後天觀念,怎樣在法上認識所發生的一切。用法審視自己對這些事情的每一個念頭,對法的認識也漸漸成熟起來。

邪惡想利用這可怕而巨大的魔難徹底毀掉我,但感謝師父慈悲給我機會走回來,並能從內心深處反省、審視自己的修煉;使我深刻的體會到末劫亂象與世間險惡,從而更堅定了修煉的決心;我真正認識切身體會到色慾情、為私為我、追求所謂人間幸福的可怕!

走過這些魔難,我明白了,無論走過怎樣的彎路、犯過怎樣的錯誤,只要能從法上認識上來,心性提高上來,就把壞事情變成了好事。這一切都源於師父,源於大法、同修及向內找。內心充滿著對師父巨大承受和洪大慈悲的感恩,以及對大法無邊法力與無限圓容的讚歎!

四、法中精進,講真相有了突破

那位同修讓我住在她家,為我提供了沒有干擾、充滿正念的修煉環境,我開始認真從頭學法,看師父所有的新經文、各地講法及師父評語文章;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明慧編輯部的文章,我才發現早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編輯部就寫過《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維護大陸資料點、上網點的穩定運行》,文章指出男女關係的問題,雖然自己零五年有機會能夠看到明慧網卻沒有重視編輯部的文章,沒有看過此文,不珍惜明慧真是巨大的損失呀。

學法煉功發正念每天都在做,唯獨講真相遲遲突破不了。不知道講甚麼、怎麼講,怕舊勢力以我犯過的罪錯為藉口加大魔難迫害我,如講真相的時候會不會被人舉報、再被非法關押?我向同修道出內心的想法,同修告訴我要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即使有漏舊勢力也不配迫害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我想起師父在法中講過每一關每一難都是根據學員的心性安排的,只要我想過就能過去,這樣自己心裏穩定了一些。

我們用了一週的時間把《洪吟》、《洪吟二》按照目錄的順序都背了下來,尤其是《洪吟二》中的《掃除》、《快講》、《清醒》、《大法徒》等讓我感到講真相救眾生的重要與緊迫。同修拿來了明慧網上勸三退經驗交流小冊子,我一邊學著,一邊想不能一拖再拖了。在去菜市場的路上我反覆默背著《洪吟二》〈道中行〉和〈怕啥〉,那次買菜我帶回了三個人的三退名單,勸退過程中沒有絲毫的怕心,腦子裏空空的。同修為我的進步而高興,我也為背法能快速突破怕心感到神奇。

我一直很敬佩正念正行闖出魔窟的同修,都是修的這部大法,為甚麼他們能走過這場魔難,而自己就不行呢?為甚麼他們面對邪惡那麼的坦蕩、毫無畏懼,而自己就怕的要死呢?我向這位同修請教,她告訴我要多學法,還有如果天天都能上明慧,堅持一個月下來你就會感到提高的很快,她還叮囑我說我剛走回來,一定要多和同修接觸、交流,千萬不可離開大法和同修。

回到自己家裏,剛開始還挺精進的,後來就懈怠了,學法時常冒出不想學的念頭,講真相前怕狼後怕虎。想到師父給我們留下了集體學法交流的修煉形式,再加上自己一個人很難精進起來,我必須有集體學法這樣一個環境。當即和一位親戚同修在我家裏成立了學法小組。雖然只是兩個人,那都不一樣,短短兩個星期的時間我倆就感到比一個人學提高的要快的多。週末休息時我倆就配合著到外面講真相勸三退。

後來在別的同修幫助下我們認識了另外的同修,每週在她家學一次法,學法的人多了,四到六人不等。別看每週只有一次,但是學法中不懂的說出來,認識模糊的講出來,看到不符合法的地方指出來,大家就是這樣互相幫助、促進,共同提高著。每次集體學法時,同修們都帶來好東西:有條件得到零錢的同修拿來了真相幣,上面印著彩色的蓮花和「法輪大法好」、「佛光普照」及「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命」等字樣,能接觸資料點的同修帶來了最新的光盤,還有的拿來了不乾膠貼、傳單、小冊子等等,有的同修向大家推廣在沒有資料的情況下怎樣手工製作的經驗。大家交流著講真相中的經驗心得,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辦法和方式,真是「八仙過海,各顯其能」。每次離開學法小組都感到心性在提高,每次離開都感到正念更足,每次離開都帶著救度眾生的資料滿載而歸!自從我走回來後,就再也不願失去這樣的環境,每天都盼著集體學法的那一天,每週都把事情安排開給那一天讓路。

在這從新走回的一年時間裏,我一共勸退了八十八個世人,雖然沒有達到一天救一人的基本要求,與那些救下成千上萬人的同修更是無法相比,但是我相信只要自己堅信師父與大法,不斷在法中精進,就會做的越來越好。

五、瀏覽明慧,受益良多

我想起同修提到跟隨明慧的事情,我也想上明慧網,可家裏沒有網線,也沒有電腦。我想到我今天能有一個收入不低、上班不忙的工作都是為了我有更多的時間學法修煉,有更好的經濟條件證實法、救度眾生而安排的,我為甚麼不用自己的收入開創上網環境呢?就這樣在親友的幫助下我買來了電腦、拉上了網線,用以前保留的破網軟件,終於可以自己獨立的瀏覽明慧網了。每當心情不好時,打開明慧看到理性認識的文章,就覺的思想中的結被打開了,心情開朗了;每當信心不足,又陷在所犯錯誤的自責和自卑中時,看到明慧上同樣犯過此錯誤的同修精進修煉後發生的巨大變化,就使我滿懷信心的對待修煉、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做好;每當講真相感到沒有突破口時,看到明慧上的經驗交流,就又有了新的啟發和心性上的認識。尤其是神傳文化中的內容,對沒有道德約束缺乏這方面教育的我來說,更讓我受益匪淺。我明白了具體做人的規範與準則,尤其是古人在男女關係的正反兩方面的例子,更是時時警醒著自己,歸正著我的一思一念。

看到明慧的交流文章《背法的故事》,對我觸動很大。特別是這次走回來後,學法時來自自身空間場的干擾非常大,不亞於九九年迫害開始後另外空間對我的干擾,要麼是學法不入心,要麼是學完了合起書甚麼也想不起來,甚至自己看書時看著看著就沒有了意識,甚麼都不知道了。看到這篇文章我如獲至寶,決心自己也要背法。背第一講時還算容易,可是到了第二講就非常困難,有時半頁長的段落我卻要用兩個小時才能記住。堅持一段時日後,每次再打開《轉法輪》準備背法時,身體都會一陣發熱,時間很短只有幾秒,但是每次都出現,我想也許是我身體內的眾生為我能學法背法而歡呼雀躍吧,或者是師父在鼓勵我。

有一次背法中出現了嚴重的干擾狀態,背著背著就失去了意識,緩過神兒來後腦子閃出睡一覺的念頭,我就跟著人的這個觀念睡過去了,不知睡了多久醒來後內心極度不安,心想自己走回來的已經很晚了,正法都快結束了,我怎麼還在背法的時候睡覺?另外空間的干擾明明是不讓我背法麼,法都學不成了還怎麼修呀?心情十分沮喪。再加上那兩天三點五十煉功沒起來,早六點的正念也被睡過去了,因為睡前想著請師父一定叫我起來煉功但是都沒起來,這時我又認為師父不管我了,絕望與無助席捲而來,我立刻感到恐慌,師父不管我了,我怎麼修?修不成了,越想越絕望越痛苦,最後冒出這樣的念頭:別修了,幹過那麼多錯事、這麼差勁的還修甚麼呀。想著想著突然覺的不對,難道師父這麼苦心慈悲的把我領回從新修煉的路,自己因為沒按時起來煉功發正念就是師父不管我了嗎?我又這樣輕易的放棄、不信師不信法,對的起師父的巨大承受與付出嗎?直到那一刻才分清告訴我師父不管我了的念頭不是自己,而是邪惡陰險的在離間我與師父大法!想起「轉化」後不再相信師父還會管我、要我的思想,從那時至今都把它當成了自己,都在舊勢力安排的思維中對師父對大法造業。悟到這一點,正念漸漸升起,我從新回到大法書前,接著往下背。這時奇蹟出現了,自從結束非法關押後,我就感到腦袋、身上有像很厚的硬紙板一樣的殼包裹著我,學法、請同修幫我發正念,卻收效甚微,我想這是自身的問題,別人幫不了我,只能靠自己,但一直是這個狀態沒找到問題所在。七年了,卻在這次背法中,它們像洋蔥皮一樣一層一層的往下脫。我真切的感到它們很頑固、粘膩,從我的耳朵、大腦中落下去。這些敗物消去一部份再背起法來就不像先前那樣阻力大了,這件事情更堅定了我背法的信心。

六、幫助同修開創上網環境

我把明慧的重要訊息及時的通知了學法小組的同修,也講述了自己能上明慧的美好,親戚同修當即提出也想自己上明慧,還有年紀大的同修想先學些基本操作,等時機成熟了也要上明慧。我很高興,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能每日跟隨明慧,整體提高將會多快呀!

我來到了明慧網推薦的天地行技術論壇,下載了加密系統的教程及軟件,自己有一點電腦基礎,但是這樣複雜過程的軟件還是讓我有畏難情緒,教程寫的很詳細,我看完後卻覺的理不出頭緒,很多專業術語讓我一頭霧水;安裝過程已經給設置成「傻瓜」式的了,可自己還是不敢碰它。反覆讀了教程不下十遍後,把所有需要注意的方面列了出來,過程一步步怎樣進行在紙上勾畫出來。從正版操作系統到工具啟動光盤,從防護軟件到破網安全,每個必用的軟件都按照天地行論壇的要求備齊,並學習它們的安裝、使用、注意事項等問題,這段準備過程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當軟件設置不當導致系統無法運行時,當使用英文版軟件中途出現問題而找不到解決辦法時,當電腦無緣無故出現問題找不到原因時,焦慮、煩惱、埋怨、委屈一下湧上心頭。我想是舊勢力的干擾,盤起腿發正念,心裏和這種干擾頂著幹,可是沒有效果。弄來弄去焦頭爛額,一個問題沒解決接二連三又出新的問題,最後乾脆想放棄了算了。可是一想到同修的期盼,一想到明慧再三要求注意技術上的安全時,我又收回放棄的念頭。到底問題出在哪裏呢?問題無法解決,這下我才想起要向內找,發現這裏隱藏著許多執著:顯示心、好大喜功的心、急於求成的心、幹事心、求名心、爭鬥心。

這時師父在《精進要旨》〈再認識〉的一段講法打入腦中:「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法理上清晰後,一切苦惱委屈煙消雲散,倍感輕鬆。在論壇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在自己的電腦上建成了加密系統。但是在給親戚同修做時,惱人的問題又出現了,原本一切正常接近收尾的時候,總是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狀況,因為自己水平有限對出現的問題都不知道該怎樣提問,只能從頭做。越是這樣我越著急,越覺的時間不夠,甚至四個整點的正念都不能發完整,向內找時,覺的那些心都在抑制和鏟除啊,沒找到。這種情況連續出現了三次,常常弄的我一、兩點才睡覺,功也沒有煉,真覺的快精疲力竭撐不住了。後來,集體學法的時候我講出自己的狀態:三件事沒一天做全的,裝電腦也老出問題,向內找也找不著,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一位同修說這不就是問題嗎?三件事都不做了,狀態能好嗎?一句話讓我茅塞頓開,原來為了讓同修儘快看到明慧,又陷入了做事中,連法都不學了,這不是本末倒置嗎?修煉的人做任何事情,無論是救度眾生還是幫助同修,都要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大法是基礎是根本,是做好一切事情的保障啊。唉,自己的悟性可真差呀。

認識到問題的癥結所在,再從頭裝電腦便一氣呵成,同修的電腦用了二十天的時間。通過這兩次的經歷,對學法的重要、向內找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也為今後更能理性對待技術上的問題打下基礎。

親戚同修自上網一段時間後,經常在集體學法時談到明慧給自己的幫助、受益,鼓勵不能上網的同修也爭取自己上網看明慧。雖然目前為止只給一個同修開創了上網的環境,但是只要能對同修的修煉有幫助、能為整體的提高盡自己的微薄之力,事情不在做多做少,我的內心都是踏實喜悅的。

正如此文的開頭,內心很慚愧,對很多同修來說都在走最後圓滿的路,而對於我來說才是修煉的開始。我知道自己還存在諸多不足,還有許多人心觀念與執著,今後還會碰到魔難與考驗,但是我有信心,因為我有偉大的師尊看護著我,有大法指導著我,有同修關心幫助著我。這裏也向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致謝,向偉大的師尊叩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