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邪惡是不敢迫害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在縣檢察院做臨時工。開始由於自己有怕心,在這裏學法煉功只能是背著人,不敢公開的修煉,誰也不知我煉法輪功。當時自己也覺的環境緊張,壓力很大。想用自己對工作的認真負責和用修煉人的標準對待周圍的人,用自己的行動來感動他們,而後再講真相,卻不敢面對面講真相(實則是怕心重而導致感到環境緊張)。

相對在家時講真相勸三退就多。也因村裏個別人不明真相,給我造的輿論也很大,村裏好多人都說我是「法輪功頭頭」。於是在零八年開奧運會時縣委指派六一零人員找到檢察院,指示要對我監視,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院領導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當時我想,你們既然知道了我修大法,就隨其自然吧。這也是好事,我也可以堂堂正正的修煉了。

開始雖然也還有點怕心,但正念還是很強,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邪惡是不敢迫害的。當時我就堅定的說:怎樣對待我你們看著辦(此認識不妥,我們由師父管著,不能讓常人看著辦),讓我放棄修煉決不可能。同時我也給他講了真相,並告訴他,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決不會做違法的事,我們也沒有違法。我相信你們也不想違法。看我很堅定,沒有空子可鑽,他改口說:信仰是你的自由,可現在是非常時期,要注意點影響,不要給領導找麻煩。我說,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知道該怎麼做,我決不辦違法的事。隨後我又找了幾個領導講了真相(有兩個辦了三退)。當時,他們雖然沒有完全明白真相,但對我的監控也取消了。從那時起,我開始了在院內理智的做著面對面講真相的事。

零九年所謂的「十一安保」期間迫於上級的壓力,院領導又找我談話。開始一副職找我談,讓我放棄修煉,我沒有答應;接著正職找我談話,他說:你工作不錯,人品很好,我們也都公認(我插話說,那是我修煉的結果),但是,這裏是執法機關,要對黨對中央負責。你們法輪功一直是黨中央要取締的對像和防範的重點對像,中央一再強調不准煉法輪功。我們執法機關內就更不准煉了。你要考慮清楚,不要因此而受到損失,現在找工作也不易,你可以考慮一下。

我堅信邪不壓正,所以當時就說:不用考慮,修煉是我個人的選擇,如果因為我修煉做一個好人就辭退我的工作,我可以馬上走,不為難你們,同時我也理解你們,我也知道該怎樣做,決不會辦違法的事。他見我很堅定,就改口說:畢竟這裏是執法機關,在這裏上班的都是黨員,說話得注意點「影響」。

正念解體了邪惡。我照舊堂堂正正的做著我們應做的三件事(當然得理智)。也沒有人再干擾我了。

通過此事,我真正的認識到,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定正念,邪惡是不敢迫害的。

當然,我還有很多人心和執著要修去,同時這裏也還有一半多眾生沒有得救,我們的責任還重大。今後我要繼續努力,堅定正念修去人心,抓緊時間救人,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早日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